• 首頁
  • 領導講話
  • 重要動態
  • 各方行動
  • 制度方案
  • 河湖長談
  • 基層實踐
  • 媒體聚焦
  • 工作簡報
  • 圖片視頻
  •   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報道 > 工作專題 > 全面推動河湖長制有名有實 > 媒體聚焦  
    工人日報:水鄉東莞的河湖“清四亂”戰役
      2019-12-11 09:32  

      “我從小在這河邊長大,小時候還在河裏游泳,現在又可以遊了!”11月21日,在廣東省東莞市道滘鎮流涌河邊,小河村村民葉潤達自豪地對《工人日報》記者説,今年七八月河邊的綠道鋪好後,他們一家四口經常來逛,“我還拍了短視頻發朋友圈呢!我們農村也有網紅打卡地了,這就是貨真價實的幸福感。“

      日前,本報記者近日隨水利部組織的全國河湖“清四亂”主題採訪團來到東莞,了解當地的專項整治行動對河湖面貌帶來了哪些改觀,又給民眾帶來了哪些獲得感、滿足感、幸福感。

      由於近年來“人水爭地”現象愈發突出,非法侵佔河湖空間問題日益嚴重,河湖生態、防洪、供水安全受到巨大威脅,水利部在2018年7月部署全國“河湖清四亂”專項整治行動,對未經許可在河道管理範圍內採砂等亂佔、亂採、亂堆、亂建(四亂)問題亮劍。水利部副部長魏山忠透露,截至2019年11月21日,全國已整治河湖“四亂”問題12.29萬個,其中規模以上河湖“四亂”問題整改完成率達到99.3%。

      從“忍一忍”到“打一仗”

      11月21日,東莞市中堂鎮馬瀝村一處休閒公園裏,56歲的村民梁鑽霞帶著孫女在曬太陽。“現在這裡風景好,空氣好,我們每天都帶著孩子來玩。“她樂呵呵地對記者説,“改造以前,我們幾乎都不敢出門,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

      這是中堂鎮開展河湖“清四亂”專項工作的一個典型案例——把一個污染環境的水泥廠改造為一個美麗的公園,復綠面積達5.4萬平方米,項目總投資約4763萬元。

      中堂鎮黨委書記葉沃昌介紹,佰德水泥廠不僅排放污水,污染水體,而且存在粉塵污染,周邊能見度低、空氣質量差、噪音大,嚴重影響了當地群眾的生活質量。“這是廣深高速上的一個’黑點’,很難看,必須除掉。”

      借水利部“清四亂”的契機,中堂鎮制定了清拆改造方案,要求鎮人大將整治改造工作納入重點督辦項目,由鎮人大主席郭陳明親自牽頭督辦,依法取締佰德水泥廠。

      佰德水泥廠佔地面積約54033.1平方米,共有建築物42棟,總建築面積21805平方米。面對繁重的清拆任務,該鎮成立拆除專項工作組,制定拆除工作日程表。

      2018年9月5日,在解決清拆賠償問題後,立即部署拆除隊伍入場進行建築物拆除,于9月13日完成拆除。清拆期間,日均15台挖掘機同時作業,每台挖掘機日均工作13小時;平均每日在場作業人員70人,每日人均工時13小時;共運出石粉及建築廢料83533噸,共動用車次3570車。

      “簡直像打了一場淮海戰役。”土生土長的中堂鎮人郭陳明感慨,佰德水泥廠改造項目切實解決了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問題。

      “以前迷迷糊糊,覺得為了發展經濟,環境的問題忍一忍就過去了,慢慢地,嚮往美好生活的聲音越來越多,‘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觀念越來越深入人心了。“郭陳明説。

      “龍須溝”變“度假地”

      黃昏時分, 泛舟華陽湖, 寬闊的湖面水波盪漾,偶有白鷺掠過,迎著夕陽遠去,留下漂亮的剪影。“東莞居然有這麼美的水!”外來者感嘆。

      這裡曾經是東莞的“龍須溝”。

      位於東莞市麻涌鎮西側的華陽湖片區原為以化工、電鍍和洗水漂染行業為主的傳統工業區,河水發黑髮臭,農田大片丟荒。2013年以來,東莞以“壯士斷腕”的決心,推動華陽湖周邊企業整治退出,對洗水、電鍍、漂染等不符合産業規劃的企業引導退出,對158家污染企業進行關停。

      通過環境綜合整治,水質從劣5類恢復到3至4類,空氣優良率從2013年的52.3%提升至2018年的85.3%。

      “我們確立了以治污促轉型的思路。“麻涌鎮黨委副書記薛幼東告訴記者,通過整治華陽工業區,引導散亂污企業推出,倒逼産業結構升級,盤活近5000畝土地更新改造,吸引一大批省市重大項目落戶。2018年,麻涌鎮生産總值260億元,增長7.8%。“生態效益、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實現了有機統一。”

      如果再往前追溯這個小鎮的歷史,你會發現,20世紀五六十年代,麻涌鎮是魚米之鄉。20世紀90年代,這裡迅速走向工業化,經濟增長較快,但由於産業結構不合理、發展方式粗放,環境問題也隨之而來。

      還河於民, 為群眾提供了更多親水空間。現在的華陽湖景區年均接待遊客350萬人次,是珠三角重要的休閒度假基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在這裡得到最好的印證。

      事實上,“華陽湖“現象在東莞的水鄉地區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出於提升城市品質、推動高端要素集聚的現實需要,更為了最普惠的民生福祉,東莞市以水鄉地區為突破口,大力推進污染治理和生態建設,投入17.1億元推動水鄉地區污染企業整治退出。

      治水是真正的民生工程、民心工程

      東莞市同沙社區黨工委書記鐘漢良2018年開始擔任村級河長,巡河成了他日常生活中的一個必修課。一個月4次,每次7公里。“要看看河面是否有垃圾、河邊綠化是否存在缺失、河道是否有污染排放,然後通過APP把相關信息同步到河長辦。”

      鐘漢良印象最深的是,2018年10月的一個週六,他在巡河中發現有偷排現象,“那水像牛奶一樣”,立刻報河長辦。隨後,河長辦協同社區企業辦、社區環保部門和社區水利部門等立即查處,當天就查到是一家陶瓷生産企業清洗設備偷排的水。這家企業當天關停,12月搬離。

      “也不能説就有多少成就感,就是發現污染環境的現象,把問題解決了。“在他眼中,護好這一泓清水就是本職,“原本河裏工業污水橫流,整改後深得民心,是真正的民生工程、民心工程。”

      位於珠江口東岸、東江下游的東莞,境內共有大小河流669條,是珠三角地區河網密度最大的城市之一。受歷史遺留問題等多種因素的影響,全市河湖管理範圍存在嚴重被違法侵佔的現象。

      近年來,該市全力推進河湖“四亂”問題的清理整治,先後完成了909宗河道管理範圍內違章建築、182宗砂場和1宗侵佔水庫管理範圍違建清理工作,納入省“清四亂”範圍的503宗河湖問題已全部上報銷號。

      通過開展“清四亂”專項行動,不僅確保河湖行洪通暢安全,而且改善了河湖生態面貌。廣東省水利廳副廳長鄒振宇表示,這得益於廣東充分發揮河長制優勢,落實黨政領導管護河湖的領導責任,加強部門聯動形成合力,同時完善制度機制,為河湖長治久安提供法律保障。

      東莞水務局副局長劉永定介紹,該市將“清四亂”列入市年度主要工作任務以及全市河長制工作考核範圍,制定了《東莞市全面推行河長制工作責任追究和基層河長考核實施意見》,今年以來已對包括“清四亂”在內工作推進不力的8名河長及職能部門負責人進行追責和全市通報。

      魏山忠日前就強調,各地要再加大整治力度,要充分利用好河長制湖長制這個抓手,把壓力通過河長湖長傳導到市縣,讓市縣切實發揮抓落實的重要作用,督促市縣黨委政府切實履行專項整治的主體責任。

      不過,東莞水務局副局長劉永定也向本報記者坦言,對治水而言,目前最大的困難還是黑臭水體。

      劉永定算了一筆“賬“,東莞列入河湖名錄的669條河涌中,2018年有102條水體消除了黑臭,2019年可以整治不少於100條,2020年計劃完成200條河涌整治。”到2021年,全市河涌將全部消除黑臭水體。“

      “發展30年累積的污染要一下子處理完很難。”劉永定直言,工業城市要做到零排放很難,現在東莞的做法是,加大環保執法力度,推動企業集中入園,統一處理排放問題。

      採訪手記

      對水要有真正的一份熱愛

      本報記者 蔣菡

      印象中的東莞是個生産線上的城市,是硬朗的。此次隨水利部調研一圈,發現了它柔美的一面。

      這柔美來自水。

      也許很多人都不了解,位於珠江口東岸、東江下游的東莞,境內共有大小河流669條,是珠三角地區河網密度最大的城市之一。

      從河湖密布的水鄉到工廠林立的城市,經濟的迅猛發展不僅帶來了榮耀,也留下了傷痕。“忍一忍”不是長久之計。在民眾對改善生活環境、提升生活品質的期盼日益迫切的當下,河湖“清四亂”成為一場只爭朝夕、志在必得的戰役。

      在這場專項整治戰役中,不僅需要市縣黨委政府切實履行主體責任,也需要更多來自民間的力量。

      “我當河長時間不長,但非常喜歡這個神聖的職業。”

      “我看到河總是走走停停,動不動就被河水粘住了。”

      “要有真正的一份熱愛,才會真正地關心這條河流。”

      ……

      這些充滿柔情的聲音來自東莞市麻涌鎮的一群民間河長。這些志願者中,有工人、有農民、有律師,還有機關工作人員,來自各行各業的他們,因為這份“真正的熱愛”走到了一起,共同守護一泓清水。

      事實上,護水不僅僅是“相關部門”的責任,也是你我每個人的義務。護水不僅是一場硬仗,也是一種溫柔相待。就像東莞,不是只有硬邦邦的工廠,還有清新秀麗的河湖。東莞,不只是世界工廠,也是嶺南水鄉。

    責編:王昊源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