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專題報道--2021年專題報道--水利部黨組巡視整改”三對標、一規劃“專項行動--學習園地

習近平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五次會議上的講話摘編

2021-03-22 18:35

  (選自《習近平關於社會主義生態文明建設論述摘編》)

  (2014年3月14日)

  我國生態環境矛盾有一個歷史積累過程,不是一天變壞的,但不能在我們手裏變得越來越壞,共産黨人應該有這樣的胸懷和意志。

  堅持人口經濟與資源環境相均衡的原則。這是黨的十八大提出的生態文明建設的一個重要思想。建設生態文明,首先要從改變自然、征服自然轉向調整人的行為、糾正人的錯誤行為。要做到人與自然和諧,天人合一,不要試圖征服老天爺。

  隨著我國經濟社會不斷發展,水安全中的老問題仍有待解決,新問題越來越突出、越來越緊迫。老問題,就是地理氣候環境決定的水時空分佈不均以及由此帶來的水災害。新問題,主要是水資源短缺、水生態損害、水環境污染。新老問題相互交織,給我國治水賦予了全新內涵、提出了嶄新課題。

  我國水安全已全面亮起紅燈,高分貝的警訊已經發出,部分區域已出現水危機。河川之危、水源之危是生存環境之危、民族存續之危。水已經成為了我國嚴重短缺的産品,成了制約環境質量的主要因素,成了經濟社會發展面臨的嚴重安全問題。一則廣告詞説“地球上最後一滴水,就是人的眼淚”,我們絕對不能讓這種現象發生。全黨要大力增強水憂患意識、水危機意識,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戰略高度,重視解決好水安全問題。

  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一系列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文明制度建設的新理念、新思路、新舉措。保障水安全,必須在指導思想上堅定不移貫徹這些精神和要求,治水必須要有新內涵、新要求、新任務,堅持“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的思路,實現治水思路的轉變。

  堅持和落實節水優先方針。黨的十八大提出節約優先,這是按問題導向確定的一條很有針對性的方針。治水包括開發利用、治理配置、節約保護等多個環節。治水要良治,良治的內涵之一是要善用系統思維統籌水的全過程治理,分清主次、因果關係,找出癥結所在。當前的關鍵環節是節水,從觀念、意識、措施等各方面都要把節水放在優先位置。

  形成今天水安全嚴峻形勢的因素很多,根子上是長期以來對經濟規律、自然規律、生態規律認識不夠、把握失當。把水當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無限供給的資源,把水看作是服從於增長的無價資源,只考慮增長,不考慮水約束,沒有認識到水是生態要素,沒有看到水資源、水生態、水環境的承載能力是有限的,是有不可抗拒的物理極限的。

  我們正處於新型工業化、城鎮化發展階段,對水的需求還沒達到峰值,但面對水安全的嚴峻形勢,發展經濟、推進工業化、城鎮化,包括推進農業現代化,都必須樹立人口經濟與資源環境相均衡的原則。“有多少湯泡多少饃”。要加強需求管理,把水資源、水生態、水環境承載力作為剛性約束,貫徹落實到改革發展穩定各項工作中。

  堅持山水林田湖是一個生命共同體的系統思想。這是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確定的一個重要觀點。生態是統一的自然系統,是各種自然要素相互依存而實現循環的自然鏈條,水只是其中的一個要素。自然界的淡水總量是大體穩定的,但一個國家或區域可用水資源有多少,既取決於降水多寡,也取決於盛水的“盆”大小。山水林田湖是一個生命共同體,形象地講,人的命脈在田,田的命脈在水,水的命脈在山,山的命脈在土,土的命脈在樹。金木水火土,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循環不已。

  全國絕大部分水資源涵養在山區丘陵和高原,如果破壞了山、砍光了林,也就破壞了水,山就變成了禿山,水就變成了洪水,泥沙俱下,地就變成了沒有養分的不毛之地,水土流失、溝壑縱橫。

  要統籌山水林田湖治理水。在經濟社會發展方面我們提出了“五個統籌”,治水也要統籌自然生態的各要素,不能就水論水。要用系統論的思想方法看問題,生態系統是一個有機生命軀體,應該統籌治水和治山、治水和治林、治水和治田、治山和治林等。

  解決水供給問題,要從涵養水源入手,從修復破損的生態入手,採取必要的工程性措施,搞一些水庫和調水工程,但不能把眼睛僅盯在這方面。要統籌上下游、左右岸、地上地下、城市鄉村,一些地區為了增産糧食,過度開發水資源,造成下游斷流、地下水超採,斬斷下游地區地下水的補充水源,形成地下漏斗、地面沉降。長此以往,必然導致耕地荒蕪、城市塌陷。決策時一定要想清楚,為什麼要這樣幹,這樣幹了有什麼負面效果,不要讓後人罵我們無知。

  要順應自然,堅持自然修復為主,減少人為擾動,把生物措施、農藝措施與工程措施結合起來,祛滯化淤,固本培元,恢復河流生態環境。因勢利導改造渠化河道,重塑健康自然的彎曲河岸線,營造自然深潭淺灘和泛洪漫灘,為生物提供多樣性生境。

  城市規劃和建設要堅決糾正“重地上、輕地下”,“重高樓、輕綠色”的做法,既要注重地下管網建設,也要自覺降低開發強度,保留和恢復恰當比例的生態空間,建設“海綿家園”、“海綿城市”。

  實施湖泊濕地保護修復工程。湖泊濕地是“地球之腎”,針對我國湖泊濕地大量減少的狀況,我們是不是到了必須“補腎”的階段呢?再不“補腎”,我們還能撐多少年呢?要採取硬措施,制止繼續圍墾佔用湖泊濕地的行為,對有條件恢復的湖泊濕地要退耕還湖還濕。

  要把華北地面沉降問題作為一個重大專項,提出可操作的實施方案,納入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頂層設計中,提出開展地下水超採漏斗區綜合治理,擴大京津平原的森林濕地面積,提高燕山、太行山綠化水平、增強水涵養能力,統籌永定河、潮白河上下游用水,進行中小河流綜合治理等對策,要考慮把白洋淀再恢復起來。

  遏制住全國地下水污染加劇狀況。地下水污染狀況不像霧霾,人人看得見,還沒有引起社會普遍關注,但如果不著手加緊治理,到污染得大家沒水喝的程度,就會變成一個嚴重社會問題。要有預見性、早動手,是否像“大氣十條”那樣,拿出幾條硬措施。

  要抓緊對全國各縣進行資源環境承載能力評價,抓緊建立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監測預警機制。我到過的好幾個縣、地級市,都説要遷城,為什麼要遷呢?沒水了。缺水就遷城,要花好多錢。所以,水資源、水生態、水環境超載區域要實行限制性措施,調整發展規劃,控制發展速度和人口規模,調整産業結構,避免犯歷史性錯誤。

  要落實生態空間用途管制,繼續嚴格實行耕地用途管制,並把這一制度擴大到林地、草地、河流、湖泊、濕地等所有生態空間。

  水是公共産品,政府既不能缺位,更不能手軟,該管的要管,還要管嚴、管好。水治理是政府的主要職責,首先要做好的是通過改革創新,建立健全一系列制度。湖泊濕地被濫佔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産權不到位、管理者不到位,到底是中央部門直接行使所有權人職責,還是授權地方的某一級政府行使所有權人職責?所有權、使用權、管理權是什麼關係?産權不清、權責不明,保護就會落空,水權和排污權交易等節水控污的具體措施就難以廣泛施行。有關部門在做好日常性建設投資和管理工作的同時,要拿出更多時間和精力去研究制度建設。

  把節水納入嚴重缺水地區的政績考核。在我們這種體制下,政績考核還是必需的有效的,關鍵是考核內容要科學。我看要像節能那樣把節水作為約束性指標納入政績考核,非此不足以扼制拿水不當回事的觀念和行為。如果全國尚不具備條件,可否在嚴重缺水地區先試行,促使這些地區像抓節能減排那樣抓節水。

  要系統考慮稅收和價格手段,區分生産者和消費者、飲用水和污水、地表水和地下水、城市和鄉村用水、工業和農業用水等,研究提出實施水資源稅、原水水費、自來水費、污水處理費的一攬子方案,從實際出發,分層負責,分步實施。

  完善水治理體制。水治理體制是水生態文明體制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到底怎麼改,有的部門説要改變“九龍治水”,實行水的統一管理;有的部門説要改變“多頭治污”,實行污染物統一監管;有的説各部門要各司其職、各負其責。看來,認識還不統一,需要及早研究、形成共識,研究提出建立適應新的治水形勢的水治理體制的建議。

  要大力宣傳節水和潔水觀念。樹立節約用水就是保護生態、保護水資源就是保護家園的意識,營造親水、惜水、節水的良好氛圍,消除水龍頭上的浪費,倡導節約每一滴水,使愛護水、節約水成為全社會的良好風尚和自覺行動。

責編: 李姍  
 
 
進入無障礙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