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2017年專題報道--砥礪奮進水惠民生--媒體關注
澎湃新聞:“新疆三峽”阿爾塔什:葉河首次安然度汛
  2017-09-29 10:36  

  進入7月,當長江中下游的十余省(市、區)正遭受著嚴重的洪澇災害時,中國西部的新疆喀什地區東南部,葉爾羌河(下稱“葉河”)流域也將迎接洪水挑戰。

  葉爾羌河的發源地——喀喇崑崙山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山上,一處冰川堰塞湖正在形成。待氣溫持續升高,冰壩慢慢融化,潰壩融雪型融水會使葉爾羌河的水量突然增大,形成突發性洪水。

  在去年葉爾羌河防洪中發揮重要作用後,阿爾塔什水利樞紐工程(下稱阿爾塔什工程)這一新疆在建最大的水利工程今年將再次迎接考驗。

   

  2017年6月12日,新疆莎車縣,葉爾羌河流域即將迎來豐水期。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賴鑫琳 圖

  2016年,葉爾羌河連續發生“7.17”、“8.11”兩起冰川堰塞湖潰壩型洪水,葉爾羌河下游堤防全線告急,阿爾塔什工程首次接受考驗。

  “(工程截流後建成的約40米高的)圍堰首次擋水,導流洞首次泄洪……工程圍堰攔蓄洪水2000萬立方米,削減洪峰800立方米每秒,極大減輕下游防洪壓力。”喀什地區防汛抗旱總指揮部稱,這是葉爾羌河有史以來未發生重大洪水災害的一年。

  阿爾塔什水利樞紐工程計劃2019年7月份下閘蓄水,設計庫容22.4億立方米。工程業主單位新疆新華葉爾羌河流域水利水電開發有限公司(下稱新華葉河公司)建管部計劃質量管理專責高飛説,“去年要是沒有阿爾塔什工程截流修建的圍堰,喀什地區有400多萬人口,其中葉河流域將近200萬人口就要受災。主體大壩修建起來後,它在防洪方面發揮的作用將會更大。”

  根據2014年國家發改委批復的《新疆阿爾塔什水樞紐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阿爾塔什工程建成後,結合下游防洪工程建設,可有效調控山區洪水,將葉爾羌河下游一般防護對象的防洪標準從不足 2.5 年一遇提高到 20 年一遇,將重要防護對象防護標準從 20 年一遇提高到 50 年一遇。

  此外,工程可使得灌區灌溉保證率從目前不足50%提高到75%,每年可向南疆四地州電網輸送21.35億kw/h的電量,緩解南疆電力供應緊張的局面。

  阿爾塔什工程在2015年被《中國水利報》評為“2015最有影響力十大水利工程”之一,由於在設計、施工等方面面臨諸多技術難點,也被業內專家稱為“新疆的三峽工程”。

   

  2017年6月12日,新疆莎車縣霍什拉甫鄉阿爾塔什村,村民阿力馬斯•麥提熱木和兒媳婦在葉爾羌河取水。

  來自喀什防指的感謝信

  6點多的晨曦穿過高聳的楊樹林,在阿力馬斯•麥提熱木家的土坯墻上留下斑駁的光影。

  阿力馬斯提著水桶,與挑著扁擔的女兒一起往幾百米外的葉爾羌河邊走去,他們從河裏取水,然後倒入家中的水缸。打馕、洗漱,他們一家人每天至少要用10桶水,來來回回一天需耗費幾個小時。

  阿力馬斯今年62歲,他和妻子生活在新疆喀什地區莎車縣一個名叫阿爾塔什的村子裏。村裏現有200余戶,600多人,其中30多人在上遊的阿爾塔什水利樞紐施工單位上班,他的兩個兒子也在工地上開貨車,每月家裏可增加幾萬塊錢的收入,“比之前出去收棉花掙得高多了”。

  這裡距離上遊的阿爾塔什工程約有10公里的路程。當地人稱這裡為“崑崙第一村”,其地處中亞腹地,新疆西南邊陲,喀喇崑崙山北麓、帕米爾高原南緣。印度洋的濕潤氣流難以到達此處,北冰洋的寒冷氣流也較難穿透,造就這裡乾旱炎熱的暖溫帶荒漠景觀。

  不過,山區的冰雪融水卻匯聚了葉爾羌河。爬上山頂眺望,緩緩流淌的葉爾羌河河畔,阿爾塔什村掩映在楊樹、桑樹之間。再往下游遠眺,葉爾羌河流域灌區作為中國第四大灌區,滋養著兩岸的651.47萬畝良田,哺育著流域內400萬各族人民。

  在河邊,阿力馬斯駐足觀察了一下,“今天的水位明顯高了許多”,他説,發源於喀喇崑崙山的葉爾羌河,隨著氣溫升高,冰雪融水會讓河水水位快速升高。

  正值6月中旬,看似溫柔、順從的葉爾羌河,會隨著氣溫的升高而變得狂躁。七八月份主汛期時,洪水會漫過河岸,衝進農田,流域內90%以上的農村勞動力都要參與防洪。年復一年,國家對葉爾羌河流域的防洪財政投資十分巨大。如今,阿力馬斯盼望著,上遊的阿爾塔什水利樞紐工程早點竣工,早日發揮效益。

  “上遊大壩工程開工截流後,去年汛期防洪就發揮作用了。”阿力馬斯説。

  2016年12月1日,喀什地區防汛抗旱總指揮部發給新華葉河公司的一封感謝信裏寫到,受厄爾尼諾現象影響,2016年,葉爾羌河連續發生“7.17”“8.11“兩起冰川堰塞湖潰壩型洪水,庫魯克欄杆站實測洪峰流量達2200立方米每秒,大大超出下游河道的安全泄量,葉爾羌河下游堤防全線告急。

  “阿爾塔什工程圍堰首次擋水,導流洞首次泄洪……工程圍堰攔蓄洪水2000萬立方米,削減洪峰800立方米每秒,極大減輕下游防洪壓力,是葉爾羌河有史以來未發生重大洪水災害的一年”。感謝信稱。

  6月11日,新華葉河公司技術部經理孟濤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山上容易形成冰川堰塞湖。進入6月份,長時間日照,氣溫升高,冰壩慢慢融化,潰壩融雪型融水會使葉爾羌河的水量突然增大,形成突發性洪水,沿線村民每年汛期都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防汛抗洪。

  “洪水來了我們都害怕咧,好多地方都被沖走了,”阿力馬斯多次向澎湃新聞提及,家中原有5畝4分地,因為洪水衝垮,現在只剩下4畝土地,“七八月份洪水大的時候,河水會漫過河岸,衝垮農田。”

  阿力馬斯回憶起2009年汛期的一場洪水,村裏人三天兩夜不敢睡覺,村裏有三個孩子也在那場洪水裏被沖走,發現時已經死亡。

  “大家放下手裏的農活,都在防洪,我們要一起把河邊村民的糧食、羊全部趕到上游去。”阿力馬斯説,防洪形勢嚴峻時,村裏的沙棗樹、紅柳甚至自家種植的果樹都要被砍來築防洪壩。

   

  新疆莎車縣在建中的阿爾塔什水利樞紐工程,大壩下方的施工區域。

  新疆在建的最大水利工程項目

  早在上世紀80年代,新疆水利水電設計院的專家多次前往葉爾羌河流域考察,計劃建設一座水利樞紐工程來解決兩岸年復一年的水患。

  經過30多年的考察、論證、設計等一系列前期工作,2014年9月,國家發展改革委批復《新疆阿爾塔什水樞紐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2015年6月,主體工程全面施工。

  發改委的批復文件顯示,該工程任務是在保證向塔裏木河干流生態供水目標的前提下,承擔防洪、灌溉、發電等綜合利用。

  工程建成後,結合下游防洪工程建設,可有效調控山區洪水,可將葉爾羌河下游一般防護對象的防洪標準從不足 2.5 年一遇提高到 20 年一遇,將重要防護對象防護標準從 20 年一遇提高到 50 年一遇,改善葉爾羌河下游灌區的灌溉供水條件,併為南疆電網提供清潔能源,改善當地群眾生産生活條件。

  “葉爾羌河的一大特點是由於其獨特的補給特性造成其徑流年內變化十分劇烈,葉爾羌河六、七、八月三個月來水佔全年水量的 60%以上。實測最大徑流與實測最小徑流之比為 2.14 倍。葉爾羌河洪水以其極高的起漲速率,異常的高洪峰值而聞名全世界,洪水氾濫給當地居民造成巨大影響。在需要用水灌溉時,河裏又沒有充足水源,造成了乾旱,只有通過打井抽水來解決灌溉問題,增加農民負擔。”孟濤説,阿爾塔什水利樞紐工程計劃2019年7月份下閘蓄水,設計庫容22.4億立方米,可對葉爾羌河流域下游灌溉起到調節作用,夠解決沿岸人民的防洪、灌溉問題。

  澎湃新聞從水利部獲悉,阿爾塔什工程是《葉爾羌河流域規劃》推薦的近期控制性樞紐工程,是目前新疆在建的最大水利工程項目,它是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確定的國家和自治區重點民生水利工程,也是國家重點推進的172項重大水利工程之一,建成後可以有效解決葉爾羌河流域春旱、夏洪、秋缺、冬枯問題。

  新華葉河公司常務副總經理水龍峽説,2011年10月10日阿爾塔什工程奠基、前期工程開工建設,2015年11月份該工程實現大江截流,現已建成高約40米的圍堰壩。

  根據批復,該工程主要投資109.8億元,項目工期為74個月。

   

  新疆莎車縣在建中的阿爾塔什水利樞紐工程,土方車在倒土方石填築大壩。  

   

  新疆莎車縣在建中的阿爾塔什水利樞紐工程,工人在高邊坡位置施工。

  “三高一深”的世界級技術難題

  阿爾塔什工程位於阿爾塔什村上遊約10公里的深山區,由於主體工程所在區域地形複雜,在設計、施工等方面面臨諸多技術難點,也被業內專家稱為“新疆的三峽工程”。

  水龍峽説,阿爾塔什工程技術上需要克服“三高一深”的世界性技術難題,即600米級的邊坡,164.8米的混凝土面板高壩,93米的深覆蓋層需做防滲處理,又要按照地震烈度9度設防。

  這看似簡單的幾句介紹,卻需要專家團隊反復論證設計。

  孟濤説,“一般的水利工程要麼深覆蓋層、要麼高壩或者就是高邊坡,只有一個難點,我們攻克一個難點就夠了,但阿爾塔什工程所有的難點全都集中在一起了,這就比較複雜,屬於世界級技術難題。”

  據他回憶,主體大壩的設計經過多次反復論證,設計單位最終確定對砼面板砂礫石-堆石壩和碾壓式瀝青砼心墻壩兩種壩型進行比選,邀請了多位國內知名專家,召開多次諮詢會,最終,砼面板砂礫石-堆石壩方案獲國家批復。

  在水利工程建設時,為了大壩安全,需要先把兩邊岸坡處理好。但葉爾羌河上遊兩岸山體陡峭,角度在60-80度間,右岸邊坡高陡,高程達600米,高邊坡也成為施工的一大難點。

  新華葉河公司建管部計劃質量管理專責高飛説,高邊坡的“支護”前期提出了兩套施工方案,一是採用挖掘機施工,但需先修道路,勢必導致施工進度緩慢,影響工期;二是採用索道方案,但施工過程中發現無法施工,最終經過驗證,只能靠人工搭建爬梯,來完成右岸邊坡處理。

  6月12日,澎湃新聞記者在現場看到,工人們正在邊坡上進行收尾工作。站在圍堰壩頂,4級大風刮過,在工地上掀起一陣沙塵。高飛告訴澎湃新聞,圍堰攔截的區域,可以儲存將近8000萬方的水量。

  “2016年8月12日,葉爾羌河上遊就突然形成2000多個流量(立方米每秒)的洪水,由於阿爾塔什臨時圍堰發揮作用,形成一個小水庫,下泄流量只有1100多流量,大大減輕了下游的防洪任務。”高飛説,“去年要是沒有阿爾塔什工程截流修建的圍堰,喀什地區有400多萬人口,其中葉河流域將近200萬人口就要受災。主體大壩修建起來後,它在防洪方面發揮的作用將會更大。”

  高飛一邊介紹主體工程施工情況,一邊強調,這項工程的質量控制非常嚴格,水利部建築質量安全與監督總站在施工現場專設兩人負責日常的質量檢查,“開工到現在沒有發生一起安全質量事故。”

   

  新疆莎車縣,在建中的阿爾塔什水利樞紐工程。

  目前,主體大壩已填築1715米高程,按計劃,今年大壩土石方工程基本可以完工,為明年進入混凝土階段的施工打下基礎。

  從高處俯瞰,正在作業的機械設備在高壩上面顯得十分渺小,來自全國各地的施工團隊正在驕陽下緊張施工。阿力馬斯的兒子也在工地裏工作,每月有過萬元的收入。

  “國家為我們南疆的少數民族幹了不少事情,電站、水庫、農業全都在幫我們,現在就算下雨,白天也好,晚上也好,我們也不擔心房子被沖毀、羊沖走了,因為水已經控制了,水再也不會沖走我們的地了。”説起這些,阿力馬斯很激動。

  他説,“我們這裡以前到莎車縣城,騎著毛驢翻山越嶺要走三天三夜,我爸爸活了94歲,我媽媽活了62歲,他們一輩子呆在這個地方,沒去過莎車縣城,如今,阿爾塔什工程建設也改善了基礎設施,交通也方便了,像我每個月最少要去莎車(縣)幾趟。”

責編:李珊珊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