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專題報道 > 2019年專題報道 > 學習余元君踐行新時代水利精神 > 媒體報道
【光明網】為了一湖碧水
光明網-《光明日報》    2019-08-08 04:45  

      【時代先鋒】

為了一湖碧水

——追記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原總工程師余元君

光明日報記者 龍軍

  他從小有著關於水的夢想,面對洞庭湖治理的世界性難題,始終把“守護好一江碧水”的承諾放在心上;他克服重重考驗,協調生態保護與治理開發的關係,換來了“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書”的稱號。

  他是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簡稱“湖南省洞工局”)原總工程師余元君。1月19日下午4時許,因連日超負荷運轉,余元君累倒在了洞庭湖錢糧湖垸分洪閘工程施工現場的臨時工棚。年僅46歲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洞庭湖水利工作的第一線。

       “元君太累了”

  湖南省洞工局工程處幹部紀煒之回憶起余元君生命中最後3天的全部行程——

  1月17日上午,在長沙參加一個工程項目的評審會議,下午趕往華容縣,檢查指導洞庭湖治理工程,晚上聽取彙報。

  1月18日一早,趕往華容縣禹山鎮,協調蓄洪垸相關事宜,至16時各方基本形成一致意見才散會。會後,立即趕往大通湖東垸分洪閘建設工地,現場檢查施工問題,直到晚上9時才吃上一口熱飯。

  1月19日是週六,他一大早趕往岳陽市君山區錢糧湖垸分洪閘,協調解決工程建設、投資概算調整等重大事項。

  馬不停蹄,一路奔走。紀煒之介紹,當天早上,余元君換上雨靴、戴上編號“013”的白色安全帽,直奔現場查看工程。午餐後沒有休息,直接在簡易工棚主持調度會。16時07分,伴隨一陣劇烈的心絞痛,他的工作戛然而止。10分鐘後,便陷入昏迷……

  “他就這樣走了,不能接受!”錢糧湖垸分洪閘建設工地項目副經理張彥奇哽咽著説,“他做事特別認真,對業務要求很高,中秋節假期還在給我作技術指導,他從不講究吃穿。直到現在,我都感覺他好像還穿著那雙舊鞋,在工地上仔細查看問題……”

  “元君太累了。”湖南省洞工局局長沈新平説,工作25年,特別是近幾年,余元君至少有一半時間在洞庭湖度過。洞庭湖3471公里一線防洪大堤、226個大小堤垸,都留下了他忙碌的足跡。

  “守護好一江碧水的重擔,首先得我們‘洞庭人’來挑”

  “守護好一江碧水的重擔,首先得我們‘洞庭人’來挑。”2018年12月14日,余元君生前給同事們上的最後一堂黨課,是《“洞庭人”如何履職》。“洞庭人”,是湖南省洞工局幹部職工對自己的簡稱。

  萬里長江,險在荊江、難在洞庭。“洞庭人”余元君,將畢生心血投入到洞庭湖治理這個世界性難題上。

  1994年,余元君大學畢業,進入湖南省水利水電勘測設計研究總院,隨後調入湖南省洞工局。一場負重行遠的跋涉在洞庭湖開始了。

  從1996年開始,長江委、湖南省牽頭組織編寫有關洞庭湖的多個規劃。余元君從參與規劃工作起步,迅速成長為洞庭湖整體規劃的領銜人。

  洞庭湖整體治理目標的制定、治理方案的比選、治理成果的審定,都是在余元君的主導下完成。2010年,洞庭湖區二期治理工程建設完成,洞庭湖綜合防洪減災體系基本構建起來。

  黨的十八大以後,生態文明建設的力度空前加大,這對洞庭湖規劃提出了新的要求。為洞庭湖重新修訂規劃的重任,責無旁貸地落到了余元君身上。

  “在學習積累方面,我自愧不如。”湖南省水利廳總工程師張振全評價,余元君是湖南最熟悉洞庭湖治水情況的幾個專家之一。余元君是“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書”,他整理完成的《洞庭湖治理工程建設與管理適用文件彙編》,被大家譽為“洞庭寶典”。

  余元君有一個“數字洞庭”的夢想,希望通過全面的數字化升級,建設人水和諧的洞庭湖。關於“數字洞庭”,他已經編寫了一本厚厚的建設規劃。如今,卻沒有機會去親手實現了。

責編:況黎丹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直屬機關黨委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926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