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2017年專題報道--砥礪奮進水惠民生--地方亮點
點亮幾內亞——黃河設計公司進軍非洲幾內亞水電市場紀實
  2017-09-28 16:36  

  點亮幾內亞

  ——黃河設計公司進軍非洲幾內亞水電市場紀實

  項曉光   都瀟瀟

  核心閱讀

  凱樂塔水電站設計效果圖榮登幾內亞最大面值貨幣,蘇阿皮蒂水電站設計方案獲讚,幾內亞城市規劃試驗區及一攬子項目開發諒解備忘錄相繼簽署……一個個由黃河設計公司設計或主導的非洲幾內亞水利電力及城市基礎設施項目為國家“一帶一路”重大戰略注入了動力,更為傳統的中非友誼續寫了新篇章。

  黃河與孔庫雷河,兩條地理上無法相遇的河流,而今沿岸閃耀著同樣的水電之光;中國與幾內亞,兩個遠隔重洋的國度,在中非友誼的見證下,黃與黑交織出跌宕起伏的和諧樂章。

  幾內亞有著“西非水塔”的美譽,是西非多條主要河流的發源地,有著得天獨厚的水電資源條件。但由於電力基礎設施薄弱,幾內亞一直受電力短缺困擾。由中國水利電力對外公司總承包、黃河勘測設計規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黃河設計公司)勘測設計的凱樂塔水電站讓“西非水塔”轉變為了“西非電塔”。

   初探孔庫雷河

  2011年10月,來自黃河設計公司的10余位勘測設計專家,踏進了位於非洲西海岸的幾內亞孔庫雷河流域的原始森林,計劃在凱樂塔瀑布河段上遊建起一座水電站,用科技將大河的野性轉化為能源和動力,將現代文明通過電網輸送進千家萬戶,點亮西非暗淡了多年的國土。

  這片被先進生産力遺忘的土地,生活物資極其匱乏,瘟疫令人畏懼,毒蛇猛獸時常出沒,熱帶原始叢林美麗外表下危機四伏。在這裡修建一座現代化的水電站,是幾內亞國民遙遠的夢想。然而,黃河人把這一夢想變成了現實!

  那是一段艱辛中飽含豪情的日子。

  精準的勘測數據和科學合理的設計是成功建造水電站的前提。在凱樂塔瀑布周圍人跡罕至的深山密林裏,黃河設計公司的勘測設計人員衝鋒在前,為後期施工工作開路。

  一份凱樂塔瀑布及其周圍的1:20000地形圖讓黃河設計人初探孔庫雷河的腳步戛然而止。由於長年戰亂,幾內亞政府無法向黃河設計公司提供該地區的地形資料。

  辦法總比困難多。黃河設計公司人員拜訪幾內亞水電、能源、測繪等各大部委機關,幾經輾轉,終於蒐集到了地形資料。然而這些資料來自法國、日本、岡比亞河流域組織等多個國家與機構,幾內亞政府並未對本國的地形做過詳細測繪。而選取正確的高程係,對凱樂塔水電站工程項目建設及孔庫雷河流域梯級開發至關重要。那麼,哪個高程係是正確的呢?

  為了保證引用高程係的正確性,黃河設計公司決定在當地找出埋設的高程點,進行高程對接。然而,高程點不過是直徑幾厘米的鋼柱,茫茫山區,找到這些標誌點堪比大海撈針。

  黃河人從來不會輕易被困難擊倒。

  根據已有資料上標誌性建築物的位置,勘測人員開始不知疲倦地在荒山野谷中穿梭,尋找散落在茫茫叢林中的標誌點。凱樂塔水電站選址地區距離最近的公路有75千米,山區荒蠻,人跡罕至。勘測人員不僅缺少飲用水和交通工具,而且時刻面臨傳染疾病、野生動物和持槍匪徒的威脅。測量工作對勘測人員的體能和膽量提出了新的極限挑戰。原始森林裏,莫説參天大樹,僅僅是叢生的雜草就有兩三米高,勘測人員淹沒其中,舉步維艱,時時還要提防草叢中暗藏的危機。

  黃河設計公司凱樂塔項目經理陳興亮回憶起在孔庫雷河勘測的日子仍心有餘悸:“有一次,我們的勘測人員在樹林裏測量,不經意間抬眼看到不遠處的樹上盤踞著一條十幾米長的大蟒蛇,勘測人員大驚失色,蟒蛇發現附近有‘美味’,立即從樹上滑下來對勘測人員窮追不捨,最後好不容易才脫險。那一幕,現在想起來還覺得驚魂未定!”雖未親身經歷,但採訪至此,記者也不禁毛骨悚然。然而這樣的場景,僅僅是艱苦的測量工作中一個很小的插曲。

  陸地地形測量雖歷經坎坷順利收工,水下地形測量工作又接踵而至。對於水電工程來講,水上作業司空見慣,但這些常規工作在物資貧乏的幾內亞卻變得與眾不同。陳興亮告訴記者:“凱樂塔瀑布周圍連一條小船都找不到,沒有船怎麼開展水上作業呢?在水深較淺的河段,勘測人員涉水測量;河水較深處,測量人員便將幾個廢棄的汽油桶捆綁在一起,自製一隻‘筏子’,在筏子上架起測量器械,‘自力更生’地測量出了孔庫雷河的水下地形數據。直到測繪工作結束,同志們看到當地人從河裏捕獲一條1米長的鱷魚,才覺得後背冰涼。”

  即使環境惡劣,困難重重,但經過技術人員的不懈努力,黃河設計公司最終將歷史資料數據與測量數據成功對接,形成了一套完備精準的技術資料,將黃河印記刻在了孔庫雷河最新的地形圖上。

   血與淚的交織

  工程巍然,血汗築基。

  孔庫雷河漆黑的夜晚危機四伏,河邊潛伏著兇殘的鱷魚,帳篷外遊弋著劇毒的眼鏡蛇,營地外時常出沒持槍的悍匪,瘧疾、傷寒折磨著人的肉體,文化的差異、語言的障礙、對故土的思念,時刻撞擊駐非設計人員的心靈。

  異國他鄉,風餐露宿已是不值一提的小事。黃河設計公司團隊初次涉足幾內亞考察項目時,夜幕降臨,非洲的荒野時刻威脅著團隊成員的人身安全,幾經波折,考察隊在附近找到一個村莊,通過翻譯向村長求助,在該村的會議室落腳。會議室裏漆黑一片,只有一張鋪著茅草的小床,6個人在這張破舊不堪的小床上和衣而臥,其餘4人在地上鋪幾片麻袋以地為床,度過了不眠夜。

  “在幾內亞,早上基本上是被蛙鳴聲或宗教活動的大喇叭聲叫醒,”黃河設計公司國際院院長尹德文提及幾內亞的生存環境,常常以樂觀主義精神調侃。“眼鏡蛇張狂到連汽車都不怕,晚上甚至還會鑽進宿舍。那裏的蚊蟲非常厲害,特別是芒果蠅,被母蟲叮咬後它會在人的皮膚裏産卵,卵發育成熟變成蛆蟲後方能從皮膚中用針挑出。”

  2013年12月,西非大地上突發的埃博拉病毒試圖撕裂駐非項目人員的思想防線。令人談之色變的傳染病很快逼退了負責凱樂塔項目諮詢和建設的外國公司。

  “埃博拉是接觸性傳染病,只要遠離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是可防可控的。認識到埃博拉病毒的這一特性,黃河設計公司幾內亞團隊研判認為,只要我們科學細緻防控,渡過難關很有把握。”尹德文説。

  據法國《世界報》報道,埃博拉疫情肆虐期間,中國工人幾乎是唯一沒有離開幾內亞的外國人群體。儘管埃博拉疫情十分嚴重,但凱樂塔水電站項目始終沒有停工。由於措施得當,近700名中方員工和1500余名當地僱員無1人感染。

  美國彭博新聞社2015年9月29日報道稱:“埃博拉暴發期間依舊修水電站,中國因此贏得非洲朋友”;

  尼日利亞的非洲獨立電視臺用“中國人不離不棄贏在非洲”形容中國團隊在非洲爆發埃博拉病毒期間的堅守;

  63歲的幾內亞居民蘭薩那·弗法納對中國建設團隊發出誠摯的感謝:“是中國人救了我們!”

  ……

  凱樂塔水電站展示了中國在西非地區的新形象,給了指責中國掠奪非洲原材料及發展新殖民主義的聲音沉重一擊,將中國“真、實、親、誠”的對非政策理念推向世界,讓“一帶一路”的發展道路持續延伸。

  點亮西非明珠

  凱樂塔水電站位於非洲最西端的幾內亞首都科納克裏東北約165千米的孔庫雷河上,電站裝機容量24萬千瓦,發電量9.46億千瓦時。項目于2012年4月開工,工程總工期48個月。

  該工程是中幾兩國目前合作開發完成的最大水電項目,也是目前幾內亞國內最大的電站。幾內亞政府高度重視凱樂塔水電站工程建設,總統孔戴多次到工程現場視察,期待早日看到該項目造福民眾,凱樂塔水電站也因此被譽為“總統工程”。

  凱樂塔水電站工程由擋水壩、溢流壩、引水建築物、泄流底孔及廠房建築物等組成,樞紐佈置充分利用孔庫雷河在凱樂塔瀑布處河道突然變寬、主流分股分散的特點,綜合考慮施工導流工程佈置的方便性和實用性,合理安排泄洪、發電等建築物的位置,壩軸線呈S形,總長1145.5米。俯瞰凱樂塔水電站,猶如一把架設在孔庫雷河上的白玉勺,挖掘著河流上豐富的電力資源,將之傾灑在城市鄉村,給非洲民眾帶去文明之光。

  凱樂塔水電站是自然景觀與現代技術的完美結合,水電站給溫婉秀麗的孔庫雷河鑲上了一道玉簪,凱樂塔瀑布的自然景觀風韻依然,瀑布傾瀉而下,為生態物種繁衍生息敞開生命通道。60多米的發電水頭,其中有40米是向凱樂塔瀑布的落差借來的東風,這奇思妙想不僅有效節省了造價,而且加快了工程建設進程。

  黃河設計公司鍥而不捨地追隨工程始終:面對中國規範與國際標準的交鋒,設計人員遍覽典籍,融會貫通,設計出科學合理、業主滿意的方案;克服幾內亞物資匱乏困境,多方協調確保機械物資落實到位;在文化語言迥異的陌生環境下向法國諮詢公司及幾內亞業主解釋設計理念;施工時遇到地質條件改變,潛心研究變更方案……

  萬千心血澆灌下,“西非水塔”熠熠生輝,在黃河人手中華麗轉身,以“西非電塔”的全新身份被載入史冊。

  2015年9月28日,註定是一個砌築歷史不朽豐碑的日子。這一天,在幾內亞總統、剛果(布)總統、尼日爾總統以及法國、尼日利亞、加納、塞拉利昂、阿聯酋等10余國家領導人和使節的共同見證下,凱樂塔水電站工程順利竣工發電。河水幻化出的電流精靈在輸電線上歡快地奔跑,點亮沿途燈火,將幾內亞首都科納克裏的蒼穹照亮如同白晝,黝黑的面龐終於從黑夜中解脫,喜悅在人們臉上跳躍。

  沒有電,非洲將很難發展。

  這個歷經近4年建設的水電站,相當於幾內亞此前全國水電、火電的裝機總量,為幾內亞首都及其周邊共11個省(區)400萬幾內亞民眾送去福祉,滿足人們“讓家裏的燈泡一直亮著”的樸素願望。

  凱樂塔項目投入運營後,能源潛力轉變為現實動力,幾內亞國家的總裝機容量翻番,改善了電力供應緊張的局面,進入能源自給自足的時代,為工業、礦業的發展提供了堅實的能源保障,為經濟社會的長遠發展注入了強勁動力。

  幾內亞人民奔走相告,盛裝慶賀,人們口中歡呼著:“習內瓦”(習內瓦是法語chinois的音譯,意為中國人),圍著中國工程師們載歌載舞,與“光明使者”合影留念。通往首都科納克裏機場的路上,凱樂塔水電站的宣傳照佔據了人們的視野,幾內亞人民對這個承載著光明與希望的水電項目充滿期待。電站的建成,讓幾內亞人民透過埃博拉病毒的陰霾看到了未來美好生活的輪廓。

  鋻於凱樂塔水電站為幾內亞社會發展做出的突出貢獻及水電站本身設計效果的藝術性與觀賞性,在2015年5月28日凱樂塔水電站首臺3號機組提前半年並網發電後,凱樂塔水電站與幾內亞女神並肩,登上了該國新發行的最大面值20000幾內亞法郎貨幣,成為了黃河設計公司走向世界的又一張精美“名片”。

  2016年9月5日,中央電視臺科教頻道承制的六集大型紀錄片《一帶一路》在CCTV-1正式播出。凱樂塔在紀錄片第三集《光明紐帶》中隆重亮相,講述了中國水電建設者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産能合作領域所取得的輝煌成果。

  凱樂塔水電站讓孔庫雷河不只流淌詩和樂章,更閃耀著光明和希望。電站點亮了首都,也點亮了人們的眼眸,快要盛不下的笑,在不同膚色的嘴角盪漾開去,中國和幾內亞的情誼同“黃河設計”的標簽一起,成為孔庫雷河永恒的印記。

  建設幾內亞“三峽”

  黃河設計公司國際院作為國際市場開拓和經營的前沿窗口,在完成凱樂塔水電站設計工作的同時,也在密切關注和佈局幾內亞新的水電市場開發。

  凱樂塔水電站屬徑流式電站,無調蓄能力,雨季水量豐沛電力充盈,旱季保證裝機僅為總裝機的十分之一,不能給當地工礦業和居民生活提供穩定的電源。因此,在凱樂塔水電站點亮首都科納克裏,點燃幾內亞人民夢想的同時,電源穩定性也成為幾內亞人民的進一步訴求。

  2012年初,就在凱樂塔水電站剛剛開建時,黃河設計公司國際院便敏銳地注意到了這一問題,隨即成立了影子項目組,由黃河設計公司國際院業務二部主任、教授級高工邵穎作為影子項目組負責人,跟蹤並開展凱樂塔水電站上遊6千米處蘇阿皮蒂水電站的可行性研究工作。

  蘇阿皮蒂水電站裝機450兆瓦,年發電量19.27億千瓦時,建成後將成為“幾內亞的三峽工程”,不僅自身産出大量電能,同時可利用其巨型庫容對孔庫雷河天然徑流進行蓄豐補枯,顯著提升下游凱樂塔水電站的發電效益,使凱樂塔水電站年保證電量增加3.85倍。該水電站建成投産後,光明將勢不可擋地沿著孔庫雷河在幾內亞的土地上生長,所到之處,燈火通明。

  為了推進蘇阿皮蒂水電站的建設,黃河設計公司項目組一方面踏踏實實開展實地測繪、航拍、勘探、物探和科學實驗等基礎工作,另一方面,創新思維,換位思考,分析影響蘇阿皮蒂水電站順利推進的關鍵因素,提出了分級開發、分期開發、一次建成3套開發建設方案,並將5種不同蓄水位方案和相同蓄水位不同裝機規模進行對比。工作過程中和幾內亞政府、法國諮詢公司及時聯絡溝通,既讓幾內亞政府充分意識到蘇阿皮蒂水電站建設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又通過工程開發方案優化等技術措施提高項目的綜合效益,減小工程實施對社會和環境的影響,最終促使幾內亞政府下定決心建設蘇阿皮蒂水電站項目。

  一份汗水,一份收穫。2015年9月凱樂塔水電站發電之時,一套精心準備、內容翔實的蘇阿皮蒂水電站的建設方案、商務文件、工程效果圖等擺在了幾內亞總統孔戴的面前,合同的簽署非常順利。孔戴總統高度重視該項目,稱蘇阿皮蒂水電站為幾內亞的“大三峽”,並參加了2015年12月蘇阿皮蒂水電站進場公路的奠基儀式。

  喜悅在4年辛苦的項目追蹤工作後終於來臨,但這喜悅是那麼的短暫!這是蘇阿皮蒂水電站參建各方的共同感受,也是黃河設計公司蘇阿皮蒂水電站前期影子項目負責人邵穎內心的真實寫照。

  蘇阿皮蒂水電站壩頂高程215.5米,最大壩高116.5米,壩長1148米,混凝土填築方量350萬立方米。依照常規,如此大型的水電站需要18個月的籌建期和60個月的施工工期。但由於多重因素,業主要求工程總承包方將工程籌建期壓縮為零,將總工期縮減至58個月。

  總承包方對於設計的要求是2016年5月30日完成近3000米的勘探和工程區測繪工作,10月提交初步設計成果。設計作為整個建設項目的排頭兵,承擔著來自各方的巨大壓力。原計劃海運的勘探鑽機已來不及,因為海運需要3個月,而外業工作時間總計只有4個月。

  工期就是命令,再難也要想辦法。

  為了打贏這場硬仗,黃河設計公司國際院啟動應急預案,迅速組建了一支由國際院、地質院、測繪院和地勘院等組成的精幹工作團隊奔赴現場,同時在第一時間與駐非洲援建的其他中國公司協商租借地質勘探鑽機。丙申年(2016)農曆臘月二十七下午,當人們紛紛回家、闔家團圓之時,尹德文和邵穎專程趕到河南地礦二隊,和對方達成協定,將3台鑽機落實到位,穩住了軍心。

  主要設備就位,鑽機的配件和易耗件也必不可少,於是一場前方和後方的接力賽又開始了。

  幾內亞和中國有8小時時差,為了及時把現場需要的備品備件運到工地,前方的地質設總符新閣每天在中國時間晚上8點到11點間通過QQ電話、微信語音等方式和國內負責協調的邵穎聯絡協商。作為前方的總負責人,他經常用“焦慮”一詞形容自己當時的心情。為了保證前方順利開展工作,國際院作為總協調單位,迅速聯絡各專業院調配資源,同時聯絡總包商協助清關運輸事宜。為確保前方需要的配件能按時登上飛機,地勘院國內同志春節放棄與家人的團聚,四處尋找設備打包廠家。為尋找更多的鑽機資源,國際院法語翻譯兼現場組織協調人崔小特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和語言優勢,和現場項目組成員跑遍了幾內亞博凱、辛迪亞等周邊幾個省,終於又協調到6台鑽機。

  物資齊備,人員到位,鑽機轟鳴著穿破大地,專業的勘測技術將岩土變為地質資料,為工程後續建設提供了可靠的技術支撐。

  在不懈努力下,黃河設計公司于5月30日前完成了蘇阿皮蒂水電站外業測量。這項被法國人認為“不可能完成的工作”在黃河人手中平穩落地,著實使幾內亞業主及法國諮詢公司為之感奮。法國TEF(音譯科音)公司特地向黃河設計公司發來賀函,高度讚揚了黃河設計公司不怕吃苦、迎難而上的工作態度,認為黃河設計公司從專業技術到後勤保障都堪稱一流。

  2016年10月19日,蘇阿皮蒂水電站設計成果順利通過業主方及法國諮詢公司審查。翔實的設計成果、精美的工程效果圖和視頻文件呈現了黃河設計的“升級版”,中國技術和黃河速度再次大放異彩。

  對話總統孔戴

  凱樂塔水電站的順利竣工發電和蘇阿皮蒂水電站的勘測設計成果向幾內亞政府展示了黃河設計公司卓越的技術水平,2016年9月30日,幾內亞總統孔戴特別接見了黃河設計公司國際院院長、教授級高工尹德文。

  與總統直接對話,這是進一步深化與幾內亞政府合作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機會總是垂青有準備的人。為了充分發揮此次會見的價值,尹德文在總統召見前多方查閱資料,就幾內亞國家水利資源分佈情況進行研究分析並形成初步規劃。在與總統交談過程中,尹德文站在有利保護環境及發展國計民生的基點上向孔戴總統闡述了黃河設計公司對幾內亞整個國家水資源開發規劃以及讓幾內亞人民共享發展成果等諸多設想。這些提議引起了總統的濃厚興趣,孔戴表示出了明顯的支持態度,並希望中國企業能夠進一步加強與幾內亞政府的戰略合作。

  10月30日,幾內亞總統孔戴訪問中國,尹德文受邀趕赴釣魚臺國賓館與孔戴總統再次見面並進行親切會談。最終,幾內亞政府與黃河設計公司簽下了一攬子項目開發的諒解備忘錄,黃河設計公司在國際化發展道路上再次邁出了穩健的步伐。

  作為持有工程設計綜合資質甲級和對外承包工程資格的大型綜合性勘測設計企業,黃河設計公司國際業務由起步之初的“等米下鍋”到如今的成就斐然,使黃河設計實現了黃河市場、國內市場、國際市場“三駕馬車競逐”的發展局面。但面對強勁的競爭對手,公司深諳優勝劣汰的市場規律。近年來,黃河設計公司沒有躺在功勞簿上,而是積極開闢公司發展的新路徑,增強綜合技術能力和資源整合能力,以期提升公司在國際市場上的話語權,按照自己的節奏“跳舞”,描繪公司更加宏偉的發展藍圖。

  奔騰的孔庫雷河上,承載著光明與希望的凱樂塔水電站在黃河人堅實的足跡上拔地而起,幾內亞國民遐想的蘇阿皮蒂水電站在黃河人的手上已繪就藍圖,電力點燃了文明的火種,也點亮了非洲人民的生活。這個渴求現代文明滋潤的國家從此擁有了一把鑰匙,輕輕一旋便可打開孔庫雷河無盡的潛能,駕乘著奔騰的河流,向光明的未來發出盛情邀請。“黃河設計”也隨著電站走出國門邁向世界,黃河人乘著科技之輪迎風遠航,駛向全球化的金色港灣,黃與黑在非洲的土地上交織,新世紀的盛世華章正在遠方奏響!

責編:李姍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