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專題報道 > 2019年專題報道 > 弘揚新時代水利精神專題 > 媒體報道
科學是中華古今治水的本質特徵
中國水利報    2019-03-19 09:30  

科學是中華古今治水的本質特徵

靳懷堾  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員會黨組成員、紀檢組組長

  中華治水源遠流長,但有一個關鍵詞一直貫穿治水大業的始終,那就是“科學”。

  科學與技術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治水既要講科學,又要講技術。但首先要講科學,如果沒有科學的指引,一味迷信技術,非但達不到預期的效果,而且還會適得其反。縱觀中今治水,有識之士總是特別重視“科學的重要性”。而科學治水理論和方法的産生,往往是對治水經驗教訓總結的結果,特別是用慘痛的教訓換來的。

  相傳據今4000年前的堯舜之時,洪水滔天。夏部落的首領採用“水來土擋”的辦法,試圖通過“障洪水”和“作城”的辦法,即築堤壘墻(土圍子)將田廬、城邑保護起來。無奈,洪水太大,“治水多年沒有成功(“九載,績用弗成”),被堯的繼任者舜流放並殺死於羽山(《尚書·堯典》)。鯀的兒子禹臨危受命,走上治水的前臺。他吸取了前輩“障”“堵”洪水失敗的教訓,以水為師,根據水往低處流的特點,改用疏導之法治水,並帶著“規矩”“準繩”等測量工具,“行山表(刊)木,定高山大川”,摸清了河川的流向和走勢,作為疏導的依據。通過“決九川距(到)海,浚畎澮距(到)川”,把洪水導入江河排到大海。當然,以疏為主不等於完全放棄的“堵”,在有些情況下還要進行適當地堵,所謂禹“陂障九澤”,就是通過修築擋水工,把一部分洪水引入低窪地帶攔蓄起來,起到滯洪分洪的作用。可見,禹治水的方法,是疏堵結合、以疏為主。

  禹通過科學的方法,輔之“規矩”“準繩”之類的技術手段,終於帶領民眾平定了經年不息的水患。後世賢明的治水者纘禹之緒,同樣注重以水為師,科學治水,因而走向成功。其中的佼佼者如李冰、潘季馴、李儀祉。

  李冰修築都江堰,使成都平原成為“水旱從人,不知饑饉”的天府之國。都江堰最大的特點是“乘勢利導,因地制宜”。渠首的魚嘴、飛沙堰、寶瓶口等三大工程互為依存、互相關聯、互相協作,默契地組合為珠聯璧合的有機工程體系,達到了引水灌溉、分洪減災、排沙防淤的神奇功效。

  明代潘季馴針對黃河多泥沙、易淤塞河道的特性,以水治水,提出了著名的“築堤束水,以水攻沙”方略,並付諸實踐,一舉扭轉了黃河下游河道長期分流亂流的局面。

  李儀祉是近現代泰斗級的水利科學家,他對治理黃河提出了上、中、下游並重和防洪、航運、灌溉和水力發電兼顧的指導思想,改變了幾千看來單純著眼于黃河下游治水的科學思想,把我國治黃理論和方略向前推進了一大步。

  當今時代,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對“水保障”“水安全”“水生態”等方面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面對錯綜複雜、日益突出的治水問題,更要強調科學治水。過去相當長的時期,人們自我意識膨脹,熱衷於征服自然、改造自然,企圖用武裝到牙齒的工程和技術手段讓“高山低頭,讓河水讓路”,結果造成人與自然的對立。就治水而言,由於沒有充分考慮水資源、水環境、水生態的承載力,盲目開發、無度利用、肆意侵害,造成水資源短缺、環境污染、水生態損害等問題不斷積累、日益突出。要改變這種狀況,必須改弦更張,走人水和諧的現代治水之路。具體而言,就是要以科學的態度、人文的情懷,尊重水、善待水、節約水、保護水,建立起人與水之間的和睦、協調、健康、互利的關係。比如,在防洪上,要變控制洪水為管理洪水,不但要給洪水以出路,讓其發揮蕩濁揚清、改善生態的作用,而且要充分利用洪水資源,更好地為經濟社會發展服務;在水資源開發利用上,要從掠奪性、盲目性轉變為有序、適度、知止,實行量水而行的發展戰略,優化水資源配置,努力實現水資源的可持續利用;在水生態環境保護上,變傷害為呵護,節水治污,修復生態,讓水清、流暢、岸綠、景美,切實維護河湖的健康生命。

責編:魏永靜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直屬機關黨委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926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