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2012年專題報道--喜迎黨的十八大專題--媒體報道
經濟日報:治水興水 利國惠民
  2012-10-16 14:37  

治水興水 利國惠民

記者 李 力 張 雪

  核心提示:最近10年,是我國水利事業發展最快的10年,全國累計完成水利固定資産總投資1.32萬億元,其中中央水利投資總規模達6205億元,分別是1949年至2001年水利建設投資總量的3.2倍和2.2倍。一座座巋然屹立的水庫大壩,一個個跨越南北東西的水源工程,一條條深入田間地頭的灌溉渠道,是對這10年我國水利建設成就的最好見證。

  “水是生命之源、生産之要、生態之基”。黨的十六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著眼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和現代化建設全局,立足基本國情水情,科學謀划水利改革發展,使全社會形成了治水興水的新高潮。

  最近10年,是我國水利事業發展最快的10年,全國累計完成水利固定資産總投資1.32萬億元,其中中央水利投資總規模達6205億元,分別是1949年至2001年水利建設投資總量的3.2倍和2.2倍。一座座巋然屹立的水庫大壩,一個個跨越南北東西的水源工程,一條條深入田間地頭的灌溉渠道,一張張欣然滿足的普通笑臉,是對這10年我國水利建設成就的最好見證。

  最近10年,我國的治水理念不斷提升,可持續發展治水思路不斷完善,推動了防洪工作從控制洪水向洪水管理轉變;水資源管理工作從供水管理向需水管理轉變;生態治理工作從重點治理向預防保護、綜合治理、生態修復相結合轉變;水利建設工作從開發利用為主向開發保護並重轉變。

  盛世興水,最近10年,水利事業的大發展為我國經濟平穩較快發展與社會和諧穩定提供了堅實的保障。

  民生是載體

  2011年,對大石山區深處的廣西南丹縣裏湖鄉董甲村村民來説,是一個值得銘記的年份。農村飲水安全工程讓乾淨的自來水“嘩嘩”流進家,全村人再也不用找水、挑水,祖祖輩輩為水而愁、因水而窮的歷史就此結束。這只是在廣大農村地區被稱為飲水“民心工程”的一個縮影。

  按照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新要求,順應人民群眾過上更好生活的新期待,水利部黨組與時俱進地提出民生水利發展理念,加快解決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水利問題,著力構建保障民生、服務民生、改善民生的水利發展格局。

  在“民生優先”理念的指導下,中央水利建設的投資結構不斷優化,涉及民生水利的建設投資比重佔到62.4%。真金白銀的投入,讓一項項關係人民群眾生命安全、生活保障、生存發展、人居環境、合法權益等方面的民生水利問題得到有力解決。

  10年來,我國加快農村飲水安全工程建設,讓農民群眾儘早喝上乾淨水、放心水。共建成各類供水工程近百萬處,3.26億農村居民告別了飲水不安全的歷史,提前6年實現了聯合國千年宣言提出的到2015年“將無法持續獲得安全飲用水的人口比例減半”的目標,兌現了中國政府的莊嚴承諾。

  10年來,我國全面實施病險水庫除險加固。累計完成289座大型、2136座中型、1.2萬多座小型病險水庫的除險加固任務,大大消除了水庫安全隱患,有效保障了水庫下游3.66億人、上千座縣級以上城市、4億畝農田以及大量重要基礎設施的安全。

  10年來,我國全面加強水利薄弱環節建設。共完成2000多條重點中小河流重要河段治理。在2058個山洪地質災害防治重點縣,實施縣級山洪災害防治非工程措施建設,初步建成了基層山洪災害監測預警系統和群測群防體系。

  10年來,我國大力加強水土流失綜合治理。累計完成水土流失綜合治理面積47.16萬平方公里,1.5億群眾從水土保持治理中直接受益,穩定解決了2000多萬山丘區群眾的生計問題,農民嘗到了“環境改善、産量提高、收入增加”的甜頭。

  10年來,我國新增小水電裝機容量3500多萬千瓦,4.5萬餘座小水電站累計發電1.39萬千瓦時,點亮了鄉村夜晚。

  水利是生動的民生。10年來,民生水利的理念深入全行業,一幅幅興水惠民的畫卷徐徐展開。

  水利促發展

  王付營治理片是安徽省阜陽市潁泉區的“小農水”重點工程。“以前這裡溝渠長年失修,淤積嚴重,澇不能排,旱不能灌”。潁泉區水務局負責人介紹説,經過治理後,這裡新增灌溉面積6300畝,改善灌溉面積3700畝,改善排澇面積10000畝,“修好了水利,糧食豐收有保障,鄰近的種植大戶還搶著到王付營村發展蔬菜種植,帶動了當地農業發展方式的轉變。”

  水利是農業的命脈。10年來,我國大力實施農田水利建設,推廣普及節水灌溉,開展了426處大型灌區、376處重點中型灌區續建配套和節水改造,全面完成了中部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四省139處大型排澇泵站更新改造,啟動實施了全國251處大型灌排泵站更新改造項目,全國節水灌溉工程面積由2002年的2.79億畝增加到4.3億畝,為實現全國糧食産量“八連增”立下“汗馬功勞”。

  水利不單是農業農村穩定發展的重要基礎,還是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有力支撐。這10年,黨和國家把水利放在經濟社會發展的突出位置,全面加快水利基礎設施建設,不斷完善綜合防洪減災體系,優化水資源戰略配置格局,全面提升了水利的支撐保障能力。

  加快大江大河大湖治理步伐。10年來,長江中下游河勢控制和“兩湖”治理加快實施,三峽水庫建成運行,治淮19項骨幹工程全面完成,嫩江尼爾基、廣西百色等控制性樞紐相繼建成併發揮效益。通過大規模的防洪工程建設,新增水庫庫容1979億立方米;新增堤防2.37萬公里,堤防總長度達到29.4萬公里,保護耕地7億多畝,保護人口5.98億人,大江大河主要河段已基本具備防禦新中國成立以來發生的最大洪水的能力。

  著力構建水資源配置戰略格局。針對我國水資源時空分佈不均、與經濟發展佈局不匹配的問題,10年來,我國興建了一批蓄、引、提水工程,南水北調東、中線一期工程開工建設,實施了引黃濟津、珠江壓鹹補淡、引江濟太等水資源調配工程。10年全國新增供水能力600多億立方米,供水能力超過7000億立方米。

  一座座水利工程的興建,確保了一方安瀾,也讓江河成網,水系貫通,為城鄉發展注入了活力與生機。

  改革添動力

  10年來,我國水利行業實現了大發展。然而,也面臨著一些較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要解決這些矛盾和問題,推動傳統水利向現代水利、可持續發展水利轉變,最根本的要靠體制改革、靠制度創新。體制新則全局新,機制活則全盤活。10年來,我國水利改革發展不斷向著縱深推進。

  為破解水資源瓶頸,我國全面實施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國務院出臺意見,將這一制度提升到國家層面,明確了水資源管理的“三條紅線”。目前,25條跨省江河流域水量分配技術方案基本完成。

  水資源管理體制不斷完善。建立健全流域管理和區域管理相結合的水資源管理體制,水資源統一管理得到加強,城鄉水務一體化管理加快推進,全國組建水務局或由水利局承擔水務管理職能的縣級以上行政區總數由1239個增加到1850個,佔全國縣級以上行政區總數的比例由52%上升到76%

  水利工程管理體制改革取得明顯成效。目前,全國大中型水管單位改革任務基本完成,落實“兩費”150億元,落實率達84%;實行管養分離的水管單位達63%,安置分流人員8.2萬人。通過拍賣、租賃、承包、股份合作等方式,對700多萬處小型農田水利工程進行了産權制度改革。

  水利投融資體制改革取得實效,各地通過政府注入資本金、土地儲備、盤活存量資産等方式,組建了省級水利投融資公司24個、市縣級水利投融資公司154個,初步形成了公共財政投入為主、金融支持和社會參與為補充的水利投入機制。

  全國有22個省(區、市)出臺了水價管理辦法,農業水價綜合改革試點取得成效,以節水和合理配置水資源、提高用水效率、促進水資源可持續利用為核心的水價機制逐步形成。

  改革是水利事業發展的強大動力,10年來,我國加快破除制約水利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以改革的新突破贏得了各項事業的新發展。

  

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

山東省水利廳黨組書記、廳長 杜昌文

  山東作為我國北方缺水省份,人均水資源量322立方米,僅相當於全國平均水平的六分之一,水資源短缺已經成為制約全省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瓶頸。為實現水資源可持續利用,支撐和保障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我們把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作為破解“瓶頸”制約、轉變發展方式、推動科學發展的戰略舉措,在經歷秋冬春三季連旱、保障全省糧食“十連增”和支撐經濟總量兩位數增長的情況下,2011年全省實際用水總量較2010年減少2億立方米,萬元GDP取水量由上年的72立方米降到65立方米,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數由0.6提高到0.61,地下水平均埋深比上年同期上升了0.24米。

  嚴格用水總量控制,促進用水方式和發展方式轉變。201010月率先在全國出臺了《山東省用水總量控制管理辦法》,把全省和各市、縣年度用水總量控制在年際間可通過降水補充的範圍內,並將新增取水項目水資源論證作為建設項目環評立項的必要條件。依據《全省水資源綜合規劃》、《水功能區劃》和相關水量分配方案,統一核定全省及各市、縣用水總量、用水效率、水功能區限制納污控制指標,並將其作為區域取水限批的“三條紅線”,以此形成“倒逼機制”,引導各級樹立“因水制宜、量水而行”發展理念,自覺轉變用水方式和發展方式,促進當地經濟結構、産業佈局與水資源稟賦條件、水環境承載能力相適應。

  嚴格新增取水許可,切實守住“三條紅線”。將嚴格取水許可作為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主要抓手,重點嚴把“三關”:嚴把水資源論證關。全省統一制定建設項目水資源論證審查規則和程序,2011年以來省級審查的36個新增取水建設項目,否決3,調整16個,有效遏制了不合理用水需求。嚴把取水許可關。規定新增取水許可審批的“六個必須”。嚴把驗收發證關。所有新增取水建設項目在竣工投運前,都要對取水水源、取水設施、計量設施、節水設施、退水水質和去向等逐項驗收,方予發證。2011年以來,全省依此新發、換發取水許可證6888個,登出1123個。

  強化用水計劃管理,著力提高用水效率。將嚴格計劃管理作為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關鍵環節,相繼制定頒布9大重點工業行業用水定額、主要農作物灌溉用水定額、飲用水生産企業産水率等地方標準。按照各市、縣可用水資源總量,扣除超采地下水量、超定額用水量和水質不達標水量,核定其年度區域用水計劃控制指標,對工業、服務業取用水戶逐月下達用水調度計劃,對超定額用水的累進加收水資源費,同時強力推行節水灌溉,有效提高了用水效率。

  加快構建現代水網,大力增強水資源配置效能。著眼于統籌解決水資源短缺、水災害威脅、水生態退化三大水問題,依託南水北調和膠東調水工程,加快水庫除險加固、河道綜合治理、水系連通等工程建設,加快構建“庫湖河渠連通、供排蓄泄兼籌”的現代水網體系,全省水資源配置效能不斷提升,2011年底全省地表蓄水量比常年增加43億立方米,比上年同期增加21億立方米。

  完善監測考核體系,著力提升監控管理水平。著眼于構建區域用水總量監測與用水戶計量管理相結合的監控體系,制訂區域用水總量監測辦法,編制全省“水資源管理系統”建設實施方案,並按照“誰批復取水許可、誰負責計量監督”的原則,明確了省、市、縣三級用水計量監督責任。加快監測站點建設,對重點水功能區、入河排污口定期監測,並將監測結果作為衡量各市、縣發展績效的重要依據,納入全省科學發展綜合考核,有效促進了水資源管理地方行政首長負責制的落實。

  堅持嚴格執法監督,確保制度落實到位。建立了巡查、稽查和督查“三項制度”,對重點取用水戶、重要水源地每月巡查,對新批取水項目逐一現場稽查,對非法取水重大案件實行重點督查、掛牌督辦。2011年以來,全省查處水事違法案件5000余起,封閉自備井12500余眼,有效規範了全省水事秩序,為全面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提供了可靠的執法保障。

  

鹽鹼灘上獲豐收

記者 黃俊毅

  平沙莽莽,直與天接。秋收時節,為採訪乾旱地區節水增糧,記者走在吉林西部鹽鹼灘深處。

  “這鹽鹼灘只長鹼草,不長莊稼。要是有水,就能開墾成良田。”吉林省通榆縣副縣長于海航説。

  然而,不要説澆灌鹽鹼灘,就是現有耕地,用水都很困難。通榆縣年均降水才300毫米,蒸發量卻高達1870毫米。全縣450萬畝耕地,幾乎全靠超采地下水來灌溉。“才幾年工夫,地下水位就下降了4米。”雙崗鎮長青村村支書孔慶林對記者説。

  “多虧政府給俺們送來膜下滴灌!你瞧,俺家玉米一粒是以前的兩粒大,比別人家的強多了!”1010日,向海鄉大房村農民張殿春興奮地説。張殿春全家4口人,種了12坰地。今年政府部門出資,在大房村選了40坰地,示範推廣玉米膜下滴灌技術。張殿春的10坰地,很“榮幸”地入選。

  張殿春確實該高興。今年8月中旬至9月上旬,正好是玉米灌漿期,通榆縣基本沒有有效降雨。普通地塊的玉米由於水分供應不上,果棒形成“禿尖”,而他家由於採用膜下滴灌技術,玉米棒個個果粒飽滿。“就這20多天,讓俺家玉米增産起碼四成。”張殿春説。

  膜下滴灌節水增糧,有田間地頭作證。109日,有關部門在向海鄉大房村選擇相鄰的兩塊地,實測玉米産量,發現普通地塊每坰産玉米1.45萬斤,膜下滴灌地塊則達2.30萬斤,兩者相差8500斤。按目前市場價每斤0.95元計,每坰地增收8000多元。張殿春種10坰玉米,今年凈增收8萬元,怎能不高興呢?

  據介紹,吉林省自2010年起,推廣玉米膜下滴灌,通榆縣作為3個試點縣之一,今年是第三年。“實踐證明,膜下滴灌確實好:一是增溫,年增積溫240度;二是延長生長期15天;三是保墑,土壤含水提高14%;四是産量翻倍,增收150%;五是覆膜阻斷蒸發,節水70%,防止土壤鹽漬化;六是對點施肥,節肥30%;七是膜下用藥,避免揮發,省藥環保;八是省工,免趟免鏟,勞力強度減輕70%;九是提高米質一到兩個等級。”

  通榆縣水利局局長王東秀告訴記者,2010年全縣發展膜下滴灌1萬畝,今年則推廣到了31.3萬畝。廣大農民對膜下滴灌,由懷疑到接受,再到渴求,認識有了質的飛躍。

  成果豐碩喜人,卻來之不易。于海航説,為推廣膜下滴灌,通榆可謂“舉全縣之力,傾全縣之能,集全縣之智”。比如資金方面,由於經費很緊張,實行捆綁政策,將惠農政策、惠農資金和縣級配套,集中整合用於膜下滴灌工程,從而把好鋼用到刀刃上。另外,向受益農戶收取一定數量的保證金,實現國家資金與農民利益挂鉤,共同承擔責任,消除部分農戶“等、靠、要”的依賴心理,調動一切積極因素,共同珍惜每米毛管、每分投入。每逢春播前,縣裏組織科技小分隊,深入到項目鄉鎮,講解膜下滴灌的好處。今年宣講了45場次,培訓了5000人次。縣裏每兩天編發一期工程建設簡報,交流各鄉鎮好的經驗作法。水利局每兩天開一次例會,局長聽各包片組長彙報,交流經驗、解決問題,會後包片組各自奔赴施工現場。

  于海航當鄉長時,每逢天降雨星,都要跨上自行車,興衝衝趕到田間地頭,看能不能形成有效降雨。如今,有了膜下滴灌,千百年來為患人間的旱魃,正逐步被驅除。

  

管好“最後一公里”

記者 張 雪

  “國家投入了大量的資金用於農田水利設施的建設和改善,但是田間地頭‘最後一公里’的維護和管理跟不上,會讓水利設施的效益打折扣!”江蘇省太倉市雙鳳水利站副站長楊永林説。“政府管不到、集體管不好、群眾管不了”指的就是一些小型農田水利工程曾面臨的尷尬。

  楊永林説,過去管理農村涉水事務總是“力不從心”。“對基層水利服務機構的性質界定不清,職責不明,我們的一部分精力只能放在‘養活’自己的經營活動上,懂業務的大學生不願意來,很多管理工作都是勉強維持。”如今,雙鳳水利站被明確為太倉市水利局派出機構,是全額撥款的公益性事業單位,“我們現在把全部精力放在轄區的涉水事務上,13名核定編制人員中11名有大學本科學歷,管理更規範了,業務範圍更廣了,老百姓的滿意率更高了。”楊永林把這稱作管理服務的回歸和強化。

  為扭轉農村水利工程“有人建、沒人管”的局面,我國正加快推進基層水利服務體系建設。水利部門提出構建“三駕馬車”:以鄉鎮或流域為單元的基層水利服務機構,在轄區內行使水行政職能;由受益農戶自願組成農民用水合作組織,負責受益區內水量分配、水費收取、水事糾紛調解等;再加上抗旱服務隊、灌溉試驗站等專業化隊伍,共同健全“基層水利服務體系”,破解農田水利“最後一公里”的管理難題。

  截至2011年底,全國共有基層水利站2.7萬個,組建農民用水合作組織7.8萬多個,管理灌溉面積2.4億多畝,建成各級抗旱服務隊等專業化服務隊伍1.4萬支。

  今年6月,《關於進一步健全完善基層水利服務體系的指導意見》出臺,界定了基層水利服務體系的性質、職能和管理體制,對基層水利服務機構的設置、人員編制、經費保障等給出了具體的政策。

  “政策的有力支持,將推動從根本上解決農村水利工程管理‘最後一公里’問題,讓農民用水更方便!”楊永林興奮地説。

責編:瑤薇  
 
 
京ICP備14010557號 水利部辦公廳指導 水利部新聞宣傳中心策劃組織 水利部水利信息中心策劃設計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