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報道 > 2019年專題報道 > 守住2019年水旱災害防禦底線專題 > 媒體關注

光明日報:築牢底線 培育根基 黃河安瀾的中國方案

 
2020年05月29日 03:23:00

  “黃河寧,天下平”。

  自古以來,中華民族始終在同黃河水旱災害作鬥爭。去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南鄭州視察黃河時指出,儘管黃河多年沒出大的問題,但絲毫不能放鬆警惕。

  今年以來,黃河流域天氣氣候有春季階段氣象乾旱、淩汛開河日期異常偏早、入春天氣多變導致流域局部出現輕度凍害的特徵。7月1日,黃河將進入汛期,根據氣象部門預測,今年黃河流域汛期降水偏多,中上遊出現暴雨洪水可能性大,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黃河防汛抗旱形勢十分嚴峻。

  今年汛期,黃河能否依然安瀾?如何歲歲安瀾?

  守牢固壩除險底線

  “在中央財政的大力支持下,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以下簡稱“黃委會”)利用國家應急度汛資金和特大防汛補助費共計6800萬元,對黃河流域70項水利工程項目及時開展了除險加固和修復工作。截至目前,已有43個項目順利完工,其餘項目將在5月底之前陸續完工。這些水利工程項目除險加固和修復對做好今年防汛備汛工作、保障流域人民群眾生命財産安全將産生十分重要的影響,是事關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治理的大事。”5月14日,黃委會防禦局局長魏向陽向記者介紹説。

  黃河素有“銅頭鐵尾豆腐腰”之説,萬里黃河,險在河南。河南段地處“豆腐腰”特殊地段, 河床一般高出兩岸地面3米至5米,是聞名的“地上懸河”,歷史上三分之二的黃河決口發生在河南,所以説河南段是黃河防汛的重中之重。

  5月16日,河南開封市城鄉一體化示範區的黑崗口,大堤上一排排茂密的綠樹一眼望不到盡頭,如同一道“綠色長城”,護衛著黃河。

  黑崗口在黃河防汛史上以險出名,如今,作為控制黃河下游遊蕩性河勢一處重要的河道工程,13道丁壩組成的黑崗口下沿控導工程將黃河河道緊緊鎖住。

  “黃河開封段寬、淺、散、亂,遊蕩多變,畸形河勢多發、頻發。”在黑崗口下沿控導工程7號壩上,開封第一黃河河務局局長潘佳良指著壩下翻滾的黃河水告訴記者,“你看這黃河水帶著泥沙,下面暗流涌動,對大壩威脅很大,小流量也容易出大險。”

  在不遠處的8號壩上,當地正為備汛對壩體開展應急修復,一台挖掘機和一台鏟土機不斷將壩上的備防石投進黃河,護根固壩。

  “我們已基本搶回因疫情受到影響的工期”,開封黃河河務局局長殷民強介紹,目前,黑崗口水毀、應急項目分別於今年1月份和3月份相繼開工,並於4月30日提前1個月完成項目主體工程任務。水毀搶險項目已補充到位,8個應急修復項目主體工程已全部完成,正在收尾。

  黃河河南長垣市段位於黃河由西向東北的轉彎處,河道情況複雜,主流擺動頻繁,極易發生斜河、橫河危及堤防安全。長垣黃河河務局局長劉景濤介紹,去年汛期,由於經歷長時間、大流量洪水的沖刷,附近出現了坦石坍塌、根石走失等險情。目前正處在備汛的關鍵階段,他們正以拋鉛絲石籠、拋散石等方式對大壩進行加固。截至目前,該工程完成超95%,投入石料近1萬立方米,預計5月底全部完成。

  “堤防主要是確保行洪標準內,確保大堤不決口。”守護黃河近40年的濮陽市黃河河務局副局長柴青春説,“標準化堤防除了是防洪保障線,還是搶險交通線、旅遊風景線。”黃河河南濮陽段,河道形態上寬下窄,“二級懸河”形勢嚴峻。經過17年的不停建設,濮陽境內全線長達151.72千米的大堤均已建成標準化堤防,在提高抗洪標準、增加防洪安全保障系數等方面發揮著巨大作用。行走在堤壩上,只見背河100米淤區平坦如砥、綠樹成林,堤頂道路暢通無阻,臨河30~50米寬的防浪林綠化帶滿眼翠綠。

  據介紹,近日,黃委會運管局組織人員對2020年汛前黃河防洪工程進行了安全普查,內容涵蓋黃委會所轄堤防、河道整治工程和水閘等。針對普查發現的問題,檢查人員分析原因,評價工程安全狀況,提出分類處理意見。下一步,黃委會運管局將督促相關單位認真落實處理措施,全面加強工程日常管理,確保黃河防洪工程安全度汛。

  魏向陽對記者表示,為做好今年迎汛備汛工作,截至5月中旬,黃委會所屬有關部門通過啟動招標採購機制,集中採購了328萬方石料、鉛絲1750噸。與此同時,黃委會有關機構還在汛前維修養護根石加固15萬—20萬方。在組建防汛隊伍方面,截至目前,黃河中下游規劃建設防汛機動搶險隊16支。水利部已安排投資3845萬元專項資金,用於新鄉、濟南和陜西等3支搶險隊建設。

  守護流域生態根基

  庫布齊沙漠植被覆蓋率達到53%,實現了“人進沙退”的治沙奇跡,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黃河治理保護取得舉世矚目成就的一個縮影。

  習近平強調,治理黃河,重在保護,要在治理。要堅持山水林田湖草綜合治理、系統治理、源頭治理,統籌推進各項工作,加強協同配合,推動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十八大以來,黨中央著眼于生態文明建設全局,明確了“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的治水思路,黃河流域生態治理取得新成績進入了新階段。

  據黃委會專家介紹,黃土高原地區是黃河流域水土流失最為嚴重的地區,而晉陜蒙接壤地區更是黃河多沙粗沙區之一,黃河流域大部分泥沙都來源於此。這一巨大的環境問題是區域之疾,也是黃河流域生態大局之患。

  為探索建立生態補償機制,自2010年起,通過啟動地方立法機制,《陜西省煤炭石油天然氣資源開採水土流失補償費徵收使用管理辦法》開始實施。2015年5月,重新修訂施行的《陜西省水土保持補償費徵收使用管理實施辦法》明確了“誰開發、誰保護、誰破壞、誰恢復、誰補償”原則和水土流失補償費的徵收範圍、徵收標準。

  經過地方試點探索,2014年,由財政部、發改委、水利部、中國人民銀行4部委聯合印發的《水土保持補償費徵收使用管理辦法》正式出臺。同時出臺的《關於水土保持補償費收費標準的通知》明確規定,開採期間,石油、天然氣以外的礦産資源按照開採量計徵;石油、天然氣根據油、氣生産井佔地面積按年徵收。

  近日,財政部、生態環境部、水利部、國家林草局以持續改善流域生態環境質量和推進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為核心,立足黃河流域各地生態保護治理任務不同特點,遵循“保護責任共擔、流域環境共治、生態效益共享”的原則,提出探索建立具有示範意義的全流域橫向生態補償模式。自此,黃河全流域橫向生態補償機制開始建立。

  黃河全流域橫向生態補償機制實施範圍包括沿黃9省(區),試點時限為2020—2022年。期間,中央財政專門安排黃河全流域橫向生態補償激勵政策,緊緊圍繞促進黃河流域生態環境質量持續改善和推進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兩個核心,支持引導各地區加快建立橫向生態補償機制,獎勵資金將對水質改善突出、良好生態産品貢獻大、節水效率高、資金使用績效好、補償機制建設全面系統和進展快的省(區)給予資金激勵,體現生態産品價值導向。

  為做好試點工作,財政部等4部門還會同有關部門及地方建立黃河流域生態補償機制工作平臺,統籌整合相關數據,匯總集成黃河流域森林、草原、濕地、湖泊、生態流量、水土流失治理、生態環境質量、污染排放,以及經濟社會發展等情況。探索開展生態産品價值核算計量,逐步推進綜合生態補償標準化、實用化,為市場化、多元化生態補償機制建設提供有力支撐。為此,中央財政每年從水污染防治資金中安排一部分資金,支持引導沿黃九省(區)探索建立橫向生態補償機制。資金納入中央生態環保資金項目儲備庫管理,採用因素法分配,分配測算的因素主要考慮各省(區)在黃河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方面所做的工作、努力程度以及取得的成效。主要因素及權重分別為水源涵養指標30%、水資源貢獻指標25%、水質改善指標25%、用水效率指標20%。

  同時,鼓勵各地積極開展排污權、水權、碳排放權交易等市場化補償方式,逐步以點帶面,形成完善的生態補償政策體系。試點初期,中央財政按照“早建早補、早建多補、多建多補”的原則,對開展生態補償機制建設成效突出的省(區)安排獎勵,鼓勵地方早建機制、多建機制,進一步引導地方積極參與、支持黃河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推動黃河流域橫向生態補償機制建設水平邁上新臺階。

  李克強總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編制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綱要。歲歲安瀾的母親河將成為中華民族的幸福河。

  (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 崔志堅)

責編:魏永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