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2017年專題報道--砥礪奮進水惠民生--地方亮點
貫通江淮的夢想照進現實——引江濟淮工程側記
  2017-10-17 14:30  

貫通江淮的夢想照進現實

——引江濟淮工程側記

夏熱軒、李瑋

  2016年12月29日,八百里巢湖,煙波浩渺,水天一色。這個以形似鳥巢而得名的大湖,見證了一個歷史性的時刻。

  這一天,巢湖岸邊派河口樞紐工地上,召開了引江濟淮工程建設動員大會。國家發展改革委、水利部、交通運輸部、國家開發銀行等中央部委和安徽、河南兩省領導出席,各大媒體的記者們調用長槍短炮,記錄著這裡一幕幕激動人心的鏡頭。

  隨著安徽省委書記李錦斌一聲令下,一個歷經幾十年勘測、規劃和論證的重大水利工程,從紙上規劃藍圖的夢想走向了開工建設的現實。

  巢湖岸邊的聲聲浪濤,施工單位代表的集體宣誓,工地上挖掘機的轟鳴聲,合奏成一支嘹亮的交響曲,標誌著長達六年的建設序幕徐徐大開。

  開工大會之後的第十天,安徽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七次會議開幕。李國英省長代表安徽省人民政府,向大會報告政府工作:“基礎設施建設實現重大突破。引江濟淮工程開工建設,貫通江淮的夢想照進現實”。

  她,連接兩大江河。長江自青藏高原奔流而來,流經安徽段416千米。淮河自桐柏山滾滾東流直下,流經安徽段430千米。引江濟淮工程,就猶如一支巨大的水筆,連接這兩條著名的大江大河,穿越長江經濟帶、合肥經濟圈、中原經濟區三大發展戰略區,潤澤皖豫兩省,輻射中原大地,工程建設意義堪比京杭大運河。

  她,備受各界關注。自工程規劃設想提出以來,歷經五十餘年,經濟社會發生翻天覆地變化,但安徽省對工程規劃建設,始終未改初心。黨和國家領導人多次來安徽視察,聽取工程相關彙報,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國家發展改革委、水利部來安徽進行過專題調研。歷屆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察看引水線路,組織研究會商,省領導多次赴國家部委銜接,研究推進前期工作。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格外關注,歷次會議均有聯名建議和代表團提案,積極呼籲中央和安徽省推進工程實施。

  她,投資體量巨大。可研階段工程估算總投資913億元,是國內基礎設施領域的標誌性重大工程。在水利業界,這是繼三峽工程、南水北調等重大項目之後,當代最具綜合性和戰略性的水資源配置工程。按新世紀以來的基礎工程同比,投資相當於青藏鐵路二期工程投資的兩倍還要多,約可建設39個鳥巢體育館。

  她,技術線路複雜。輸水線路總長723公里,既要保證城鄉供水,還要發展江淮航運、改善淮河水生態環境。具體到工程建設上,江淮分水嶺段切嶺工程處理,水質如何保障,面臨著一系列技術難題。隨著生態文明理念的深入和群眾利益的導向,環境影響評價、移民風險以及社會穩定問題不容忽視,亦需要妥善安排解決。

  她,終將熠熠生輝。在推進引江濟淮工程建設的過程中,工程名稱幾經變換,但三代水利人矢志不渝、接力推動,歷經時間沉澱,最終破繭成蝶,迎來了正式開工的莊嚴時刻,引江濟淮工程補短板、增後勁,強基礎、利長遠,促發展、惠民生的巨大經濟和社會效益將不斷呈現。

  堅韌的夢想

  夢想,從歷史深處走來。

  早在1800多年前,曹操為攻打東吳而南運糧草,命令將士開鑿江淮分水嶺,以溝通東淝河和南淝河。因為地質複雜、工程浩大,工程歷經數年被迫中斷。當年留下約7公里古運河遺跡,至今曆歷可辨。這是古人關於江淮溝通的夢想,也是當代引江濟淮的雛形。

  翻開中國的版圖,在安徽這片狀若心臟的熱土上,長江、淮河兩條大河橫跨安徽省境,巢湖猶如一顆璀璨明珠鑲嵌其中,構成了江淮大地如詩如畫的山水版圖,也孕育了博大精深的徽文化和淮河文化。

  翻動時光的記憶,自古以來,長江和淮河就以滔滔流水哺育了江淮兒女,也因隨之而來的洪旱災害,在這片大地上留下了更為複雜的情感和記憶。

  因為特殊的地理位置,複雜的氣象條件,使得淮河水資源分佈極不均衡。在雨季集中的7、8月份,降雨量約佔全年降水的70%-80%。而汛期之後,淮河流域水資源又極為短缺,人均水資源佔有量不足全國平均水平的1/4。僅靠節約用水和挖掘當地水資源潛力,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缺水問題。

  新中國成立以來,連續兩年大旱年份多次出現,旱災損失極為嚴重。特別是1958年至1959年,淮河流域連續大旱,烈日炎炎,赤地千里,千萬畝農作物減産甚至絕收。在靠天吃飯的年代,尤其在皖北缺水地區,水成了糧食收成重中之重的因素。

  缺水—少糧—貧困,這些一環扣一環的問題擺在現實,直指問題源頭。上承古代溝通江淮的夢想,下接缺水少糧的現狀,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引江淮工程開啟了世紀之夢的源點。

  從水資源戰略配置格局上看,解決時間分佈不均的主要手段是修建水庫等蓄水工程,解決空間分佈不均的主要手段是跨流域或跨區域調水。而沿淮淮北地區地處平原,缺少新建大型水庫的地理條件。唯有建設跨流域、跨區域調水工程,才能滿足淮河流域經濟社會發展對水資源的需求。

  安徽省水資源南多北少的分佈狀況,使得水利專家們把目光投向了長江。這條中國水量最豐富的河流,年均水資源總量約9000億立方米,約佔全國河流徑流總量的36%。

  從水量豐沛的長江,引調一定的過境水,向淮河中游地區進行跨流域補水,解決沿淮淮北地區水資源短缺尤其是枯水年份缺水問題。這個設計思想,猶如一道耀眼的光芒,照亮了茫茫暗夜。它又像一星閃爍的火種,吸引幾代水利人投身其中,立志奮鬥,讓星星之火綻放異彩。

  執著的前行

  上世紀50年代規劃設想提出以來,國家有關部門和安徽省開展了大量的前期研究工作,形成了一批重要的研究成果,對工程的認識和研究不斷深入。

  因為歷史原因,規劃曾一度沉寂,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加快,思想解放的逐步深入,中央和地方財政實力的不斷增強,工程規劃又幾次曙光再現。

  每一次在曲折中前行腳步,都匯聚成了一種堅定的信念,一份執著的堅毅。

  工程名稱曾稱江淮運河,又稱江淮溝通,最終定為引江濟淮。每次名稱變換,都對應著不同的發展階段和認知水平。

  在遭遇自然災害的特殊年份,如1978年至1979年大旱、1994年至1995年大旱,有識之士和有關方面格外關注引江濟淮工程。而大旱過後,連續是風調雨順的年份,因為資金和技術等種種因素,聲音又漸漸沉了下去。

  沉靜不代表沉沒,厚積薄發中依然有一股力量慢慢生長。承擔規劃任務的安徽省水利水電勘測設計院,在缺少研究經費的情況下,幾十年如一日,長期跟蹤國內外重大調水工程動態,收集沿線各類資料,盡力開展探索性研究。

  歷史的車輪不斷向前。那些執著的追求,艱難的探索,匯聚成滾滾的洪流,推動著項目一步步前行。

  進入新世紀以來,在改革發展振奮人心的輝煌成就中,以前囿于財力、物力等因素,規劃圖紙上的水利工程,開啟了大規模建設的新跨越。隨著安徽省長江幹堤除險加固工程完成、14項治淮骨幹工程陸續建成,一批重大水利工程建設漸次走向了歷史舞臺。

  引江濟淮工程先後納入國務院批復的《長江流域綜合規劃》《淮河流域綜合規劃》《全國水資源綜合規劃》等重要基礎規劃,隨著規劃依據的支撐,何時建設則成為全省關注的焦點。

  2011年,中央印發一號文件,水利改革發展迎來了新的春天。文件明確指出:必須下決心加快水利發展,切實增強水利支撐保障能力,實現水資源可持續利用。

  在國家重視支持下,在安徽省積極呼籲下,在群眾的熱烈期盼下,工程被提上重要議事日程,規劃目標更加清晰準確,規劃理念日臻成熟。

  從項目建議書,再到可行性研究報告,再到總體初步設計,安徽省水利廳牽頭,會同省發展改革、交通運輸、環境保護等部門,一步一個腳印,一步一個目標,齊心協力把前期工作推向了新的階段。

  2014年3月,引江濟淮工程項目建議書階段工作正式啟動。

  2014年9月,水利部組織審查引江濟淮工程項目建議書。

  2015年3月,國務院正式批復引江濟淮工程項目建議書。

  2015年8月,安徽省水利廳、河南省水利廳、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員會聯合上報引江濟淮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

  2015年5月,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集中力量建設172項節水供水重大工程,引江濟淮名列其中。

  2016年12月,國務院批准引江濟淮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

  在長達幾十年的研究論證過程中,隨著不同時期社會經濟情況和國家政策導向,引江濟淮主要目標幾經調整。隨著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淮北地區水資源短缺、地下水超採等問題突出,巢湖、淮河水質污染狀況嚴重,引江濟淮工程供水目標逐步確定。

  ——保障城鄉供水。供水範圍涉及安徽、河南兩省15個市55個縣區,規劃人口5117萬人,其中安徽13市46個縣區,供水人口4131萬人;河南週口、商丘2市9個縣區,供水人口986萬人。

  ——發展江淮航運。工程建成後,將結束淮河中游與長江中下游水運不暢的歷史,構建淮河水系第二入江通道,並與正在建設的沙潁河、合裕線、蕪申運河航道,共同形成國家第二條綿延千公里的南北大運河,與古老的京杭大運河平行。

  ——實施農業灌溉補水。通過保障工業用水,進而改善輸水沿線農業灌溉補水條件,退還被長期擠佔的農業灌溉用水,讓江淮大地稻麥飄香,讓國家糧食安全戰略更有保障。

  ——改善巢湖和淮河環境。巢湖和淮河是國家重點治理的“三河”和“三湖”。依託引江濟淮工程佈局,一方面,促進巢湖水環境改善,讓巢湖這顆璀璨的明珠,重新煥發奪目的光彩;另一方面,維護淮河河道生態基流,抑制淮北中深層地下水超採,改善生態環境用水條件。

  歷經半個多世紀論證和研究,引江濟淮工程終於趕上中國跨越發展的時代大潮,開工建設恰逢天時、地利、人和。

  跨越的勇氣

  兩院院士、國務院三峽樞紐工程質量檢查專家組組長潘家錚有句話流傳甚廣:“對三峽工程貢獻最大的是那些反對者”。正是疑問甚至是質問,才使工程方案一次比一次更加科學完整。

  這個理念同樣適用於引江濟淮工程。從事工程規劃設計的專家們,以問題為導向,不回避矛盾、不懼怕挑戰,把“獻身、負責、求實”的水利行業精神發揚到了極致。

  引江濟淮這一跨流域調水工程,本身就是生態保護的最好實踐。而在具體謀劃和推進中,針對可能引發的生態環境問題,設計者們在初始規劃階段,就樹立了生態優先的理念,一改以往工程建設後再施行補救的方式,明確了工程建設與主動保護實施模式,最大程度減少工程的環境的不利影響。

  2014年12月,引江濟淮工程首次環評公示。2015年10月,進行二次環評公示。620頁的環境影響報告書,將工程規劃、環境影響等細節全盤展現,公開徵求社會公眾的意見和建議。

  有人質疑,引江濟淮工程從長江調水,是否會減少長江下游用水量。而水文監測數據表明,工程每年引入30多億立方米的調水量後,僅佔長江銅陵大通水文站多年平均徑流的0.4%左右,安徽省用水總量仍然在國家分配的控制指標之內。而在大通水文站流量降至10000立方米每秒時則停止引江,以保障下游生態基流。

  巢湖西部湖區水體對入淮水質的影響,是輸水安全的關鍵所在。工程利用西兆河和菜子湖兩條線路調引江水,避開污染水體的干擾。更為關鍵的是,針對水質變化情況,工程採用了靈活的調水線路。當巢湖水質好的時候,江水和巢湖水體進行一定的交換;如果水質達不到要求,則江水不經過巢湖,直接翻過江淮分水嶺直至匯入淮河。再配合沿線治污、避污、導污、控污、截污等措施,可力保一江清水北上入淮。

  移民安置歷來是水利工程尤其是重大工程建設的關鍵。移民搬遷採取集中安置為主、分散安置為輔的方式。沿線的5個集中安置點,全部進行了典型設計,妥善解決了水、電、路等問題,保障移民移得出、穩得住、能發展。

  為了保護珍稀瀕危動物,例如冬天鶴類將在長江兩岸及湖泊群的濕地棲息覓食,引江濟淮工程對方案進行了調整,專門安排資金,用於西移航道、控制水位,以降低噪音、保證濕地面積不減少,為候鳥留下一方樂土。除為候鳥讓路外,工程還為魚類洄遊而增設魚道,增設過魚設施,盡力維護生態平衡。

  在引江濟淮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階段,主報告及近百個技術專題就數易其稿,歷經了上百次討論、審查和評估,凝聚了千余名水利、航運、環保、生態、移民、經濟、管理等方面專家的心血和智慧。

  進入初步設計階段以後,因工程涉及水利、交通、環保、鐵路等多個行業,安徽省水利水電勘測設計院聯合中水淮河工程公司設計院、安徽省交通勘察設計院、長江勘測設計院、中鐵四院等多家單位,組成項目設計聯合體,共同精心優化設計,打造世紀工程。

  來自不同行業的30余家規劃設計單位,匯集了國內頂尖的水利、交通、環保、鐵路等領域專家,大家集中封閉辦公,加班加點忘我工作。設計者們一趟趟北上赴京,銜接彙報,接受審查;一次次踏勘線路,比選方案,觀察試驗;一次次挑燈夜戰,測繪演算,修改完善;一次次匯總集成,綜合分析,爭論討論……他們以高度負責和精益求精的科學態度,把信念鐫刻在江淮大地上,把忠誠融入在江河之水中。

  世紀的榮光

  2017年8月底,從中央部委傳來消息,引江濟淮工程即將獲得水利部關於初步設計的批復,工程全面進入建設階段。

  經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安徽省引江濟淮集團有限公司在工商部門註冊登記,具體負責投資、建設、管理、運營引江濟淮工程。

  在未來長達六年的工期裏,工程將建設鳳凰頸、樅陽、兆河、廬江、白山、派河、蜀山和東淝河共八大樞紐,配合現有河道、疏浚擴挖、鋪設管道等方式,再加上25個梯級泵站,逐步提升抬引江水,一路送到皖北直至河南。

  引水線路將穿越已建的寧西、滬蓉、合九鐵路,對鐵路進行改線或改造。全線還將新建或改建跨河橋梁145座,其中特大橋24座、鐵路橋4座,沿線還有各種渠係交叉建築物391座。

  在江淮分水嶺嶺脊,還將建設標誌性單項工程——淠河總幹渠特大型渡槽,這也是擬建的世界上最大的渡槽,兼有輸水和通航功能,讓淠河水和引江濟淮水各行其道。

  百年大計、質量第一。這個安徽有史以來最大的水利工程,將要克服一系列重大技術難題,引領全省水利建設和水利科技邁上新的高度。

  落筆之時,正值夏末秋初。巢湖波光粼粼、白帆點點,岸邊派河口樞紐工地上,正是一派緊張有序的建設景象。展望工程建設,凝結了安徽水利人智慧、信念和勇氣的引江濟淮工程,必以造福今人、澤被子孫的韆鞦功業而載入史冊!

責編:李珊珊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