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專題報道--2020年專題報道--第二屆最美水利人事跡展播--第二屆最美水利人事跡--鄭守仁

人民網:用科技托起三峽大壩——記長江水利委總工鄭守仁

2020-03-16 14:05

  用科技托起三峽大壩——記長江水利委總工鄭守仁

  本報記者 龔達發

  如果為三峽大壩建一座紀念碑,在它的頂端應該有這樣一個名字:鄭守仁。許多三峽工地建設者這樣對記者説。

  1940年,鄭守仁出生在洪患肆虐的淮河邊,從小就有個夢想:讓洪水不再氾濫,讓百姓不再遭殃。1963年,鄭守仁大學畢業來到長江水利委員會,投身治理長江的行列。從陸水到烏江渡,從葛洲壩、隔河岩,到大三峽,他風雨兼程,走過了40年治水生涯。

  兩次截流兩座豐碑

  1993年,鄭守仁來到三峽工地。此時,他已是長江水利委員會的總工程師,作為前方“總指揮”,他擔負起主持三峽工程設計總成及現場勘測、設計、科研的重任。

  1997年的大江截流,是在葛洲壩工程形成的水庫中實施的,水深超出一般特大型工程截流水深的兩三倍,而最大的障礙是江底20多米的軟淤沙。水工模型試驗表明,由於深水中高堤重壓,截流戧堤進佔過程中淤沙滑出,堤頭隨時可能坍塌。

  “這是截流施工的重大隱患!”主持過葛洲壩、隔河岩截流的鄭守仁敏銳地察覺到問題。此後一個多月,鄭守仁查閱世界水利施工的文獻,多次組織專家會診,終於創造性地提出了“人造江底,深水變淺”預平拋墊底方案。即在正式截流前一個枯水季,用石渣料把截流江段江底的淤沙“壓住”,將江底抬高到安全高程。大江截流合龍前夜,記者在合龍現場見到鄭守仁,他用“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來形容自己的心情。預平拋墊底方案一經實施,大江截流有驚無險!

  三峽工程大江截流設計獲國家優秀設計金獎,其技術成果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躋身於1997年世界十大科技成就之列。

  繼大江截流之後,2002年導流明渠截流是水電史上又一次嚴峻挑戰。明渠截流不僅流量大、落差高,而且人工開挖的江底平整光滑,截流拋投材料難以“立足”,施工綜合難度世所罕見。

  出乎意料的是,截流前夕,鄭守仁胸有成竹地對外宣稱:截流合龍已是勝券在握。自信源於豐富的截流設計經驗,源於精心的技術準備。鄭守仁帶領設計人員對多種截流方案反復比較,最終決定採用建“水下攔石坎”、上下游圍堰同時進佔等重大技術措施,保證截流順利實施。

  2002年11月6日,鄭守仁的預言變成了現實。導流明渠截流成功入選2002年十大科技新聞。

  對質量負責:始終不渝的信念

  “三峽工程的成敗首先在設計,一流的設計才有一流的工程。”鄭守仁這樣叮囑設計人員,也時刻提醒自己。身為中國工程院院士,鄭守仁對每一寸大壩基礎、每一項分部工程的驗收,都親臨現場,從不馬虎。

  1996年春節,左岸非溢流壩8號壩段進行基礎驗收。經過幾個來回,直到大年三十,仍未達標。正月初一一大早,鄭守仁直奔現場。“大過年的,驗收可能會輕鬆一些。”施工單位心存僥倖。沒想到一向溫和的鄭守仁就是不給面子,一一指出基礎處理的缺陷後,耐心説服施工人員:“基礎不牢,地動山搖。三峽主體大壩基礎萬萬不能馬虎。否則將留下無窮隱患,我們將成為千古罪人!”直到施工單位將基岩裂隙、鬆動塊石等地質缺陷處理妥當,他才同意驗收。

  “設計畫的一條線,工人幹得滿身汗,國家花錢成千上萬。”這是鄭守仁挂在嘴邊的話。他帶領設計人員攻克一道道技術難關,創下十幾項優化設計成果,推廣應用一系列新技術、新工藝和新材料,創造了顯著的經濟和社會效益。一期混凝土縱向圍堰節省混凝土24萬多立方米,二期工程左導流墻節省混凝土16萬多立方米,三期上遊石圍堰節省土石方10萬多立方米。據不完全統計,經優化設計,僅主體工程就節省混凝土100多萬立方米,節約投資3億元。

  三峽工程號稱“全球第一號水電工程”,有人稱之為“科技博物館”、世界難題“題庫”,有20多項經濟技術指標名列“世界之最”。要描繪這一宏大工程的設計藍圖,往往要挑戰技術的極限。10年來,在鄭守仁的主持下,長江委召開三峽工程技術問題討論會300多次,現場設計討論會1600多次,形成會議紀要4400多萬字,由鄭守仁撰寫的現場設計工作簡報就有250多期、200多萬字。

  院士情懷:志在青山綠水間

  在鄭守仁的日曆上沒有節假日,逢年過節,人家往家裏趕,他往工地趕;他的作息時間表上沒有白天、黑夜,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工作、工作。三峽工程的10年,所有的春節,他都在工地值班;10年中的“五一”、“十一”,除一次晉京觀禮,他沒有休息過一天。

  長江水利委員會的本部在武漢。鄭守仁和妻子高黛安雙雙在長江委工作了40年,結婚也有30多年。直到去年,他們才在武漢安了一個家。此前,長江委多次要給他們在武漢分配住房,可他們説在工地住慣了,不要。在烏江渡、葛洲壩、隔河岩、大三峽,青山綠水間的工地就是他們的家。

  1997年大江截流成功,遠在蘇州的女兒發來一封電報:“爸爸,您辛苦了!”這激起鄭守仁對獨生女兒深深的歉疚。女兒剛出生,他就奔赴烏江渡工地;不久高黛安也要到烏江,不滿周歲的女兒被送到蘇州的外婆家。夫妻倆總説,等忙完這一陣就把孩子接回來。沒想到這一忙就是30餘年,連女兒結婚大喜的日子也沒能到場。

  1979年以來,鄭守仁先後榮獲了19項省、部級以上獎勵和榮譽稱號。1993年隔河岩水利樞紐提前半年發電,鄭守仁得獎金5萬元。他將3萬元資助了工地職工子女求學,1萬元支援山區小水電建設,1萬元寄回母校設立教育基金。1995年,鄭守仁被評為首屆“三峽工程優秀建設者”,獲獎金5000元,他請長江委工會轉贈給5位水文勘測系統外業退休職工。

  “他這樣做,你支持嗎?”記者問高黛安。“支持!我們也用不了那麼多錢。”快人快語的高黛安回答得那麼輕鬆、自然。

  長江水利委員會(相關鏈結)

  設計是工程的靈魂。長江水利委員會是三峽樞紐工程設計總承包單位,1958年即開始三峽樞紐的設計研究工作,1986年開展技術可行性論證。1989年5月完成了蓄水175米方案的可行性研究報告,1992年完成初步設計報告。截至目前,共完成各種專題研究報告210多份,共4900多萬字;完成各種施工詳圖3.7萬多張。

  為做好三峽工程的現場技術服務,長江委派駐了以中國工程院院士、總工程師鄭守仁為首的三峽工程代表局,常駐施工現場的技術人員近200人,高峰年達400人,對現場施工中遇到的各類技術問題及時組織攻關。10年來,共完成各種設計通知、技術要求、工作聯絡單等7500多份。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責編: 魏永靜  
 
 
進入無障礙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