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2015年專題報道--“三嚴三實”專題教育--典型人物
始終充滿“正能量”的水利幹部——記湖北省孝昌縣水務局副局長蔣志剛
  2015-05-20 11:49  

始終充滿“正能量”的水利幹部

——記湖北省孝昌縣水務局副局長蔣志剛

(中國水利報社 陳萌)

  在湖北省孝昌縣,有一位出了名的水官。

  對於他,人們有許多不解。他畢業後放棄了孝感市的工作而來到孝昌縣,放棄了海南某公司給予的高薪而繼續留在水務局。他分管工程管理、項目建設,家裏卻清貧如洗,去過的人都説那是“‘最難看’的一個”。

  對於他,人們有許多尊敬。他記錄了120多本“志剛筆記”,走遍了孝昌的溝溝坎坎,被稱為孝昌水利的“活地圖”。他是孝昌水利發展的“一號功臣”,豐收的背後是他33年的守望和付出。

  他是蔣志剛,湖北省孝昌縣水務局副局長。

  “父親給我取名志剛,就是希望我有鋼鐵般的意志。我出生在澴水之濱的白沙鎮,經歷過洪水滔天的災難、乾旱無情的痛苦。我自小就受大禹治水故事的影響,知道‘水’對於農業、農村、農民有多重要。”蔣志剛説起自己與“水”的淵源,就像在講述自己的成長史。迄今為止,他人生的每一個路口,每一個重要選擇,無一不是與“水”息息相關。

  懷揣著“興水利,除水害,惠民生”這一最初的夢想,蔣志剛大學專業選擇了水利,畢業工作選擇了水利,工作地點選擇了基層。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33年過去了,最初的夢想仍然每時每刻激勵著他,指引著他。

  幹好水利有“底氣”

  “發展水利事業,必須務實創新”

  “我學的是水利,我知道我的用武之地在農村,在基層。”蔣志剛説。眼前的他,不茍言笑,似乎很難接近;而無論是作為聽者抑或講述者,他總看著對方的眼睛,透著股認真和真誠。

  1961年出生於孝昌縣白沙村的蔣志剛,對農村、農民有著深厚的感情。1981年,從湖北省水利學校水利工程專業畢業後,他來到原孝感縣觀音岩水庫工作。8年的工作實踐,讓蔣志剛對水利有了更深的思考,1988年他進入武漢水利電力學院深造,攻讀水利工程管理專業。1991年畢業之後,他被分至孝感地區水利局工作。而這之後,他迎來了人生第一次重要選擇。

  這一次,蔣志剛放棄了市裏的工作,來到了孝昌縣。“1993年孝感撤地建市,新成立的孝昌縣‘一窮二白’,也‘一片空白’,急需專業人才。”孝昌縣副縣長劉先斌説,“蔣志剛畢業于水利學校,後來又去深造,在那個年代,他這種學歷還能選擇留在基層的,實在太少了。”

  由於行政區劃的變更,缺乏諸如地形地質、水文氣象、水資源等水利資料,均要進行全面摸底,整理彙編。蔣志剛作為唯一的水利工程師,帶領技術人員深入鄉鎮村組,對山崗、壩渠進行勘測,將85本工作筆記、上十萬數據整理成冊。這些數據,成為孝昌水利建設發展不可或缺的重要資料。至今,他仍保持著記錄筆記的習慣,“志剛筆記”已經有120多本,共計200多萬字,10多萬個數據。

  早年的筆記本已經泛黃,頁邊角捲起,而近些年的本子折痕纍纍,醒目地宣告著被主人經常翻看的自豪。這些是蔣志剛的“寶物”,也是他幹好水利工作的“底氣”,裏面詳細記錄著孝昌水文、水資源、防汛抗旱、水生態、水行政執法等方方面面的資料,既有勘察得來的水利數據,日常工作的點滴記錄,也有由實踐引發的所思所想。

  “老蔣啊,幸虧你當初堅持反對,否則淹了縣城,我就是孝昌的罪人啊!”

  “這是我的職責所在。”

  2009年,孝昌縣城澴河西岸博士灣項目的開發商和蔣志剛曾有這樣一次對話。對博士灣的項目開發,縣裏初步決議要將博士灣裁彎取直,這樣可以騰出土地,增加財政收入。早在規劃時,蔣志剛就代表水務部門提出,博士灣開發要服從城區總體規劃,也必須服從防洪規劃。澴西博士灣下,是天然滯洪區,如果濱河路高了,影響河道行洪,就會威脅河東城區安全。但是開發商從項目收益角度考慮,堅持裁彎取直方案。

  蔣志剛直接找到縣裏領導,展示工作筆記中整理的1956年以來的水文資料,將這其中的利弊分析給領導聽。多番溝通、據理力爭之後,最終沒有施行最初的方案。一年後,澴河發大水,洪水越過博士灣濱河路,順利進入滯洪區,安然過境。

  帶著幹好水利的“底氣”,蔣志剛對業務的鑽研從未停止,他在日記中寫道:“發展水利事業,必須務實創新。”

  1994年,蔣志剛帶領技術人員進行優質太子米基地示範水利規劃設計,獲得了省市專家的肯定,1995年工程建成後,被列為湖北省節水灌溉示範工程;2003年,蔣志剛以玻璃纖維加固技術、植筋技術等一系列新技術、新工藝,對青山口渡槽進行除險加固,比原方案節省投資50萬元,還在2004年獲得孝感市人民政府科學進步獎;2006年,他主持“水庫大壩白蟻隱患探測及防治技術應用”,被認定為湖北省重大科學技術成果;2009年,他建議從金盆水庫引水,解決了孝昌城鄉17萬人的飲水安全問題,同年他建議澴河和晏家河縣城段建橡膠壩,實施後擴大了沿河兩岸灌溉面積,保護了水生態;2013年,他提出潛水泵和離心泵連接在一起的辦法,加大了陸山泵站的出水流量,緩解了當年的旱情……

  相比那些“閃亮”的成績和榮譽,蔣志剛更看重孝昌百姓獲得的實惠——農業增産了,農民增收了,家園安全了。

  臨危不懼有“勇氣”

  “作為水利人,見不得百姓因為水旱災害受罪”

  今年5月5日,孝昌縣水務局組建了幾支新隊伍——“志剛防汛抗旱突擊隊”和“志剛城鄉供水服務隊”。孝昌縣水務局局長殷華安説:“以蔣志剛的名字來命名,是想讓他的精神感染到更多人。”

  水利工作十分辛苦,防汛抗旱時常面臨危險。防汛時,越是電閃雷鳴、狂風暴雨,越要往外走;抗旱時,越是驕陽似火、高溫酷暑,越要到現場。“這都是水利工作的特點,作為水利人,沒有一點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不行!”蔣志剛字句鏗鏘地説道。從事水利工作33年,蔣志剛多次“臨危受命”,又“臨危不懼”。同事們都説蔣志剛勇敢、不怕危險。而這些“勇氣”的背後,是他日積月累的水利知識沉澱,是“藝高人膽大”的一種詮釋,更是一種心繫百姓的擔當。他微微皺起眉頭:“作為水利人,見不得百姓因為水旱災害受罪。”

  1998年特大洪水使孝昌縣滑石沖水庫水位猛漲,水閘因老化而破裂,威脅下游10萬群眾的生命財産安全。擺在面前的首要問題,是確定裂縫的位置。而兩扇閘門,都在26米深的豎井底部。

  蔣志剛回憶説,當時豎井下漆黑一片,深不見底,而且水流湍急,撞擊著井壁,聲響震耳。“情況緊急,根本來不及多想。而我又是現場最了解情況的人,自己下去也更放心。”抓著生銹的爬梯,蔣志剛小心翼翼地探向井底,一次,兩次,三次……上下六七次之後,終於確定了破裂位置,及時採取措施後,險情得以排除。潘儀照是認識蔣志剛已經30多年的老同事,他説:“當時有銹鐵脫落,幸好沒有砸中他的頭部,只是掉在了身邊,不然後果不堪設想。”説起這件事,蔣志剛自己也心有餘悸,但他又説:“如果再經歷一次,我想我還是會這麼做。”

  2004年7月18日,氣象預報有雨,分管水庫工作的蔣志剛看著天色不對,心裏一沉,立即打電話提醒棗林水庫開閘泄洪。“因為當時棗林水庫的大壩還沒有完成除險加固,我實在不放心。”蔣志剛説道。那天晚上,孝昌縣普降大雨。第二天一早,蔣志剛就冒雨趕往棗林水庫,途中還與水庫所在的芳畈鎮領導聯絡,建議做好搶險應急準備。到水庫一看,水位已經接近壩頂,而且長勢很快。蔣志剛安排完現場搶險工作,迅速到雙孔泄洪閘。可是閘門緊閉,旁邊已經出現潰口。亂石、急流中的泄洪道,就橫阻在面前。

  “他一著急,順勢猛地一下,就跳過了泄洪道,抓住坡上的茅草才沒有掉在水中。衣服被劃破了,雙腿也劃得鮮血直流。”潘儀照説道。最終,蔣志剛順利打開了閘門。儘管棗林水庫水位最後還是超過了壩頂,但因為採取了有效措施,水位緩緩下降,險情得到了控制。

  清風來去有“正氣”

  “水利工作者要守住水的防線,還要守住自己的防線”

  “長期與水打交道,我學到一個道理:清水自清,濁水自濁。水利工作者要守住水的防線,還要守住自己的防線。”蔣志剛在日記裏寫道。

  從蔣志剛的家到達辦公室,只需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除了在工地,他剩下的時間大多往返在家和辦公室的兩點一線上。而要找到蔣志剛的家,十分容易。整棟樓裏,唯一沒有防盜門的那一戶就是。

  因為傢具不多,蔣志剛的家顯得格外寬敞。幾把木質椅子,一個舊茶几,和一台二十幾英寸的電視,就是客廳。臥室裏擺了很多紙盒子,穿衣櫃上的漆被磨得看不清。很難想象,這個家是孝昌縣水務局副局長的家。

  蔣志剛坦言:“這些年,作為分管工程管理、項目建設的副局長和全縣水利工程檢查驗收小組組長,我手裏還是有些實權的,經手的資金也是論億元計算。”可是在金錢面前,蔣志剛堅定地説了“不”。

  蔣志剛到孝昌後,個人承接的預算業務達16次,為單位創收10多萬元。兼任縣水電建築勘測設計院院長5年,他承攬房屋、規劃等業務,為單位創收40多萬元。適逢孝昌水利快速發展的這些年,各類工程相繼開工建設,許多施工單位都想通過蔣志剛“走後門”,但每一次都被他堅定地拒絕。一些老闆言語裏暗示著“好處”,蔣志剛佯裝愚鈍;一些老闆設下豪華酒宴邀請他,蔣志剛以各種理由推脫。蔣志剛同事鄒兆全説,曾有一位施工單位老闆想對蔣志剛“有所表示”,在蔣志剛口袋裏“伸進又拿出”,蔣志剛板著個臉,嚴詞拒絕。

  對很多人來説,拒絕“熟人”很難,“得罪人”沒必要。可是對蔣志剛來説,無論是陌生人,還是熟人,無論是高官、商人,還是平常百姓,都不能“越界”。蔣志剛説:“水攪渾了就看不出深淺;路走歪了,人倒下去,扶都扶不起來。”

  2009年7月的一天,蔣志剛的表兄帶著禮物來看望蔣志剛腦癱的大兒子。可這一次,表兄“有備而來”,他希望蔣志剛“弄個工程”給他兒子做。

  “表侄不具備施工資質,顯然不能做工程。”

  “做不做得了,不都是你一句話的事兒。”

  談話進行得很不愉快,最終以表兄摔門而出作為結束。

  初步統計,2004—2013年間,蔣志剛共拒收紅包、禮金30余次,共計20多萬元。唯一一次收下的6000塊錢,是業餘時間幫一個項目方審計節省了20多萬元成本所得,而他又把這6000元酬金全部交到了單位的賬上。

  在其位謀其政,在其位必一心為民謀其政。蔣志剛牢牢把嚴權力關、利益關、人情關,從無例外。生活的清苦在蔣志剛看來不算什麼,但是利用手上的權力去謀取私利,是他無法接受的。

  犧牲小我有“大氣”

  “我愧對我的家人,但我更感激他們的理解”

  採訪時説起家人,蔣志剛似乎變了一個人。那是他內心最柔軟的一個角落。本來不茍言笑、總是讓人肅然起敬的他,突然就紅了眼睛。孝昌縣水務局局長殷華安説:“蔣志剛的家庭可能是孝昌幾萬幹部裏‘最難看’的一個。”

  蔣志剛家庭特殊,父親是抗美援朝的老戰士,戰時留下了久治不愈的關節痛,母親又在2002年被診斷為平滑肌腺瘤;大兒子自幼患有腦癱,生活不能自理;蔣志剛的弟弟因公負傷,有嚴重性的腦震蕩……“能克服這些困難,難以想象。而蔣志剛幾乎沒有因為私事請過假,這更難以想象。”殷華安説道。

  蔣志剛不是沒有遺憾。2003年4月,他被派到外地出差,學習水費改革經驗。可同時,他的母親也病重在床,已經停止了藥物治療,隨時可能離開。全縣水費改革事關重要,蔣志剛最終還是選擇接受出差任務。他想著:“我儘快回來,儘快。”幾天后,考察一回來,他就趕緊奔赴醫院。可是妻子告訴他,母親已經在1個小時以前離開了……

  蔣志剛不是沒有改變“清貧”生活的機會。30多年的水利工作歷程中,他有多次離開水利的“機會”,而每一次,他都選擇“留下”。早在1993年,還在孝感市水利局工作的蔣志剛被派往海南出差,他被當地一家房地産公司老闆看中,老闆以5000元的月薪聘請他為預算主管工程師。5000元相當於當時他兩年的工資,但蔣志剛拒絕了。孝感市水利局副局長張海洲説:“孝感市水利局、市水利規劃設計院等多家單位早就想把蔣志剛‘挖走’了,但孝昌縣領導以水利事業發展需要他為由進行挽留,他還是留下了。”

  蔣志剛為了水利事業和造福民生的理想,犧牲了小我,奉獻著大愛。而他的妻子官小靈,為了支持丈夫的事業,維繫家庭的和諧,同樣犧牲了許多許多。官小靈從孝感市來到孝昌縣,從醫院來到工作相對輕鬆一點的計生委。“離家更近,方便照顧。”她説,“我對金錢要求不高,嫁給他,認的是這個人。水利就是他的命根子,搞水利是造福百姓,他認準了,我還是支持他。”而蔣志剛有一個習慣,回家第一句話一定是問:“小靈呢?”

  大兒子患有腦癱,歪著腦袋,雙手僵硬而不協調地動著。官小靈把蔣志剛領回的獎章挂在大兒子脖子上,給他講爸爸的故事。大兒子吃力地説:“爸——爸,真——棒!”

  “我愧對我的家人,但我更感激他們的理解。”而説起小兒子考上大學時,本該喜悅的他,卻流了淚。他極力擦拭著,哽咽地説:“我也不能像有錢人家那樣給孩子買車買房作為禮物,我只有把平時他成長過程中的點滴記錄下來,作為禮物送給他。”

  小兒子蔣磊一直都是蔣志剛的驕傲,而這位父親送給他的入學禮物“沉甸甸的”。蔣志剛一直記錄著小兒子多年來的成長片段,把它們製作成圖文並茂的冊子《成長軌跡》,精心印製了100多本送給親朋好友。蔣磊收到禮物後,説:“爸爸的確太忙了,之前我對他也有不理解,覺得他總不陪我們。可是看到這份禮物,我發現爸爸其實一直都在默默關心我,這些記錄就是最好的證明。”

  一路走來,是他和他的同事們的奉獻換來孝昌糧食産量“十一連增”,換來群眾飲水更潔凈、家園更安全;他的愛,讓家人雖苦猶甜。

  “我考上大學那年,村裏為我放了整整三天的電影。”回憶當年,蔣志剛露出了難得的笑容,“人要知恩圖報。組織給我這麼多榮譽,我對自己的要求必須更高,要對得起信任我的人。”

  他是蔣志剛,湖北省孝昌縣水務局副局長。

責編:胡亞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