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2017年專題報道--砥礪奮進水惠民生--地方亮點
這裡是“衡”水——華北漏斗區地下水超採綜合治理試點紀實
  2017-09-28 16:51  

  這裡是“衡”水

  ——華北漏斗區地下水超採綜合治理試點紀實

  趙學儒   高振龍   賈鵬飛

  這裡是衡水。

  六月的華北平原,廣袤無垠,熱浪席捲。枯黃的麥茬子,翹首天穹。綠色土豆、花生秧子,匍匐大地。樹陰下,渠水邊,涼意似有似無。若不用先進儀器“窺探”,誰知道腳下是個“鍋底”?!

  知道的人大吃一驚,前幾年這裡地下水埋深70米,需要打70米以上的井,才能抽出水來。更讓人吃驚,景縣劉智廟鎮八里莊一帶,深達120米。有人稱,這是世界最大最深的漏斗區。

  還有人不僅知道,且清清楚楚、憂心忡忡。

  謝東德、謝佔峰是冀縣門莊鄉東堤北村村主任、會計,都是上世紀老人。六十二歲的謝佔峰跟六十一歲的謝東德叫“爺爺”。幾年前,爺孫倆來到地頭,低低對話:“聽説地下水不能復生,這樣超採下去,將來咱的子孫喝什麼?”“沒有水了,哪還有子孫?!”

  更清清楚楚、憂心忡忡的,還有中央級別的領導。2014年,國家確定在河北開展地下水超採綜合治理試點,僅衡水市投資就達76億多元。水利、財政、農業、林業等部門聯合發力,衡水打響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大的治水戰役。

  幾年過去了,試點成效如何,經驗幾許?我從北京乘綠皮火車,到這裡,問“衡”水。

  衡水,一部水的變遷史

  這裡是衡水。

  我查閱有關資料得知,“衡水”是河流的名字,是當時穿越今冀州區境內漳水段的別稱,又名“橫漳”或“衡漳”。因漳水從西南入境後,不是東流入海,而是折向北流,然後入海,於是古人把這段漳河水稱為“衡水”。

  27日上午,請幾位退休的水利職工座談,他們説原來河路碼頭商賈雲集,河中千帆競發,船工號子嘹亮。搖一葉小舟,可從天津到衡水。可惜,此景遠去,河已乾枯。

  衡水,位於白洋淀上遊、九河下梢,曾河交織、水縱橫。南運河、滏陽河、清涼江、索瀘河、江河自西南向東北,蜿蜒斜穿全境,滹沱河、潴龍河則由西向東橫貫境北。老職工説,這裡曾掘地出水,水橫流。然而,已成追憶。

  叫“衡水”,水從來就沒有“衡”過。

  衡水屬黑龍港鹽鹼地區,有“近看水汪汪,遠看白茫茫”之説。因處九河下梢,汛洪一瀉而來,成一派汪洋,陸地可行船。資料記載,冀州是大禹治水始地,但大禹未完全“疏通”水患,倒是毛澤東主席號召“一定要根治海河”,數萬民工大會戰,減少了衡水的災害。至今,國家級的滹沱河北大堤和潴龍河千里堤,墨守衡水、天津及雄安新區的安瀾。

  然而,衡水人怕水多,又怕水少。

  上世紀50、60年代,上遊河上,陸續建了東武仕、岳城、朱莊、崗南、黃壁莊、西大洋、橫山嶺、王快、臨城等大型水庫,中型水庫更多,小型水庫難計其數。這些水庫充分發揮攔洪蓄水作用,也減少了對衡水的供給。

  那時,大小廣播喇叭裏、各種會場的上空,飄蕩著糧食“過黃河跨長江”的聲音,衡水開始打井澆地。“衡水地區打井指揮部”掛牌,掀起打井大會戰。井越打越多,衡水凸現7萬多眼井;井越打越深,從幾米、幾十米到幾百米。

  水,確是農業的命脈!

  “過黃河跨長江”,衡水的糧食産量標準分別是400斤、500斤,而現在無論小麥還是玉米,畝産都達到1200斤。7萬多眼井,支撐近800多萬畝地,生産70余億斤的糧食。作為國家糧食生産基地,地下水位卻大幅度下降。

  衡水市水務局地下水超採綜合治理辦公室負責人徐陽感嘆:“那是我們賴以生存的水資源!”

  他提供數字:衡水多年平均降雨量495毫米,年蒸發量卻高達1557毫米;多年平均水資源量6.13億立方米,人均佔有量只有148立方米,為河北省人均水平的48%,為全國人均水平的6.7%,為全球人均水平的2%。衡水,是嚴重的資源性、工程性缺水地區。

  他説:“衡水市多年平均用水量15億立方米以上,可供水量只有7億多立方米,每年至少超采地下水8億立方米。長期嚴重超採,形成面積4萬平方公里、最深處120米的‘冀棗衡’漏斗區。地面沉降,地下水質惡化,鹹淡水界面下移,地裂縫。”

  徐陽的父親叫徐少鈞,19歲進入衡水水務局,退休前是防汛抗旱辦公室主任,抗旱的主要任務就是組織打井。至於經他手打了多少眼井,他自己也説不清。很有意義的是,父親從前打井,兒子今天封井。徐陽要和他的同事,封掉8千多眼機井。

  其實,打井和封井,都是為一個“衡”字。

  “你問為什麼實施壓採工程?因為衡水的水資源供需已經失去了平衡,因為衡水的經濟社會發展超過了水資源的承載能力。壓採,勢在必行,時不我待!”衡水市水務局張彥軍局長對我説。

  “四替代”“五舉措”破繭成蝶

  這裡是衡水。

  中央十八大及十八屆三中全會,強調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利好消息,通過電視、網絡傳到這裡,他們感到“有河皆幹、有水皆污”的狀況將得到改變;

  2014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寫上了“開展華北地下水超採漏斗區綜合治理”的文字,他們感到這種改變越來越近,一個採補平衡的用水系統將形成;

  習近平總書記 “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那句話,他們感到就是對這裡説的。“要強化地下水保護與超採區治理,逐步實現地下水採補平衡”,話鋒直指衡水,“鍋底”問題將得到解決。

  河北省委決定,華北平原地下水超採問題,要用3至5年的時間解決。水利部、財政部、農業部、國土資源部、國家氣象局等部委,先後派人來衡水考察……

  2014年10月,河北省地下水超採綜合治理現場觀摩調度會暨國家四部部級聯席會在衡水召開……

  新中國成立以來,衡水最大的“餡餅”從天上“砸”了下來。

  三年壓採項目投資76億多元,這是前幾十年農村水利投資的總和,一個經濟總量倒數河北省前列的市區,還從未見過這麼多銀子。尤其是水務人,不知所措。資金怎樣花?工程怎樣佈局?在水利人才奇缺、任務十分繁重、時間異常緊急的情況下,怎樣完成任務?

  當時,有人感慨:説是壓采地下水,其實是壓我們,踩我們。正是有壓力才有動力,有困難才有辦法,有教訓才有經驗,水務人迎難而上,務實求真,大膽實踐,這個“硬骨頭”被他們啃了下來。

  在副市長辦公室裏,楊士坤説起“四替代”、“五舉措”,如數家珍。這是衡水市壓采地下水的“頂層設計”,也是經實踐證明的成功經驗。“四替代”就是地表水替代地下水,外來水替代本地水。淺層水替代深層水,低耗水作物替代高耗水作物;“五舉措”就是 “節、引、蓄、調、管”五措並舉。

  “節”,就是“節水”,把節水放到優先位置。以提高水利用效率為核心,大力發展節水灌溉和農藝節水技術,實現從渠首到田間“一條龍”節水。

  在衡水,噴灌的龍頭如天女散花,滴灌的水滴似無聲細雨,滋潤著乾渴的土地。而“一提一補”農業水價改革,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提”就是提高水價,“補”就是政府補貼。價格就是杠桿,“一提一補”“撬動”試點村節水率達21%,每畝年節水量可達40立方米。

  “引”就是“引水”。九河下梢,卻少有來水,衡水情何以堪!他們把外流域調水作為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最大限度引用外來水。近三年,衡水市從南水北調中線、黃河,衛運河,岳城、崗南、黃壁莊等水庫,引水10億多立方米。

  從2014至2016年,引外來水加之調結構、高效節水,形成壓採能力8億多立方米。儘管按照總超採量11億多立方米計算,仍有近3億立方米的超採量,項目區的群眾已嘗到了地表水灌溉水量大、灌水時間短、作物長勢好的甜頭。

  2016年6至7月,衡水湖喜迎黃河水,呈現歷史同期最高水位。至今,湖水浩渺,荷花綻放,水鳥嬉戲。

  “蓄”就是“蓄水”。以構建平時儲水、用時供水、澇時排暢、城鄉一體、循環貫通水網體系為目標,著力建設調蓄工程。一些多年的河道“腸梗阻”被打通了,一些多年的“死塘”復活了,全市蓄水量達到2億多立方米。

  “調”就是“調結構”。調整種植結構,壓減高耗水小麥種植面積。衡水市每年調出小麥在20億斤,相當於每年從衡水調走4—5億立方米淡水。壓減小麥種植面積、擴大林業種植面積,是壓採的有效措施之一。已經壓減小麥種植面積157萬畝次,擴大林業種植面積21萬畝。

  “管”就是“管理”。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創新水利工程管理體制機制。他們吸引社會資本參與壓採項目建管護工作,解決工程運行維護經費短缺,管理單位、人員及管理機構不健全問題,也值得一提。

  “衡”出秀美之水

  這裡是衡水。

  河北津龍現代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在景縣興華鎮賈呂村。

  賈連海是公司董事長、村黨支部書記。他已在橋上等,要讓我們看他的池塘。打開車門,一泓清水映入眼簾,像鏡子一樣清澈明凈。天空的雲、池邊的樹映入水中,不停地閃耀晃動。這樣的池塘,他有10余個。我不由地默問:問君哪得清如許?

  賈連海介紹:“這水是從黃河引來的。如果沒有黃河水,今年的夏糧恐怕就沒有收成”。賈連海是全國糧食生産大戶標兵,從農戶中流轉來2萬多畝地,僅小麥就種了1萬多畝,有機井47眼。目前,機井全部封閉,黃河水替代深井水,年節約電費200多萬元。

  看過牛舍豬圈羊場及對蝦養殖基地,賈連海帶我們到另一池塘。他説:“池塘下邊都埋了管子,他們之間是聯通的。一共有200多畝。”目前,他有4300畝地告別深水井,使用外來水。如果按畝均節水40立方米,這個流轉大戶一年約節水17萬立方米。

  正是:為有源頭活水來。

  謝東德、謝佔峰爺孫倆,抖落了全村家底。全村7000多畝地,有71眼機井。目前,機井全都封起來了,封一眼井補助1000元;7000多畝地完成壓採任務。

  壓採前,往往是一眼深井,帶兩眼淺井澆地,叫“挂鈴鐺”,井水越出越少。老人誠惶誠恐,井越打越深,真的要打到“斷子絕孫”?!壓採後,從坦然的微笑中,能看到他們心裏踏實許多。

  在衡水,賈連海、謝東德、謝佔峰們見證了壓採的成果。

  全社會節水意識進一步增強,生態文明、綠色發展理念深入人心。

  地下水超採綜合治理試點成為“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具體行動,綠色崛起上升為衡水市全市戰略;試點工作的開展,促進了全社會對水資源緊缺性的認識,因水制宜、因水定産,適水發展、節約用水觀念得到強化。

  深層地下水超採勢頭得到遏制,水位相對提升。河北省水文局地下水位監測結果,2016年12月,衡水市深層地下水平均埋深66.7米,比2015年12月提升3.11米;漏斗中心區的景縣留智廟鎮八里莊一帶深層地下水埋深最大為98.46米,比2014年最大埋深120米提升21.54米。

  水利基礎設施建設得到恢復和加強,引蓄水能力大幅提升。地下水超採綜合治理試點建設的水利工程,成為衡水市寶貴家底。它們像忠誠的衛士,守護著衡水水資源的平衡。

  “衡”字可以組成多個詞彙,但是組成“平衡”、“均衡”,做到“採補平衡”、“均衡發展”,是衡水在我國水資源分佈不均、時空失衡的狀況下,一種值得借鑒的有益探索。

  楊士坤表示,將進一步完善監管系統,提升地表水灌區標準,提高灌溉水保證率,擴大高效節水灌溉面積,實現地下水採補基本平衡和水環境持續改善。

責編:李珊珊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