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2017年專題報道--砥礪奮進水惠民生--媒體關注
澎湃新聞:昆明滇池補水3年:珍稀鳥類開始回歸
  2017-09-28 14:31  

  天氣轉熱,昆明滇池海東濕地公園裏,一些光膀黝黑的年輕人,撲通一聲扎進水裏,瞬間遊出老遠。

  滇池之所以能夠擺脫長期以來的污染困擾,牛欄江-滇池補水這一工程功不可沒。

  在距離滇池170多公里的曲靖市牛欄江德澤水庫,一條直徑4米的引水隧洞,以23立方米/秒的流速,日夜不息地將這裡的優質生態水送入滇池。被置換掉的滇池污水,則通過西園隧洞入沙河,最後匯入金沙江。

  牛欄江-滇池補水治污工程提水泵站的功率、揚程等綜合指標在亞洲遙遙領先,被業內稱為“亞洲第一泵”。德澤水庫大壩自運行以來,經歷兩次地震考驗,關鍵指標遠優於行業或設計要求。

  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于2013年底投入運行,截至目前已為滇池補水近20億立方米,比一個滇池的水容量(15.7億立方米)還多。

  外地生態水不斷注入滇池的同時,滇池自身水質也明顯改善。2013年底以來,過去頻發的藍藻再未大面積爆發過;滇池外海主要污染因子監測值均呈下降趨勢,氨氮、總磷濃度下降明顯。

  雲南調水中心調水二處副處長胡清順告訴澎湃新聞(wwww.thepaper.cn),按照目標計劃,到2020年,滇池外海水質要達到Ⅴ類。從工程目前的運行情況看,已經接近完成這一目標。

  此外,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還是昆明市的備用水源,2014至2016年累計向昆明城市應急供水1.15億m3,結束多年來昆明市限時供水的狀況。

  2014年,昆明大旱,進入6月份,昆明主要的供水點雲龍水庫已所剩無幾,昆明飲水告急。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派上了用場,斷斷續續向昆明供水3750萬立方米,相當於昆明一個多月用水量。“如果沒有這個工程,當時還真不知道如何渡過難關。”胡清順説。

  胡清順介紹,從遠期看,隨著經濟發展的需要,該工程還將承擔向曲靖市供水的任務。

  2017年6月12日,雲南曲靖市沾益區,航拍德澤水庫。 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朱偉輝 圖

  “滇池清則昆明興”

  作為中國六大淡水湖泊之一,滇池在雲南省經濟發展中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它曾是昆明人的水源地,如今四五十歲的昆明人都記得,小時候的滇池清如眼眸,吃水直接取自滇池,根本不需要凈化。

  隨著經濟的發展,填湖造地和周邊不斷冒出的工廠,這顆“高原上的明珠”逐漸失去了往日的光澤。

  2000年以後,呼籲治理滇池的聲音開始引起政府的主意。在昆明,一直流傳著“滇池清則昆明興,昆明興則雲南興”的説法。

  雲南水投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有限公司(下稱牛欄江滇池補水公司)副總經理付永春介紹,在官方的規劃中,要從根本上改善滇池水質,“環湖截污是根本,外流域調水是關鍵”,兩者同步推進,相輔相成。

  付永春説,在確定從何處調水的問題上,雲南曾考慮過三個方案,分別是從金沙江烏東德、南盤江柴石灘和曲靖牛欄江取水。經過調研,發現從金沙江調水距離太遠,而南盤江的水質與要求尚有差距,最後圈定了牛欄江。

  牛欄江是金沙江右岸較大的一級支流,發源於昆明市官渡區小哨境內。專家組調研認為,牛欄江幹流雲貴界河以上河段落差大,水資源豐富,水質良好,是作為滇池補水工程的最優選項。

  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控制性實驗場地工程于2008年底開工建設。經過4年多的艱苦努力,水源工程德澤水庫于2012年9月18日下閘蓄水,2013年12月28日工程正式建成並投入運行。工程運行至今,沒有發生一般以上安全事故。

  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從德澤水庫取水,經幹河泵站提升,至輸水渠道注入盤龍江,最後匯入滇池。

  如要滇池清,源頭的水質安全至關重要。

  付永春提供的數據顯示,幹河泵站取水口和輸水末端的監測表明,2014—2016年工程供水年均水質為Ⅱ類,達到工程調水水質目標要求。在完成的72站次監測中,水質達標率100%。

  2017年6月11日,雲南昆明,航拍昆明瀑佈公園段的盤龍江。

  經歷兩次地震後大壩運行依然良好

  6月12日,澎湃新聞記者來到曲靖市沾益縣德澤鄉,這裡是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的水源點——德澤水庫所在地。

  枯水期的德澤水庫,大壩裸露出厚實的體格,牢牢將牛欄江截住,強勁有力。

  德澤水庫大壩為混凝土面板堆石壩類型,最大壩高142.4米,壩頂長386.9米、壩頂寬12米。

  水庫樞紐由大壩、溢洪道、導流泄洪隧洞、發電放空隧洞、壩後電站組成。水庫正常蓄水位為1790米,設計洪水位為1791.49米,總庫容為4.48億立方米。

  雖然總庫容無法跟大型電站相比,但在引水工程領域,這樣的規模並不多見。站在壩頂向上遊壩坡望去,巨大的蓄水量讓人眩暈。

  德澤水庫大壩填築量520萬立方米,從2010年3月開始填築,用了20個月完工。2012年9月18日,德澤水庫順利下閘蓄水;2013年10月30日,德澤水庫蓄水至正常蓄水位1790米,相應庫容4.16億立方米;2013年12月6日,德澤壩後電站通過啟動驗收,實現並網發電。

  付永春跟進了大壩建設的整個過程。他説,工期的高效並沒有讓質量打折,從大壩運行的這幾年看,幾個關鍵指標都遠遠優於設計或行業標準。

  他介紹,運行四年多來,大壩沉降量為1.25米,為壩高的0.9%,低於常規要求的1.0-1.5%。 另一個關鍵指標是滲水量,設計要求的滲水量為45升/秒,通過這幾年運行監測,大壩平均滲水量僅為27升/秒,且遠低於國內同級別大壩允許滲水量330升/秒的標準。

  比這些指標更直觀的是,大壩在兩次地震中的表現。

  2017年6月12日,雲南曲靖市沾益區,德澤水庫。

  2014年8月3日,雲南昭通市魯甸縣發生6.5級地震時,距離震中120多公里的德澤水庫大壩觀測儀器—強震儀也監測到了地震波信息。

  地震後對大壩進行巡視檢查,發現無異常,各水工建築物運行正常,經受住了考驗。

  地震發生時正值主汛期,大壩不僅安然度過地震,還順利為下游地震災區攔截洪水5600萬立方米,為下游災區紅石岩堰塞湖應急搶險做出了重大貢獻。

  2015年3月9日,距離德澤水庫只有60公里的嵩明縣小街鄉又發生4.5級地震,大壩同樣也順利經受住了考驗。

  高質量背後有著常人看不見的付出。

  付永春説,為了減少填築壩體的自然沉降量,壩體填築中嚴格施工工藝,採用大型機械設備,確保壩體每層石料填築質量均達到或超過設計標準。

  為了減少大壩面板混凝土裂縫,保證面板混凝土質量,施工中採用了很多辦法,例如為降低混凝土的入倉溫度問題,甚至從40多公里外的宣威市運來冰塊,作為降溫使用。夏季白天氣溫高,只能夜間施工。由於工期緊,工人們往往通宵作業。

  “一天抽掉一台寶馬車”

  除起點的德澤水庫外,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的另外兩大組成部分是,最大揚程為233米的大型地下泵站和總長為115.85公里的輸水線路。

  從德澤水庫引來的水,需要經過泵站提升到一定高度,從出水池進入輸水線路,經輸水線路流入盤龍江,由盤龍江穿過昆明市主城區最後進入滇池。

  2017年6月12日,雲南曲靖市德澤鄉,幹河泵站。

  幹河泵站位於曲靖市會澤縣田壩鄉和昆明市尋甸縣河口鄉交界的幹河村附近,採取單級單吸提水方式一級提水,安裝4台機組,水泵單機功率22.5MW(兆瓦),總裝機90MW,設計揚程(水泵能夠揚水的高度,是泵的重要性能參數)221.2米,最大提水揚程233.3米。

  牛欄江—滇池補水公司高級工程師高昌俊告訴澎湃新聞,從功率、總裝機量和揚程等指標綜合來看,幹河泵站在亞洲尚找不到第二家,也因此這裡被稱為“亞洲第一泵”。

  高昌俊説,當初根據工程需要設計了相應的裝機容量等指標,經過招標由哈爾濱一家機電公司參與研發,等到水泵生産出來後,才知道在亞洲“獨一無二”。

  從幹河泵站地面副廠房乘坐電梯,不到1分鐘即可到達地下110米深主廠房,這裡倣若另一個世界。濕冷的水氣撲面而來,三台水泵(3台運轉1台備用)發出的巨大的聲響,讓人的耳膜有刺痛之感。

  高昌俊説,除了每年一個月大檢修期,水泵都在日夜不息地運轉,工人們常年也都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

  3台水泵以23立方米/秒的設計流量,源源不斷地將從德澤水庫引來的生態水,提高200多米到達地面出水池,然後進入輸水線路,接著跋涉115.85公里後匯入盤龍江,最終流入滇池。

  2017年6月13日,雲南昆明嵩陽縣,輸水線路渡槽。

  在整個工程中,輸水線路是難度最大的一項。總長115.85公里的輸水線路,主要由隧洞、箱涵及明渠、倒虹吸、渡槽等組成,其中隧洞有10條,長104.52公里,佔線路總長的90.23%,最長隧洞——大五山隧洞長達36.04公里。

  由於隧道較長,碰到的各種地層較多,地下水文地質條件複雜,加之施工供電推進異常艱難,對工程進度是極大考驗。

  牛欄江滇池補水公司輸水線路管理部經理龔熙橋介紹,施工之前的地質勘測數據顯示,輸水線路隧洞中,Ⅲ級圍岩佔據50%,Ⅳ級和Ⅴ分別佔20%。

  按照隧道設計規範,圍岩級別越高,岩層越不穩定。Ⅲ級圍岩側壁基本穩定,爆破震動過大易坍塌,而Ⅴ級圍岩處理不當就會出現大坍塌。

  但在施工過程中才發現,水文地質條件的複雜程度遠超預判。僅Ⅴ級圍岩就佔60%以上,稍穩定的Ⅲ級圍岩只佔10%。與此相伴的是,隧洞中突泥(大量泥沙涌入井巷所造成的災害)、涌水和涌沙情況頻發,給施工帶來了極大挑戰。

  最嚴重的一次涌水現象發生後,由於涌水量太大工程只能暫停,數臺抽水機日夜不停地作業,隧洞中的水依然不見有下降的跡象。

  抽水成本太大,有人當時感慨,“一天就抽掉了一輛寶馬車”。連續抽了一個多月後,隧道中的水依然未排幹,最後只能請來相關專家,找到出水口“對症下藥”才止住涌水。

  輸水線路工程11個標段于2010年上半年全面開工,2013年12月8日,隧洞混凝土澆築全部完成,倒虹吸壓力鋼管安裝、渡槽混凝土澆築施工全部完成,具備通水條件。

  2017年6月13日,雲南昆明嵩陽縣,輸水線路倒虹渠。

  珍稀鳥類們回歸滇池

  為了改變重建設輕運行的狀態,工程建設初期,就成立了牛欄江滇池補水公司,負責工程日常運營管理和執行調水方案,對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入湖通道、滇池水位調度、滇池出流、水環境及水動力和水質監測等進行研究。

  工程至今已運行3年多時間,源源不斷的生態水補給,讓滇池水質有了較明顯改善。

  以往每年進入7月,是季節性藍藻爆發期,大量藍藻將湖面染成綠漆,空氣中彌散著惡臭的氣味,但自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投入運行以來,大面積的藍藻爆發再未出現過。

  2017年6月9日,雲南昆明,航拍昆明瀑佈公園。

  牛欄江滇池補水公司提供的一份數據顯示,對工程運行前後滇池外海的氨氮、總氮、高錳酸鹽指數、總磷等4項主要污染因子,採用豐水期(5—10月)均值、枯水期(11月—次年4月)均值和多年平均值等特徵值進行分析,結果表明,工程運行後滇池外海主要污染因子監測值均呈下降趨勢,氨氮、總磷濃度下降明顯。

  2017年6月11日,雲南昆明瀑佈公園。

  其中氨氮多年平均值從工程運行前的0.587mg/L下降到0.292mg/L,單項水質類別從Ⅲ類上升為Ⅱ類;總磷多年平均值從工程運行前的0.110mg/L下降到0.059mg/L,單項水質類別從Ⅴ類上升為Ⅳ類;高錳酸鹽指數多年平均值從工程運行前的10.17mg/L下降到7.18mg/L,單項水質類別從Ⅴ類上升為Ⅳ類;總氮多年平均值從工程運行前的2.19mg/L下降到1.54mg/L,單項水質類別從劣Ⅴ類上升為Ⅴ類。

  6月10日,在靠近滇池草海的昆明大觀樓公園,不少人在湖邊散步留影。

  年近70歲的市民王先生每過幾天都要這裡散步,他對滇池水質變化的感知明顯,“前幾年大老遠都能聞到惡臭,現在已經沒有味道了”。

  在滇池東岸的海東濕地公園裏,水質的改善已經在顏色上有所體現,過去綠漆般渾濁的湖水,如今變得透明了許多。今年以來,每到天氣晴好的時候,總有些市民來此遊玩戲水。“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一位市民説。

  50多歲的市民俞先生喜歡攝影,幾個月前他甚至在滇池附近的沼澤地,拍到了瀕臨滅絕的國家二級動物彩鹮,還有在昆明很少見到的長腳鷸。

  俞先生説,鳥類對環境變化的感知敏銳,這些珍稀鳥類們能夠回到滇池,説明這裡的環境比以前確實有改善。

責編:楊柳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