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專題報道 > 2019年專題報道 > 學習余元君踐行新時代水利精神 > 媒體報道
【新華網】問渠那得清如許——追記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原總工程師余元君
新華網    2019-08-07 18:10  

  新華社長沙8月7日電 題:問渠那得清如許——追記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原總工程師余元君

  新華社記者 周楠

  他生於洞庭、逝于洞庭,用一生守護洞庭。

  他年少時發誓學好水利造福家鄉,25年來夙興夜寐奔走在水利建設管理一線,46歲時倒在家鄉的土地上。

  這位以身許國的水利專家叫余元君,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原總工程師,共産黨員。

   

  余元君(前右一)指導全省河道修防工職業技能競賽(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供圖)

  恒如水

  2019年1月19日,岳陽市君山區錢糧湖垸分洪閘工程的工地上,寒冷而泥濘。余元君一早來到這裡,進行現場協調和技術指導。簡單用過午餐,沒有午休,在工棚主持調度會。

  下午4點剛過,伴隨一陣劇烈心絞痛,余元君倒在地上。不一會兒,他陷入昏迷。從來沒有過“午休”的他,第一次在工作現場躺下,搶救無效,再也沒有起來。

  這是余元君生命的最後3天——

  17日上午,長沙,工程評審;下午趕往岳陽華容縣,驗收工程;晚上開會至深夜。

  18日一早,趕往華容縣禹山鎮,協調蓄洪垸相關事宜;簡單吃午餐,開會討論至16時,又即趕往大通湖東垸分洪閘建設工地,工作至深夜。

  19日早上,到達生命最後一站——錢糧湖垸。

  ……

  這3天,濃縮了他的25年。

  “1990年,適逢大旱,莊稼無收,深感中國農業之‘靠天’原始落後。我以優異成績第一志願考入天津大學水利系水工專業,希望能為家鄉有所貢獻。”余元君在一份自述材料中,寫下初心。

  1994年,畢業前夕,他和室友聊起未來:“我志在專業技術,要當專家,解決工程技術難題。你去幹三峽,我去搞洞庭,都是廣闊天地。”

  彼時,洞庭湖十年九澇。他如願進入湖南省水利系統,踏上了為理想奮鬥的人生旅程。

  萬里長江,難在洞庭。從剛參加工作時的洪水治理,到近年來生態文明建設,洞庭湖治理這個世界性難題壓在余元君和同事們的肩上。

  攻堅克難沒有捷徑可走,加班熬夜、出差調研是他25年來的常態。

  “工作25年,他至少有一半時間在洞庭湖度過。”湖南省洞工局局長沈新平説。

  “在學習積累方面,我這個總工自愧不如,他整理出了上千個G的洞庭湖資料。”湖南省水利廳原總工程師張振全評價余元君是“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書”。

  余元君的微信朋友圈背景是湖南水利系統30多名青年考察洞庭湖的合影;他的QQ簽名是“構建和諧健康美麗洞庭”。

  善若水

  “真沒想到,余總工就這樣走了。”1月19日晚,安鄉縣水利局洪道站站長資程得知余元君去世的消息,大聲痛哭。

  他們相識于多年前一次水利工程施工圖審查會。“當時,我拿著稿子不敢發言,余總工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鼓勵我要大膽自信。”

  2013年,余元君到常德指導防汛。暴雨傾盆,他高燒到近40攝氏度,堅持防汛會商到夜裏10點。資程哽咽地回憶:“散會後,我陪他打點滴到淩晨,第二天早上8點,他又準時出現在會商室。”

  同事們回憶,“辦公樓裏熄燈最晚的經常是他那間”。出差本來就累,他還悉心照顧同事。洞工局工程處副處長楊湘隆介紹,多年來,按照住宿標準,余元君可以住單人間,但他考慮到司機辛苦,經常把單人間讓給司機睡,自己和其他同事住一間。

  “余總工是生活中最好打交道的人,卻是我工作上最怕打交道的人。”湘陰縣水務局的姚騫坦言。

  余元君曾帶隊查勘一處污水自排閘,洞內污水橫流、臭氣熏天。同行人員勸他不要進去看了,他堅持認為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穿上雨靴,打著手電,一頭鑽進漆黑的涵洞。等從幾十米長的涵洞內走出來時,靴子裏浸滿污水,衣褲被打濕。脫掉雨靴、捲起褲腳時,腿部已有大片紅斑……

  這些年來,他主持完成的《洞庭湖治理建設與管理適用文件彙編》,成為洞庭湖水利工程建設管理的“數據庫”“指南書”;牽頭開發了被譽為“千里眼”的洞庭湖區建設項目管理系統,規範了工作流程、提升了工作效率,也壓縮了腐敗滋生空間,受到水利部、湖南省紀委領導的肯定。

  他撰寫近20篇論文,在省部級刊物上發表,組織和參與多項科研項目,其中1項獲省科技進步三等獎,2項獲省水利科技進步二等獎。

  “這麼多年來,因為他在,無論處理啥工程難題都不用擔心。如今我們成長起來了,他卻突然離開了。”時過半年,楊湘隆説起余元君,依然淚眼滂沱。

  清似水

  余元君去世後,妻子黃宇常常夜半驚醒。她悔恨不已:“我拉不住他啊,我經常勸他,説他工作不要這樣發狠。”

  “他常對我和兒子説,做人必須要有成就感。只要有成就感,這一生就值。”

  環顧余元君90平方米家,陳設簡單,廚房墻角的瓷磚還掉了幾塊。

  余元君的父母,還住在臨澧縣佘市鎮荊崗村。

  對家人的愧疚,余元君生前多次提及。

  家中兄弟姐妹9個,余元君排行第7,是唯一一個上了大學、有公職的,其他都在務農或打工。

  “他這麼多兄弟姊妹,從來沒找老家政府照顧他家一件事、安排一個人。”臨澧縣水利局原局長王衛紅説。

  在侄兒余淼心裏,七叔極其嚴厲。他在余元君的鼓勵下也選擇讀水利專業,大學畢業後找工作卻沒有得到叔叔任何舉薦。

  余元君的六姐夫是一個小包工頭,曾盤算過承接一些水利系統的小活來做,但跟余元君一提工程項目,余元君就連連擺手:“扯這個事,免談。”

  老家村支書想讓他安排塘壩清淤的項目資金,也被他一口回絕:“你按程序跟縣裏彙報,我這裡沒有‘後門’。”

  “他主持了洞庭湖區數百個項目的技術評審和招投標工作,經手的合同資金不下百億元,沒有一例舉報和負面反映。”湖南省水利廳廳長顏學毛説。

  但是,村裏要修路,他二話不説從個人賬戶轉出2萬元。當獲悉資金缺口達50萬元後,又追加了3萬元。

  “我們怨過他,但更心疼他。”六姐余淑蘭説。

  余元君走得乾乾淨淨。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余元君的“源頭活水”,是他作為一個共産黨員、一個水利專家為民造福、知識報國的不變“初心”。

責編:況黎丹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直屬機關黨委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926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