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2017年專題報道--砥礪奮進水惠民生--地方亮點
讓每一條河都潔凈流淌——安徽省全面推行河長制觀察
  2017-09-28 16:29  

  讓每一條河都潔凈流淌

  ——安徽省全面推行河長制觀察

  陳松平  范智

  62歲的齊永瞻怎麼也沒想到,家門口的小垾河又可以淘米洗菜了。他在河邊洗菜時高興地對記者説:“臭水河又變回我小時候打水、游泳的清水灣,多虧有了河長。”

  “六十年代淘米洗菜,七十年代洗衣灌溉,八十年代水質變壞,九十年代魚蝦絕代……”這是眾多和小垾河一樣的中小河流曾經因遭受污染而水質逐漸惡化的真實寫照。

  如今,和家住蕪湖縣陶辛鎮李家村的齊永瞻一樣,安徽省許多生活在河邊的老百姓都發現,家門口的河流正在悄然發生著變化,污染的河清澈起來,斷流的河流動起來。2017年4月底,記者一行行走江淮大地,實地感受到了推行河長制帶來的水質輪迴——“魚蝦絕代”漸漸回歸“淘米洗菜”。

  治河是惠及百姓的最大民生

  暮春時節,皖南大地草木蔥蘢、水清河暢。

  在黃山市徽州區呈坎鎮汪村,記者看到,繞村而過的眾川河清亮透底,倒映著兩岸的依依垂柳,河邊用石板鋪就洗菜、洗衣的漂臺,沿河散佈著古色古香的徽派古民居,好一幅小橋流水人家的秀美水鄉畫卷。

  “以前到了這個季節,河裏是乾枯的,而且垃圾到處都是,別説洗菜了,就是灌田都沒得水。”正在洗衣服的村民謝國英告訴記者,“河道整治以後,水變清了、河變寬了,大家洗菜洗衣服也方便了。”

  眾川河是新安江上遊豐樂河的主要支流之一。 2013年,徽州區全面推行河長制,對眾川河開展了以河道疏通清淤為主的綜合治理。如今,“水清、河暢、岸綠、景美”的眾川河已初步形成。

  在採訪中,記者發現像徽州區這樣的河長制先行實踐區縣,在安徽還有不少。

  4月26日下午,記者在蕪湖縣水務局黨組成員童躍忠手機上看到,一組河道清理現場的照片在“蕪湖縣河長工作”微信群裏陸續上傳:六郎鎮方村溝河長萬金貴在河道巡視時,發現河面上有垃圾,現場組織人員一同清理,並通過微信及時向蕪湖縣河長辦公室彙報清理進展。

  這是蕪湖縣創新河長制舉措的一個縮影。自2015年被水利部確定為河湖管理創新試點縣以來,蕪湖縣全面實行河長制,大力實施工業污染防治、農業污染防治、清淤護岸活水工程、農村清潔工程和居民生活污染治理“六大工程”,空氣、水體、土壤等污染逐步得到控制,自然環境和居住環境得到改善,成為惠及百姓的最大民生。

  在天長市萬壽鎮忠孝村老年志願巡河隊,記者隨手翻開《巡河日誌》,看到這樣的記載:4月6日,上午8時,白塔河忠孝段水面清澈,水位適中,水中無垃圾、漂浮物……

  去年以來,天長市以河長制為抓手,統籌推進轄區內河湖水環境保護工作,實現了“河、湖(庫)長”全覆蓋,形成了市、鎮(街道)、村(社區)三級聯合作戰的責任網絡。市、鎮兩級實行每日巡查一台賬、每週垃圾一清理、每旬環保一宣傳、每月信息一上報,主動出擊,讓河水環境治理成為常態化。

  2013年以來,安徽省合肥、銅陵、蕪湖、黃山等地市,以及蕪湖、蒙城等區縣,積極探索以水污染防治為主要內容的河湖管護體制機制創新,讓這裡的每一條河流回歸、蛻變、昇華,並深刻影響到每一個臨河而居的百姓,為安徽省全面推行河長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家門口的河都要有責任人

  從藍色的“河長公示牌”走過去,眼前就是整潔美麗的沿河溝,兩面草皮護坡伸向遠方,乾淨的水面上倒映著遠處河道管護員正在工作的身影。

  與蕪湖縣的沿河溝一樣,安徽省所有河流都要在交通橋和河岸交叉處顯要位置,設立“河長公示牌”,公示河長姓名、管理單位、河道起訖、管護標準、監督舉報電話等。3月6日印發的《安徽省全面推行河長制工作方案》明確,今年9月底前,全省建成省、市、縣(市、區)、鄉鎮(街道)四級河長制體系,覆蓋全部河流和湖泊。

  “河水流到哪,哪就會有人對其負責。這些對河流‘負責’的人,就是是從省到市、縣、鄉、村的各級河長。”安徽省水利廳水管處處長朱雪冰説,在河長制組織形式設計上,安徽省分級設立河長、分級建立河長會議制度、分級設立河長制辦公室。省級設立總河長,由省委、省政府主要負責同志擔任,副總河長由常務副省長擔任。今後安徽省的河長名單裏,有省委書記、省長,也有市長、縣長、鎮長和村支書、村主任。

  河長雖然管的是一條河,但要解決的問題卻超越了一條河。蕪湖縣水務局局長汪火樹説:“從我縣的實踐可以看出,黨政一把手擔任河長,能有效解決‘環保不下河,水利不上岸’的頑疾,從而由政府主導改變粗放發展方式,發展綠色産業,破解水生態難題。”

  地處長江下游南岸的蕪湖縣,河流湖泊眾多,水系發達,是典型的江南水鄉,自古就有水産養殖的習慣。“以前是出價最高的中標,中標後就拼命投放餌料、化肥,高密度養殖,顧不上保護水質。”漁業養殖大戶後惟國,承包蕪湖縣東港湖700多畝水面從事水産養殖已經有8年時間,他告訴記者,前年縣裏實行河長制後,政府廢除高價競標,合理確定水面發包價格,公開搖號確定水面承包人,從制度設計上杜絕了生態破壞。如今,在政府扶持下,他走上了生態化、多樣化養殖之路。

  隨著河長制的層層推進,安徽省涉水産業結構調整也在不斷加速,沿河、沿湖企業不得不放棄傳統落後的生産方式,關停超標排污企業,尋求清潔生産方式,促進循環經濟發展。同時,民間治水力量也被帶動,參與積極性得到提高。

  每一條河流都有自己的生態,每一位河長就是守護這條河流生態的責任人。3月底以來,安徽省吹響了全面推行河長制的號角——各地市密集出臺“河長制工作方案”,5個督察組分赴全省16個市、2個省管縣對全面推行河長制工作進展情況開展督查,就是要讓全省“每條家門口的河都有責任人,出了問題一追到底”。

  治理常態化才能“河長治”

  “‘綠樹村邊合,水影莊外斜’,把唐代詩人孟浩然《過故人莊》中的名句改動一下,就是對這裡最好的寫照。”這是自駕鄉村遊的合肥市民郭響林對蕪湖縣六郎鎮官巷村的評價。

  官巷村形成于北宋末年,全村四面環水,因水而興,被稱為“一座漂浮于水上的村莊 ”。水環境治理,讓其再次成為旅遊熱點。如今的官巷村,小河潺潺,湖水清清,鳥兒啁啾,水草青青,風光如畫。

  在六郎鎮河長辦主任沈俊看來,要持續保持水活、水暢、水美,不反彈,關鍵是要在河道整治上推進長效管護。近年來,蕪湖縣六郎鎮通過強化監督、嚴格考核,開展了建立河道長效管護機制的實踐與探索,推動了水環境持續向好。

  “我們建立‘一塘一檔’,把對治理的河塘水質進行動態監測作為水面承包戶獎懲考核的評價依據,通過制定‘三水共治’村級考核、‘一線河長’考核、水面管理水資源發包辦法、承包戶保證金制度等,夯實長效管護機制。”沈俊解釋説:“比如,承包戶採取保證金制度,水質達標有獎勵,水質下降從保證金中扣除部分金額,對污染嚴重、不能按期整改的將啟動法律程序,終止承包合同,沒收水質保證金。 ”

  山水林田湖是一個生命共同體,水環境治理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任務。朱雪冰説:“問題導向、因地制宜是安徽省全面推行河長制的關鍵點,河湖管理保護應該從不同河湖實際出發,統籌上下游、左右岸,實行‘一河一策’、‘一湖一策’,把各個環節統一起來,齊抓共管,讓百姓不斷感受到河湖生態環境的改善。”

  遠古時期,鯀因治水九年“功用不成”,而被舜帝放逐羽山;禹因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十三年終克水患,被民眾擁戴為領袖。一獎一懲,問責分明。古代治水執行簡單樸素,現代河長制能否收到實效,關鍵要看責任是否落實。

  為使河長制收到實效、落到實處,《安徽省全面推行河長制工作方案》提出五項保障措施,其核心就是強化考核問責和社會監督,提升執行力,從而形成治理水污染、保護水生態、實現斷面水質達標的領導掛牌、屬地負責的責任體系,形成了人人頭上有責任、上下合力治污染的局面。

  安徽省提出,到2020年,水資源得到有效保護,水環境質量不斷改善,水生態持續向好,保持現狀河湖水域不萎縮、功能不衰減、生態不退化,城市建成區黑臭水體總體得到消除。

“推行河長制,治理好老百姓身邊的水環境,是更大力度推進生態文明的責任所在、民心所繫。”安徽省水利廳廳長方志宏表示,河湖治理非一日之功,河長制重在建立水清岸綠的長效機制,我們將根據中央和安徽省委、省政府的最新部署要求,加大河湖治理與保護力度,嚴格河湖管理監督考核,變集中式治理為常態化治理,實現“河長治”。
責編:李珊珊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