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2015年專題報道--“三嚴三實”專題教育--典型人物
用生命詮釋敬業的水利工程師——追記廣東省水利電力規劃勘測設計研究院工程諮詢部原總工程師張生賢
  2015-05-20 11:48  

用生命詮釋敬業的水利工程師

——追記廣東省水利電力規劃勘測設計研究院工程諮詢部原總工程師張生賢

(中國水利報社 樊弋滋)

  約10平方米的辦公室,除了電腦桌、書櫃、沙發之外,已然沒有一絲有生氣的物品,這般冷清似乎是在感傷故人的別離。唯有電腦桌旁一張闔影照片勾起了熟知他的人的許多回憶。

  “張總要是對自己稍微好點,現在就還能在這繼續辦公呢。”身旁的人念叨著。在這張照片裏,我們看見張生賢這個溫和敦實的漢子,手拿著獎狀,嘴角微微抬起,憨憨地笑著,眼神裏透著一絲淡然。

  就在去世前一個禮拜,張生賢病床前還放著《廣東省小流域綜合治理工程初步設計報告編制指南》的初稿,不斷地修改、完善,直到生命最後一刻。2013年6月29日,心臟支架手術做完沒多久,張生賢因為心心唸唸想著工作,就跟家人説自己恢復得差不多了,可以出院了。在他的堅持下,上午辦完出院手續就回家了,下午突發心肌梗死。

  張生賢,一位平凡的高級工程師,就這樣走了,帶著對家人、對工作、對同事的愛和不捨。同年12月,張生賢榮獲廣東省2013年度下半年“廣東敬業奉獻好人”稱號;2014年1月,中共廣東省委追授張生賢“廣東省優秀共産黨員”稱號。

  “等我長大了,一定要把黃河水引到村裏來”

  張生賢出生在甘肅省白銀市靖遠縣北灘鄉一個偏僻的小山村,全村飲水和灌溉用水都靠一眼山泉解決。儘管黃河從靖遠縣穿過,但對於深山的鄉親來説,黃河水是那樣可望而不可及。

  “老張以前跟我説,小時候,有一次他給家裏放羊,走了很久,第一次看到遠處的黃河,他在那裏站了很長時間。當時,他就暗自許下一個心願,等他長大了一定要把黃河的水引到村裏去,讓鄉親們不再為水發愁,不再靠天吃飯。”張生賢的愛人劉亞菽,清楚地知道丈夫的志向。

  1978年,張生賢高中畢業正趕上全國恢復高考,他成了北灘鄉第一個大學生。當老師問他準備填報哪所大學時,他毫不猶豫地説:“水利院校!”問到原因時,他説:“我想將來用自己學到的技術把黃河水引到北灘來。”張生賢終於得償所願,成為武漢水利電力學院農田水利工程專業的一名學生。

  1985年7月,張生賢研究生畢業,因成績優異,被分到了湖北省水科所工作。畢業進大城市,這讓很多同學羨慕不已,可他心裏卻總有一個未了的心事:引水到家鄉,讓鄉親們不再為水發愁,什麼時候能夠實現呢?優美環境和舒適生活沒有讓張生賢動心,他最終鼓起勇氣向領導提出調回甘肅老家從事水利工程設計的想法。1989年9月,張生賢調回了白銀市水電設計院工作,成為當地有史以來第一位具有碩士學歷的科技工作者。

  實現自己心願的機會終於來了。20世紀90年代初,領導安排他參與興電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項目的設計工作。他一方面抓緊時間深入實地調查研究,了解當地用水需求;另一方面,積極向有關領導和水利專家反映當地群眾用水情況,並提出解決方案。在項目審查會上,他通過水量平衡計算和科學分析論證,大膽提出灌溉規模從15萬畝擴至31萬畝的建議方案,力主把興電灌區從中型灌區提升為大型灌區。由於他所提方案論據充分,科學合理,又切合實際,得到了與會專家和有關部門的認可,項目上報到水利部後,很快獲得國家立項和資金支持。工程啟動後,他又經常翻山越嶺,深入施工一線勘查地形,不斷調整完善引水方案,滿腔熱情地投入到工程建設之中。擴建改造完成後的興電灌區,使靖遠縣幾個主要産糧區徹底結束了靠天種糧的歷史。

  張生賢終於實現自己的願望,把黃河水引到家鄉去了。

  “做事情,要勇於承擔,要盡心盡責”

  一年四季總是穿著一雙涼鞋,平時很少看病吃藥,200多斤重的東西,他能一口氣扛上5樓。在許多同事看來,張生賢體壯如牛。但是在共事過程中,大家才慢慢了解到,他有嚴重的恐高症。

  “張總雖然有恐高症,但是面對工作,他總是會盡力把事情做到最好。”62歲的王穗康離開工作崗位已經2年了,在得知張生賢病逝之後,特意跑到設計院回憶起與張生賢的往事。2004年2月,張生賢作為引進人才,從甘肅省水利水電設計院調入廣東省水利電力規劃勘測設計研究院,從此與王穗康成為了同事。

  韓江東山水利樞紐屬於韓江幹流的第二個梯級電站,位於廣東省梅州市豐順縣,是張生賢參與組織設計的工程之一。2008年8月初的一天上午,9點左右,已經調至設計院工程諮詢部的張生賢出差專門繞道來工地看施工情況,讓在工程現場的王穗康驚詫不已,因為這個工程現在已不歸他負責了。“只要電站施工建設沒有完,我還是放不下心來。”連茶水都還沒來得及沏,張生賢就急著拉王穗康一塊去工地。

  在不到500米長的圍堰堤上,張生賢用了半個多小時走了幾個來回。走到攔河閘已經11點多了,此時烈日當空,天氣酷熱,他又要求上攔河閘啟閉室的排架上面看看倒懸體有沒有加鋼筋。啟閉室排架有10多米高,上下只有簡易的施工臨時爬梯,人走在上面都感覺到晃晃悠悠的。“走到爬梯口時,我正想説他既然有恐高症,就不要上去算了。話還沒出口,他的右手已經搭在我肩膀上,如要綁架劫持我一樣,我們不上也要上。”回憶起當時的場景,王穗康仍是佩服至極。一上到排架,一股熱浪撲面而來,整個工地好像蒸籠一樣。一邊是熾熱的陽光,一邊是密不透風的安全帽,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臉上往下流,衣服早已被汗水濕透,但張生賢完全沒有感覺,仍在認真地檢查梁板鋼筋,直到看見倒懸處確實加了鋼筋,他才露出滿意的笑臉。

  “當他上爬梯、下斜坎或者下樓梯時,他的右手都會緊緊抓住我的肩膀,整個人的力量基本壓在了我身上;左手時不時捂住胸口,大口喘氣。這時我才發現張總的恐高症真是很厲害。”面對張總如此負責地對待工作,王穗康已經説不出是感動還是敬佩。

  “別人工作是為了生活,而對他來説生活就是為了工作。”在同事們的眼中,張生賢工作起來是沒有作息時間的。在辦公室加班,經常是保安來催促要關燈,他才知道自己該回家了。

  01:40,02:13,04:11,05:03……在水利普查期間,張生賢編譯的幾十張數據審核模板文檔自動計時都定格在了這些時間。看著一張張原始電腦記錄,設計院副院長滕軍感動不已:原來每一個程序的編寫,張生賢基本是在深夜或淩晨完成的。而這一切,他卻從未向領導提起過。當滕軍叮囑他要注意休息,不要加班太晚時,他卻説:“習慣了,沒事的。”

  “做事情,要勇於承擔,要盡心盡責。”這是張生賢常對同事説的話,而他自己都先行做到了。

  “幹工作要嚴謹,但更要有創新,要‘實幹+巧幹’”

  “張神仙”,是同事對張生賢的昵稱。這不僅是因為“生賢”跟“神仙”諧音,更重要的是在同事們眼中,他有著“神”一般的技術水平和創新能力。

  在很多人對Excel還很陌生的時候,他卻已經應用自如。為了確保隧洞設計中的洞徑計算精度,減少工作量,他在甘肅省設計院工作時,還總結摸索了一套更加簡捷可靠的洞徑計算方法。至今,甘肅設計院的技術人員仍在應用這套方法。

  1992年,張生賢在工作中發現設計人員製圖時,採用圖板、丁字尺、三角板等配合使用很不方便,效率不高,操作也很辛苦。他經過一番認真思考、琢磨後,大膽提出將丁字尺與圖板結合起來,設計製作一個高效作業臺的想法,並很快研製出輕便型組合式製圖板。樣件完成後,他又組織人員反復試驗,終於使當初的設想得以實現。1993年,該項成果獲得國家專利。

  2000年7月,張生賢從白銀市水電設計院調到了甘肅省水利水電勘測設計院。工作不久,他憑藉紮實的專業功底,很快成為水電站工程設計的業務骨幹。2000—2002年,他先後擔任了黑河龍首二級(西流水)水電站工程和小孤山水電站項目負責人。西流水水電站壩址地形奇特,是國內第一座採用輝綠岩堆石築壩材料的面板堆石壩,工程設計施工難度很高;小孤山水電站是甘肅省水電建設史上第一座完全地下式廠房。張生賢帶領他的團隊跋山涉水進行實地勘測,反復優化設計方案,填補了該院設計史上的技術空白。

  2010年,全國開展第一次水利普查,張生賢作為技術負責人抽調到廣東省水利普查辦參加普查工作。面對普查初期上報的370多萬個清查對象和繁多的表格,張生賢體會到了專家審核數據的辛苦。面對隨後會不斷更新的龐大數據,張生賢也意識到了數據質量把控的重要性。如何解決專家審核數據的勞動強度問題?如何把好數據的質量關?如何指導縣級普查員準確地填寫普查表?一個個問題開始在張生賢的腦袋裏打轉。

  有了想法,張生賢説幹就幹。他白天出差下基層踏勘現場,收集第一手資料,晚上著手研究審核軟體系統。一個個不眠之夜,他在不斷地計算機裏導入和察看數據;一個個週末時光,他在電腦桌上編寫審核程序;一個個節日假期,他在驗證著程序的準確性。2011年的除夕之夜,本該是家人團聚慶賀的時間,但晚飯還沒有吃完,張生賢就説要回家去處理事情。好不容易和爸爸能呆在一塊的兒子更是不高興了:“老爸,你怎麼總是這麼忙,春節都不休息?”面對兒子的不滿,張生賢滿懷歉意:“真對不起,爸爸要趕回去工作,等我忙完了手頭的事情,再好好陪你們。”其實大家都明白,張生賢又去研究他的軟體系統去了。就這樣,在這近一年的時間裏,張生賢絕大部分時間都在水利普查的數據大海中遨遊,在數據中尋找著規律,在規律中尋找著審核程序的突破口。2011年11月底,張生賢研發的水利普查審核軟體包終於面世了。它匯集了35種程序,涵蓋了廣東省6個專項所有普查表,數分鐘就完成了全省普查數據審核。

  “太好了,這可以為全國水利普查工作節約一個多月的時間!”2012年2月2日,春節剛過,國務院水利普查辦副主任龐進武在聽取張生賢的普查數據審核輔助系統彙報後,拍著他的肩膀高興地説。在之後的一個月內,張生賢及研發團隊常常加班,不斷完善軟體包的程序。3月5日,審核輔助系統在國務院水普辦網站挂出,作為第一次全國水利普查第一個專用審核軟體,在全國使用。全國32個省級、358個地級及3500多個縣級水利普查機構,安裝了該審核輔助系統達3.65萬套,審核操作47.8萬次。2013年3月,該系統獲廣東省水利科學技術一等獎。

  “張總的技術水平真的是太神了,經常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與張生賢共事過的同事經常這樣誇讚他。而在張生賢看來,“幹工作要嚴謹,但更要有創新,要‘實幹+巧幹’”。

  “沒事的,你去做吧,有什麼問題就找我”

  對於曹宇來説,張生賢不僅是他的領導,更是他的老師。2004年,他被調到水工二室三組工作。初到崗位,對於之前學農業建築工程專業的他,一時難以適應目前的工作。時任組長的張生賢了解後,就鼓勵曹宇邊工作邊學習水利專業的研究生課程,還為曹宇打氣:“不要怕,我來給你輔導。”2007年,曹宇從水工二室調到資環分院工作,一個全新的工作環境和內容,使他心裏又是一陣迷茫。“張總當時見我每天愁眉苦臉,又鼓勵我在新的工作環境裏,遇到困難不要氣餒,並建議我去報考相關專業的博士繼續學習。”談起當時張總對自己的關懷時,曹宇時有哽咽。

  丘保芳是2005年7月大學畢業之後與張生賢共事的。在丘保芳眼中,張總會給每個人鍛鍊的機會。2007年6月,張生賢讓剛工作兩年的丘保芳去負責一項大型水利樞紐的水工設代工作。丘保芳對自己領這項任務稍顯膽怯:“我剛畢業沒多久,又沒有經驗,行嗎?”“沒事的,小丘,你去吧,有什麼問題就找我。”就這樣,不管上班時間還是休息時間,張生賢都會耐心地給她講解各種問題,丘保芳終於放下了思想包袱。

  在同事們看來,張生賢有一種大哥風範。當組裏每受領一項新工作任務時,他總是自己先去熟悉工程技術規範和要求,提前起草總體方案,攬下重活、累活。當寒暑假期間同事將孩子帶到辦公室時,面對孩子的吵鬧聲,他沒有阻止和反對,而是對她們説:“我的辦公室大,我來幫你們帶小孩。”當晚上集體加班時,他又會安排一些水果、牛奶等,為大家補充體能。

  張生賢是一個關心、愛護同事的人,而對家裏,他也有滿滿的愛。2005年年底,張生賢帶著項目組在梅州的工地上一待就是幾個月。春節快到了,幾個年輕人提出:“張總,你去年也沒回家過節,這次就讓我們留下來值班吧!”他卻説:“誰還不知道,你們的父母早就想你們了!誰也別爭了,春節我來值班。”當同事們都陸續走後,他給妻子打電話,説春節工地走不開,今年又不能回廣州過年了,希望妻子能帶著兒子來工地過年。那一年,他們全家在工棚裏度過了一個簡樸但又溫馨的春節。

  “與張生賢有幾次出差到北京,常聽他聊起在北京讀大學的兒子。可以聽出,兒子是他的驕傲。”張生賢生前同事黃俊龍回憶道。張生賢離世後的辦公室,雖然已經冷冷清清,但在電腦桌抽屜裏,張生賢珍藏的兒子五年級的語文課本仍在靜靜地躺著。

  “學一分退讓,求一份寧靜”

  這是張生賢的座右銘。在生活中,他淡泊名利、樂觀豁達的風骨更是很好地演繹了這句話。

  在甘肅工作的時候,工資很低,經常有要不到設計費的情況,同事們偶爾抱怨,他就讓大家把眼光放長遠些,別總覺得吃虧,要不到設計費就當練手,設計做得好有了口碑,自然會接到更多項目,會有更大市場。

  2013年3月,水利普查數據審核系統獲得一等獎,獎金20萬元。張生賢作為水利普查數據審核系統研究過程中的主要負責人和研究者,基本承擔了2/3以上的工作任務。當領導讓他劃分獎勵的時候,他就一直説:“其實真希望不要獎勵,獎勵會讓這個事情複雜,我只想把這個工作做好。”之後,在他上交的獎金分配方案中,他只給自己劃了1/10。

  在工作中張生賢是淡泊名利的,而在生活中他更是樂觀豁達的。在許多人的印象裏,張總渾身上下都有一股使不完的勁兒,精力充沛,所以都以為他身體很好。王穗康在剛聽説他有恐高症的時候問過他一次,他笑著説:“小問題,沒什麼的!”

  張生賢長期心臟不太好,三條心臟動脈曾有兩條堵塞,一條狹窄,但他一幹起工作來,總是會忘記病痛。2013年6月,在第二次心臟支架手術做完後,領導和同事們關切地詢問他的病情,勸他好好休息,他竟笑著説:“這好比灌區上方有塌方,堵塞了部分渠道,過流能力有所下降,放置支架就是擴寬渠道。現在渠道擴寬了,灌溉也就有保證了。”在別人看來生死攸關的手術,張生賢沒有絲毫的畏懼。

  許多人知道張生賢一年四季一雙涼鞋走天下,卻不知道他是因為小時候沒鞋穿,光腳在雪地裏走,造成天越冷腳越熱,穿其他鞋腿疼,根本無法走路;許多人知道張生賢沒有喝水的習慣,卻不知道他是因為小時候家裏太缺水,太知道水的可貴了。

  情係水利終無悔,苦樂年華寫春秋。張生賢在平凡的崗位上用一生與水結緣,也用一生書寫了自己的敬業人生。

責編:胡亞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