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2017年專題報道--砥礪奮進水惠民生--地方亮點
河北水資源稅改革的“加減乘除”
  2017-09-28 16:56  

  河北水資源稅改革的“加減乘除”

  孔更輝

  2017年8月1日上午8點,河北省元氏縣水務局。任新樓一上班就打開電腦,登錄“河北省水資源稅取用水信息管理系統”,屏幕上7月份全縣各大企業的用水量一目了然。

  “稅改前可沒這麼輕鬆,總是上班前就趕到廠子門口堵老闆,為徵收水資源費的事磨薄了車輪子、磨破了嘴皮子;現在的用水數據通過網絡傳到水務局和地稅局,點點電腦或手機就能把水資源稅徵繳入庫。”作為縣水資源管理辦公室主任,一談起水資源稅改革,任新樓臉上就洋溢出滿滿的“獲得感”。

  水資源稅改革,是中央為深化財稅體制創新、促進水資源可持續利用和經濟發展方式轉變而部署的一項重要改革任務,2016年7月1日在河北率先啟動。一年多來,省水利廳發揮主力軍作用,與財政、地稅等部門通力合作,靈活運用“加減乘除”多項措施,推動了一場政府從“上門收費”到“上網徵稅”,企業從“粗放用水”到“主動節水”的深刻變革。

  “加”強取水管理

  開徵水資源稅,及時、準確掌握“誰在取水”和“取了多少水”是前提條件和首要任務。

  過去,水資源費作為非稅收入,水利部門“單打獨鬥”,徵收強制性較弱,使得企業用水繳費意識不強,抵觸情緒較重,有的偷調水錶,逃費漏費;有的不計水量,按年包費;有的擅自取水,私打“黑井”。還有的地方政府為招商引資,隨意出臺減免水資源費的土政策;有的市縣不按比例和時限上繳,坐收坐支。

  規範取水計量是稅改的“第一粒扣子”,為把詳實的取用水底賬提供給地稅部門,省水利廳在水資源稅改革的第一天就策劃打響了取水計量“零點行動”,全省各級水利部門會同地稅、公安等部門聯合行動,對各類用水企業開展拉網式排查,發現未辦理取水許可的“黑井”或未安裝正規水錶的取水設施,責令在規定時間內改正。逾期未改正的,按最大取水能力徵繳水資源稅。

  “稅收的剛性作用,使得用水戶紛紛主動接受水資源管理。稅改以來,全省共補辦取水許可證4300余套,許可水量3.8億立方米。年取水量1萬立方米以上的2438家和年取水量10萬立方米以上的1188家非農取用水戶安裝了在線計量監控設備。”河北省水利廳稅改辦常務副主任王英虎介紹説。

  依照“水利核準、企業申報、地稅徵收、聯合監管、信息共享”管理模式,水利部門共向地稅部門移交非農取用水戶信息1.5萬戶,並逐月提供取用水量,費稅轉換無縫對接、平穩過渡。隨著制度的進一步嚴格,漏徵、少徵、拖欠等問題得到根治,稅改1年來共徵收水資源稅18億元,比2015年水資源費增收近1倍。

  “減”少辦稅奔波

  當今時代是“萬物皆互聯、萬事網上辦”的時代,讓水資源稅徵管也插上信息化的翅膀,是改革者孜孜不倦的追求。

  稅改中,既有剛性執法,又有柔性服務。為了讓企業歇歇腳,免去在水利和地稅等部門之間奔波之苦,省水利廳主持開發了“河北省水資源稅取用水信息管理系統”。稅改後的第二個月,系統即上線運行,涵蓋了取水許可證臺賬管理、水量核定錄入、數據查詢、統計分析報表、在線打印水量核定書等水資源稅徵管的各個環節。一年後,又對系統全面升級,發佈了2.0版本,細分為水利、納稅人和地稅三種客戶端,還開發了手機APP。

  在水利端,可以遠程實時監控用水情況,查看系統自動匯總的每月用水量,生成水量核定書發送到納稅人端和稅務端。

  在納稅人端,可以查看水利部門發來的水量核定書,如有異議,可向水利部門申請復核;待確認水量核定書後,按地稅部門納稅通知,在網上就可辦理繳稅業務。

  在稅務端,每月初收到水利核準、企業確認的水量核定書後,系統就能自動計算應繳稅額,並向企業發送催報催繳短信;企業繳稅後,將徵稅信息回傳到系統,實現各方信息共享。

  為提高水資源稅改革的公開透明,還設置了專門網站,公開業務辦理流程,提供政策文件下載,交流市縣工作經驗,聽取群眾意見建議。

  河北誠信有限責任公司是元氏縣第一用水大戶,“現在應用水資源稅系統,確認水量、繳稅都在網上辦理,足不出戶就能完成水資源稅繳納,既省時間又省人力。”副經理智群申對網上辦稅已得心應手。

  “乘”勢拓源壓採

  水資源“費”改“稅”,收稅只是手段,節水才是目的。

  河北是資源型缺水省份,地表水嚴重不足,經濟發展被迫大量開采地下水,造成了多個地下水漏斗。近年來,隨著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通水和地下水超採綜合治理的實施,為企業轉變用水方式提供了條件,但企業節水的積極性尚未充分調動起來,免費或低價抽取地下水的惰性還在延續。

  為倒逼企業換水關井,河北的水資源稅設計了“五高五低”差別稅率,即:地下水高、地表水低,嚴重超採區高、一般超採區低,計劃外用水高、計劃內用水低,特種行業高、一般行業低,工商企業高、農業生活低。對於取用地表水的企業而言,繳納的水資源“稅”與“費”前後基本不變,而對於取用地下水的企業而言,“稅”比“費”成倍增加。

  在經濟杠桿的作用下,一些企業不再“淡定”,在調整用水結構、提高用水效率方面“八仙過海”,引江水、水庫水、海水、中水紛紛成為“搶手貨”。全省128座水廠切換了引江水,邢臺市還興建了向興泰電廠、邢臺鋼廠等企業的江水直供工程;河鋼集團唐鋼公司在行業內率先實現工業水源全部取自城市中水,享受到了免徵水資源稅的優惠政策,年少繳水資源稅3000多萬元,年節約新水1460萬立方米;唐山市三友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將淡水涼水塔改造為海水涼水塔,地下水用量比重從改革前的60%下降到當前的8.7%;保定市東京都高爾夫俱樂部同時採取了污水回收利用、雨水回收、改種抗旱草種、合理規劃澆水時間等多項節水措施……

  王英虎拿出2015年和2016年的《河北省水資源公報》作比較:“全省2016年地下水取用水量佔總用水量的比例由2015年的71%降至68%,萬元工業增加值用水量較上年降低7%。另據第三方機構問卷調查,526家企業中,已調整或有意向調整用水結構、減少地下水使用的有329家,佔比達62.55%。”

  “除”祛大地瘡疤

  一眼眼黑森森的機井,就像燕趙大地上的纍纍瘡疤。關停不必要的機井,讓地下水休養生息,是河北水利人多年的夙願。

  在水資源稅改革倒逼大量工商企業棄井換水的同時,河北省政府還在2016年年底出臺了建立健全水價調整補償機制、鼓勵用足用好引江水、關停南水北調受水區自備井等多項配套政策,助推水資源稅改革,促進全省地下水生態修復。按照“應關盡關、先供水後關停,關管並重、能管控可應急”的原則,關井工作迅速鋪開,在2015年以前累計關停城市自備井近4000眼的基礎上,2016年當年關停1010眼,其中滄州市區自備井已全部關停。

  指著縣城地圖上的54個紅色圓圈,任新樓對關停自備井的成果如數家珍:“我們對自來水公司供水範圍內的小區、機關、企業、學校、醫院進行全面排查,對發現的自備井逐一封存,減少了地下水無序開採,縣城居民全部喝上了長江水。”

  作為機井數量和取水量大戶的農業領域,同樣開展了壓採封井行動。一方面,實施地下水超採綜合治理,2014-2016年共發展地表水置換地下水灌溉面積537萬畝,累計關停農業灌溉機井4190眼;另一方面,出臺《河北省地下水管理條例》,加強地下水取水管理,近3年來核減地下水開採量3000多萬方,300多個農業開發、國土整治和扶貧等項目取消了鑿井工程投資。

  為將農業用水也納入水資源稅管理,河北創造性地採取了“以電折水”的辦法,有效解決了農戶數量多、機井計量設施安裝率低等難題。目前已量測發佈了“以電折水”系數成果,待電力部門提供機井年度用電量後,即可推算出用水量,超過用水限額的部分就會被徵繳水資源稅。這樣,全省數量龐大的農用機井將被監控起來,取水不能再“任性”。

  “既要金山銀山,又要綠水青山。寧可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因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習近平總書記深刻剖析了發展經濟和保護環境之間的關係。而水資源稅改革,通過將“水”與石油、煤炭並列為資源稅徵收對象,提高社會對水資源價值的重視程度,正是落實總書記“兩山論”的生動實踐。試點一週年之際,圓滿通過了國家相關部委評估,河北的經驗將陸續在其他省份複製、推廣。面對水資源稅改革的顯著成效,省水利廳副廳長張寶全依然冷靜而堅定:“作為水資源稅改革的探路者,我們將繼續保持‘想改’的朝氣、‘敢改’的勇氣和‘善改’的銳氣,持續加強水資源管理工作,切實當好‘綠水青山’的守護者”。

責編:李珊珊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