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2011年專題報道--水利部機關青年“百村調研”報告會--交流發言
水資源司楊聰作交流發言
  2011-10-09 11:01  

水資源司楊聰作交流發言

一堂直擊心靈的國情教育課

    ——參加“百村調研”活動彙報

水資源司 楊聰

  尊敬的陳部長、各位領導:

  大家好。我是來自水資源司的楊聰,我彙報的題目是“一堂直擊心靈的國情教育課”。作為百村調研第一團的成員,出發前,我曾對是否參加這次活動非常糾結。一方面,不想放棄這個難得的學習機會;另一方面,又因調研時間正好和幾個月前就確定好的婚期相衝突,這讓我很矛盾。經與妻子商量後,我們將結婚的日子提前到了5月5日。婚後第二天,我便從容地踏上了前往湖南省桑植縣的火車。

  桑植是革命老區,賀龍元帥的故鄉、紅二方面軍的長征出發地。桑植有兩個很難讓人聯絡到一起的稱號,一個因為是風景如畫,被譽為“張家界後花園”,另一個則是“國家級貧困縣”。到達桑植後,我們6位團員被安排到了一個叫棉花埡的村子,在接下來的幾天,震驚、震撼、振奮這三種感受貫穿了我的生活。

  棉花埡被群山環抱,山高水深,交通不便,人多地少,經濟落後。全村500多人中有200人常年在外打工,當地人年均純收入不到2000元。棉花埡的基本情況可用“四多”和“四無”來概況:四多是,老人多、孩子多、少數民族多、貧困人口多。“四無”是,無自來水、無灌溉工程、無手機信號、無文化設施。全村只有一個簡陋的蓄水池,村民生活用水全靠肩挑,所以桶是廚房最常見的用具,村裏所有耕地都是望天收。但這裡有純樸的群眾,他們對我們的到來表示了熱烈的歡迎。在這裡,我們雞鳴而起日落而息,深入田間地頭勞動、走進農家促膝訪談、給孤寡老人送溫暖、與幹部和學生傾心交流、向土家族老鄉學唱民歌………

  讓我刻骨銘心的是駐村後第一天走訪特困戶的經歷。我們翻山越嶺走了十幾裏山路後到達了這戶人家,門口貼著“博愛新居”的銘牌,村幹部説這是紅十字會的援建房。進屋後發現屋裏是家徒四壁,沒有一件像樣的傢具。男主人是一位多年前就雙目失明的老人,老伴也患有癲癇病,時好時壞。他們曾有過一個孩子,但早年不幸夭折了。現在老兩口相依為命,生活完全靠低保和社會救濟。老人赤裸著上半身、光著腳,他在接過我們送他的慰問金時,手顫抖得厲害,嘴裏反復念叨著:“謝謝江主席,謝謝胡主席”。見此情景,同行的兩位女團員都忍不住落淚。儘管特困戶只是個案,不具有普遍性,但棉花埡所展現的面貌就是西部山區農村落後的一個縮影,與我已習慣了的首都的繁華,差距之大令我震驚。當晚,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一直在思考著我能為這裡的群眾做點什麼呢?

  棉花埡是貧窮的,但接下來的走訪中,我們不斷被村民不等不靠、樂觀向上的精神所感染:孩子們用稚嫩的話語憧憬著自己心中的夢想;村幹部用堅定的話語規劃著發展藍圖;創業者用豪爽的話語勾勒著未來之路。感人場景隨處可見,催人奮進的力量充滿山村,其中有兩個人物一直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一個是劉如軍,49歲,已經擔任了13年村支書,鎮裏每年只能給他發4000元的工資,因為收入少,至今還住著年久失修的老宅。由於家裏還有孩子和年邁的母親需要照料,愛人多次讓他辭職專心搞好生産,但當看到村民們信任和期待的眼神後,他選擇了堅守;為了方便聯絡分散在大山裏的各個村小組,他自己掏錢買了一輛摩托,可有時候連汽油錢都需要向其他村幹部借。就是這樣一位並不富裕的支書,在村裏硬化路面時,卻將自己家裏準備用來過年的一頭豬和大米無償拿出來作為出義工村民的伙食;在路修進村子後,面對後續資金不足,他毅然放棄將路修到自己家門口。

  另一個是劉燕明,35歲,這位皮膚黝黑漢子曾長期在廣東打工,為照顧老人和孩子于09年返回了棉花埡。因為當地嚴重缺水,他選擇了不需要水的竹鼠養殖。這種體型像老鼠的小動物是湘西人喜愛的野味,市場售價高達100多元一斤,以當地盛産的竹子為食。但竹鼠生性膽小,怕光、怕冷、怕熱,人工飼養難度很大。他從零開始,不斷探索,在幾經挫折後終於成功掌握了竹鼠的飼養技術,目前養殖規模已達300多只,不但收回了前期投入,還帶動了村裏兩戶人家一起創業。他請我們品嘗了這種美味,並説順利的話到明年將到達1000隻以上的飼養規模。希望似火,苦難土地會生柴;信念如燈,貧瘠土地終生油。這些愛唱民歌的土家人臉上的笑容,是他們不折不撓奮鬥精神的體現,使我內心深受震撼。

  調研中,群眾告訴我們,比起過去,棉花埡的面貌已發生了很大變化,短短幾年間修建了8公里硬化水泥路,電、沼氣池和有線電視的覆蓋率逐年提高,手機信號即將在年底覆蓋全村,集中飲水工程將在“十二五”時期全面開工建設…..對於新世紀以來中央實施減免農業稅、糧食直補、農村醫療保障、退耕還林等惠民政策,群眾是積極擁護、衷心感激的。對目前的貧困,暫時與城裏不斷拉大的發展差距,他們也是理解的。不斷發展中的棉花埡,讓我看到了黨中央國務院和各級黨委政府對三農問題的高度關注,這讓我倍感振奮。

  在離別時,村支書給我們每人送了一雙村民手工織的鞋墊,並寫下了“相識幾日短,情誼永續長。望友多珍重,事業將輝煌。”的祝福語。我們6人決定,未來5年裏每年共同出資3000元作為獎學金,專門鼓勵村裏品學兼優的孩子。本次調研還意外拉近了桑植縣與水利部的距離。在桑植期間,我就農村飲水安全問題寫了一篇調研報告,並與縣水利局的負責同志深入交換了意見。回到北京後不到一個月,桑植縣委書記專程赴水利部,在拜會有關司局後專門看望了我,他表示非常希望能促成一位幹部去挂職,深入推動水利發展。

  現在回顧起那短短七天的桑植之行,對我來説是一堂直擊心靈的國情教育課,從震驚到震撼再到振奮的心路歷程是我最寶貴的收穫。同時,那個失眠之夜困擾我的問題也有了清晰的答案,那就是踏踏實實做好本職工作,為水利改革發展盡一份綿薄之力,就是我能為遙遠的棉花埡群眾所能做的最重要的實事。

責編:朱朝明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承辦:水利部水利信息中心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