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專題報道 > 2019年專題報道 > 學習余元君踐行新時代水利精神 > 媒體報道
【中國經濟網】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書
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2019-08-08 08:17  

  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書

  ——追記湖南省水利廳副總工程師、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總工程師余元君

  “生是洞庭人,死亦洞庭魂。”1972年出生,時任湖南省水利廳副總工程師、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總工程師的余元君,於今年1月19日在湖南洞庭湖區岳陽市君山區錢糧湖垸分洪閘建設工地辦公時突發疾病,倒在了工作現場,再也沒醒過來。

  “銅山道河孕英雄,揮灑熱血化彩虹。防汛抗洪不惜命,整修堤垸甘盡忠。四十六載人生路,二十五年治水功。魂歸洞庭潮奔涌,萬頃碧波送禹公。”湖南省水利廳原廳長王孝忠的一首《追憶元君》,道出了余元君為洞庭湖治理保護的嘔心瀝血和對黨、對人民的赤膽忠誠。

  初心:

  “治理好洞庭湖,是我的責任”

  余元君出生在西洞庭尾閭常德市臨澧縣道水河畔余水橋鎮荊崗村,這裡,家連著堤,堤連著垸,垸連著河,河湖相連,水天一色。高考填報志願,他選擇了與水打交道的專業——天津大學水利系水利水電工程建築專業。

  1994年7月,余元君大學畢業,他謝絕了大城市的挽留,毅然回到生他養他的洞庭湖。家中的侄子問他:“為什麼選擇回來,而不留在大城市?”余元君回答:“洞庭湖是個災害多發地區,有個洪澇旱災,老百姓辛苦勞碌一年,可能會顆粒無收。這種靠天吃飯的生存環境,總得有人去改變。我生長在洞庭湖邊,有改變這種環境的專業知識,這是我回來的動力,也是我的責任。”

  在湖南省水利水電勘測設計研究總院見習兩年後,余元君被調到省洞庭湖工程管理局,正式成為千百萬治湖大軍中的一員。

  洞庭湖區,一線堤防總長3471公里,包括11個重點垸1221公里,24個蓄洪垸1161公里,191個其他堤垸1089公里,水情極其複雜,大堤保護著1000萬畝耕地和1000萬人口。作為湖南人民的母親湖,洞庭湖接納四水,吞吐長江,其水系水情之複雜、洪澇災害之頻繁、治理任務之艱巨,國內少見。王孝忠説:“洞庭湖是一塊瑰寶,也是一座迷宮,更是一道命題。”從綜合治理、科學調節江湖關係、確保防汛安全、水資源安全、水生態安全來看,至今還沒有完全破題,任務極其艱巨,因此必須加大治理保護力度。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烈日下,風雨中,洞庭湖的大堤上,碧波盪漾的湖水映照著余元君的身影。在他的辦公電腦裏,一幅幅洞庭湖水系、堤垸、工情、水情圖片及説明,分門別類,整齊明了,這是他不知熬了多少個日夜,從大量瑣碎的基礎資料中分析整理出來的。“余元君是湖南最熟悉洞庭湖治水情況的幾名專家之一。”湖南省水利廳總工程師張振全説。

  多年來,余元君結合工作實際,撰寫了大量論文和學術報告,其中20多篇論文發表在省部級刊物上,組織和參與了許多科研項目,有的項目獲得省科技進步獎。他勇於創新,牽頭開發使用“洞庭湖建設項目管理系統”,提升了全省水利工程管理信息化水平,受到大家一致好評。同事説他是“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書”,余元君整理完成的《洞庭湖治理工程建設與管理適用文件彙編》,被譽為“洞庭寶典”。

  忠心:

  “守護的重擔,洞庭人來挑”

  工作25年來,余元君深入洞庭湖、了解洞庭湖、研究洞庭湖,同事們親切地稱他“湖裏精”。

  洞庭湖水系複雜,接納湘資沅澧四水,吞吐長江,水旱災害頻發,是湖南乃至全國治水的重點難點。這些年,余元君踏遍每一條水系、每一段堤防、每一個垸子,心之所想,眼之所見,都是洞庭湖的治理大業。一支筆、一頁紙,他就能勾勒出洞庭湖任何區域的水系圖、工程分佈圖,其速度之快、位置之精準、數據之翔實,令領導和同行刮目相看。

  為編制洞庭湖治理規劃,余元君堅持現場走訪踏勘,確保掌握第一手資料。余元君帶隊查勘一處污水自排閘,洞內污水橫流、臭氣熏天,大家勸他不要進去看了,余元君堅持要進去摸清情況。他穿上雨靴,拿著手電,一頭鑽進漆黑的涵洞。等他從100多米長的涵洞出來時,靴子裏灌滿了污水,衣褲被打濕,全身散發出難聞的臭味,腿上還因為污水浸泡出現大片紅斑……正是這樣一次次認真紮實的實地查看,使得余元君主導的洞庭湖治理規劃設計符合實際、科學合理,既節約了工程投資,又消除了安全隱患,為治理工作打下了堅實基礎。

  為做好“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洞庭文章”,余元君及時調整工作思路,從以往單一的工程治理,逐步轉變為生態保護、生態修復、工程建設的協調融合。2018年12月14日,余元君給同事們上的最後一堂黨課是《洞庭人如何履職》,課上他深情地講道:“老一輩‘洞庭人’騎自行車、劃小船,用雙腳丈量洞庭湖,用雙手繪製工程圖,給我們做出了榜樣。今天,守護好一江碧水、一湖清水的重擔,落到了我們肩上。作為‘洞庭人’,作為共産黨員,要為洞庭湖謀長遠,功成不必在我,但建功必須有我。”

  2019年1月19日,岳陽市君山區錢糧湖垸分洪閘工程正在加緊建設。工地上寒冷而泥濘,余元君一早來到這裡,換上雨靴,戴上白色安全帽,現場查看工程。午餐後立即來到簡易工棚主持調度會,全程毫無異樣。

  直到16時07分,余元君感到心臟一陣劇痛,他的工作戛然而止。10分鐘後,他陷入昏迷,留下的最後一句話是:“躺一下,也好。”他的會議記錄停留在當天最後一個發言人的名字上,還沒來得及記錄發言內容;洞庭湖的分洪閘工程建設尚未完工,他夢想的“數字洞庭”還沒開發;他的孩子還未成年,給孩子編寫的奧數輔導書已經不可能完成……生命就這樣定格在尚未完成的那一瞬間。

  從這個瞬間往前回顧余元君生命中最後的三天,是馬不停蹄夜以繼日的奔波:

  1月17日上午,在長沙參加一個工程項目的評審會議,午餐後利用休息時間起草評審意見。下午趕往華容縣,驗收洞庭湖治理工程,晚上開會聽取彙報。

  1月18日一早,趕往華容縣禹山鎮,協調蓄洪垸相關事宜。11時返回華容縣水利局,繼續開會研究問題,期間簡單午餐,直至16時各方基本形成一致意見才散會。會後,立即趕往大通湖東垸分洪閘建設工地,之後在項目部召開會議佈置工作,直到深夜。

  1月19日早上,到達生命最後一站——錢糧湖垸……

  1月25日,在余元君倒下的工棚裏,他最後坐的椅子空著,最後戴的安全帽被鄭重放入櫥櫃。錢糧湖垸分洪閘工程工地上,28孔閘門的閘墩已經豎立,“向余元君同志學習”的橫幅懸挂了起來。

  守心:

  “拿合同來,按程序辦”

  “經手資金上百億,兩袖清風守底線。”這是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局長沈新平對余元君的評價。這些年來,余元君先後主持了洞庭湖區數百個項目的技術評審和招投標工作,簽下的合同、經手的資金不下百億元。作為一名國家工作人員,余元君堅守底線、廉潔自律。余元君常説:“我們管理上億元資金,管的是國計民生的大事;用實每一筆錢,是我們的職責所在。”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管理的工程項目變更、資金審批,不管誰來申報,余元君都是一句話:“拿合同來,按程序辦。”

  入黨17年來,余元君始終以乾淨幹事的清廉作風和不管大事小事都親力親為的工作作風而聞名。大到他經手的上百億元資金和合同沒有一例違反黨風廉政規定的舉報和負面反映,小到同事送的一片“暖寶寶”都要把賬算明白。

  湘陰縣水務局副主任姚騫回憶,2017年11月6日,余元君率隊來湘陰縣開展溝渠疏浚工作督查,14時左右回到單位食堂用餐。期間,一名工作人員端起茶杯祝余元君生日快樂。意識到當天是余元君的生日後,姚騫當即表示,下午工作結束後到縣城選一個條件稍好的飯館,私人請客為余元君慶祝生日。余元君則表示:“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是來工作的,不是來過生日的。出來工作要按照規章制度來,不要因為你的一片好心害了一幫人。”當天下午,余元君督查完後又迅速召開工作調度會,一直忙到深夜。

  在余元君的高中同學中,有多人擔任家鄉相關部門的主要負責人,但余元君始終與他們保持著“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關係,別説為親戚打招呼求關照,就連母親臨終的緊要關頭,他都不肯動用私人關係讓同學為自己行方便。

  2017年農曆八月十九日,余元君接到母親病危的消息,隨即向領導請假,並請求同事開私車將他送到火車站。登上火車後,余元君沒有聯絡家鄉的任何一個同學幫忙接送,而是打電話給哥哥,請求其從老家騎摩托車來火車站接站。

  回到家兩天后,母親走了。為了不給其他人找麻煩,余元君沒有通知任何同事或同學,只是和家人一起送走了母親。之後,他立即回到了工作崗位。(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記者 劉麟)

責編:況黎丹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直屬機關黨委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926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