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2011年專題報道--水利部機關青年“百村調研”報告會--交流發言
發展研究中心孫宇飛作交流發言
  2011-10-09 10:57  

發展研究中心孫宇飛作交流發言

汶川的父親  北京的娃兒

發展研究中心  孫宇飛

  “小孫,小孫,回家吃飯嘍!小孫,小孫,回家吃飯嘍!”這就是我在汶川縣草坪村最熟悉的聲音,如今回想起來還是那麼親切、那麼溫暖。這位如慈父般的老人叫張國榮,是我入住農戶家的主人,他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話不多,口音很重,開始和他交流只能聽懂三四分,剩下的要麼靠手勢比劃,要麼就只能靠猜了。他曾擔任過15年的草坪村支書,於是我一直稱呼他——老書記。

  老書記雖已年近七旬,但身體很硬朗,如今還是村裏的保潔員,每天早晨都要把整個村子打掃一遍。入住的第一天,我六點起床,出門那一刻,就看見老書記已經在打掃了。我從他手裏接過掃帚,他也沒過多謙讓,回屋又拿一把和我一起打掃。打掃完他笑著對我説,“走,喝茶去”。回到房間,老書記拿出一個早已泡好茶葉的杯子,那是一個已經被浸漬的不太透明的玻璃杯,但我相信這是老書記家最好的杯子了。於是,接過杯子,一飲而盡。喝完後,發現老書記正開心地看著我。

  從那以後,每天早晨的打掃衛生和勞動後的一杯清茶成了必修課。也就是在這個過程中,我和老書記的關係越拉越近,連他説的方言我似乎也聽懂的更多些了。每次到吃飯的時候,無論我是在老鄉家做訪談,還是在和團友們開會討論,老書記都會走過來喊我。每一天一家人都等著我回來吃飯,每一晚老書記都點著燈坐在門口等我回家。

  每次吃過飯,老書記都喜歡拉著我邊喝茶邊聊天,聽我講北京的工作和生活,講東北老家的故事;他也時常對我講起他當村支書時的點點滴滴,甚至是年輕時與老妮的愛情。然而,有一個話題我卻一直不敢觸及的,那就是5.12汶川大地震,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撕開他們那道剛剛癒合的傷疤。隨著我和老書記一家的熟悉,一天早飯後,他主動和我聊起了地震的話題,聊起了地震時的草坪和現任村支書張志軍的故事。

  地震時張書記在西安出差,地震後他打遍了村裏每個人的電話,卻沒有一個接通。他的第一想法是他可能是草坪村唯一倖存的人了。大家都勸他不要回去,但他説,“村裏的老少爺們都在等著我,即使他們不在了,我也要回去給他們收屍”。幾經輾轉到了都江堰,所有的交通工具和道路都行不通了。他就沿著山路徒步往回走。這一走就是兩天兩夜。當他看到自己的家人和鄉親們安然無恙時,40多歲的漢子嚎啕大哭。

  村支書回來後村民們有了主心骨,也了解到外面的一些消息。大家這才知道,這是一場波及範圍廣泛的大規模災難。張書記説:“我在路上看見飛機了,黨和政府是不會不管咱們的。但是,眼下就只能靠咱們自己了!”自救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水和糧食,山上的水已經不敢喝了,能用的只有幾家人水缸裏攢下的乾淨水。糧食也不多了,大家都把家裏的糧食共享出來。由於不知道救援隊多久才到,大家商量後決定,水和糧食都定量供應:老人和孩子先吃,可以吃大米;其他人用玉米摻著大米吃。

  就這樣,張書記帶領大家帶著信念與期盼在廢墟上堅守著,在風雨中度過了短暫卻又無比漫長的七天。這段時間裏,沒有人因為分配不均而抱怨過一句,沒有人因為看不到希望而崩潰退縮。七天裏,全村沒有斷過糧、斷過水。七天后,部隊帶著救援物資和希望到達了草坪村。512地震這段“同生死、共患難”的經歷,讓原本就和諧的草坪村更加的團結了。

  震後恢復重建,村民們都從山上的危房中搬出,到山下集中居住,政府按人頭補貼,每戶約1萬6到3萬塊錢;由於草坪打造精品旅遊村,政府又每戶投入約8萬塊錢,對民居進行了風貌改造。同時還配備了有線電視、電話、網絡等現代化設施,以及熱水器、沖水廁所等城市生活設備。一位村民説,地震時,我還以為生活至少要倒退20年,沒想到還前進了30年,如今比起死去的人我相當於多活了30年,這都要感謝黨和全國人民啊。

  那晚,我整理這段錄音一直到深夜,讀了一遍又一遍,久久不能入睡,我被這些堅強不屈、百折不回的汶川人和汶川精神感動著、鼓舞著……

  也許命中註定要和草坪結緣,到草坪的第一天剛好是我的陰曆生日,而在草坪的最後一天恰好是我的陽曆生日。這件事我沒和任何人提起過。馬上要離開了,我想送老鄉和團友們一個驚喜,就拜託一位村民到鄉上去買些煙火。後來這件事被村長知道了,於是我的生日便成了百村調研最後一晚的主題。大家為我煮了長壽面,還一起圍著篝火跳起了鍋莊舞、唱起了生日歌。一聲聲爆竹響徹雲霄,璀璨的煙火劃破天空。這是我人生中最為特別的一個生日,在我的心底劃下了永不磨滅的美麗痕跡。

  晚上回家時,老書記依舊點著燈,守在門口,但表情看起來卻有些沉重,他拉著我的手説,“娃兒,你走了,我會不習慣的”。我的眼眶隨之濕潤了。那晚為了準備第二天的彙報,我工作到淩晨3:30,但還是5:30就起來了。我獨自出去打掃美麗的草坪村。回來時,老書記拿著我熟悉的杯子已經沏好了茶,我接過杯子對他説,“老書記,我會回來的”。

  回到北京,又一次緣分讓我和汶川的老鄉緊緊地連在了一起。6月22號晚上8點半,我跟隨張璐書記去參加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政務直通》欄目,老鄉們知道後開心的不得了,本來準備在村裏的廣場上一起收聽,但山裏沒有信號。為了從電臺上聽我的聲音,聽我講在草坪村的事兒,老書記帶著鄉親們一路開著摩托車拿著收音機找信號,結果只是斷斷續續地聽到了幾句。從廣播室出來,已經快十點了,接到老書記打來的電話,一個勁地説,小孫講的好啊、講的好啊。我又聽到了這熟悉的聲音,汶川的父親掛念和鼓勵孩子的聲音。

  七天,只是生命時光的短暫一瞬,卻深深地影響了我們的一生。作為一名沒有農村生活和工作經驗的水利青年,調研前我對陳雷部長提出“推進民生水利新發展”的要求理解並不深刻,尤其是對民生水利的理解更多的是停留在概念上,缺少真情實感的維繫。而經過這七天的鄉村之行,水利工程在我眼中已不再是冷冰冰的鋼筋、水泥、混凝土了,而是老書記和鄉親們對於幸福生活渴望和祈盼的眼神,更是水利人對“民生多艱”的深刻理解、用心體會和全力以赴!感謝百村調研,感謝汶川,給我們一次彌足珍貴的心靈洗禮和重塑理想信念的實踐機會,讓我們將個人的成長與肩負的責任與使命緊緊連在一起。“根在基層,情係民生”,我們會把在調研中對農村的了解、認識和思考,以及和村民結下的深厚情誼帶到本職工作中去,更好地為基層服務、為人民服務。

  很不幸,草坪今年又遭受了泥石流和山洪災害的侵擾,由於防洪基礎薄弱,洪水再次給草坪帶來巨大的災難。在這裡我也代表全村365名鄉親和8個在京的娃兒懇請大家更多的關注汶川、關愛草坪。

責編:朱朝明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承辦:水利部水利信息中心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