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特別報道  |  系列特稿  |  水利成就  |  地方動態  |  媒體聚焦  |  身邊黨員  |  黨史文獻  |  理論創新  |  圖片報道  |  視頻報道
 
  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2011年專題報道--建黨90週年專題--系列特稿
慶祝建黨90週年系列特稿之二:修命脈水利 潤綠野豐年
  2011-07-05 17:41  

  麥浪翻滾的火熱六月,送來了紅旗飄揚的火紅七月。河南省在經歷嚴重冬春旱後,廣大農民臉上綻放著小麥豐收的喜悅,迎接著中國共産黨90歲生日的來臨。

  這是又一個豐收之夏,這是2004年以來中國糧食連續7年增産之後的又一個豐收之夏,這更是對世界糧食安全作出重大貢獻的一個豐收之夏。

  糧食連續增産,見證了新中國水利經受住2007年川渝百年不遇大旱、2009年北方冬麥區十多個省嚴重春旱、2010年春天西南特大乾旱等自然災害嚴峻考驗,保障著中國糧食安全。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1940—1943年全國連續四年大旱,赤地千里,農業無收,廣大災民背井離鄉。1942年河南省因大旱絕收餓死300萬人。更有1876—1878年發生在華北等地的“丁戊奇荒”,到處都有“人相食”“以人為糧”的現象,“登高四望,比戶蕭條,炊煙斷縷,雞犬絕聲”,直接死於饑荒和瘟疫的人數在1000萬人左右;從重災區逃亡在外的災民不少於2000萬人。

  大旱望雲霓,盼水心切。據1991年以來的統計資料分析,新中國水利設施年均抗旱澆地面積3050萬公頃,年均挽回糧食損失4059萬噸。

  大旱之年無大災,充分體現了中國共産黨領導下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長期堅持不懈地大搞農田水利基本建設,夯實水利基礎,保障糧食安全。

  民以食為天,食以水為先。對於中國這樣一個大國,糧食安全是天大的事。

  1949年8月5日,新中國成立前夕。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曾提出“每一個中國政府必須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解決人民的吃飯問題”。

  而此時,全國的農田灌溉面積,只有標準很低的2.4億畝。自隋煬帝開挖運河開始的南糧北運局面,仍在艱難維持。

  老天爺並沒有給新中國太多休養生息、重整經濟的機會,接二連三的洪澇災害無疑給原本脆弱的糧食供給“雪上加霜”。

  水利是農業的命脈。1934年1月,江西瑞金,在第二次全國工農代表大會上,毛澤東作出了這一著名的論斷。新中國成立,黨領導人民掀起了一次次的農田水利基本建設熱潮,中國農田水利史掀起了嶄新的一頁。

  巍巍太行山,亙古千萬年。在太行山腳下,晉冀豫交界,有個縣叫林縣,如今叫林州市。

  這裡有一條挂在懸崖陡壁上的水渠,在中國幾乎家喻戶曉。它從山西太行山麓蜿蜒盤旋而來,然後如血管一般深入林州全境,從而徹底改變了這個縣級區劃噩夢般的缺水歷史。美聯社當年曾驚呼“它是毛澤東意志的典範”,但在今天看來,這條冠以“紅旗”之名的水渠不僅記錄了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而且是一段關於民族自強不息精神的見證。

  歷史上,林州十年九旱,水貴如油。這樣一首民謠曾廣為流傳:“咱林縣,真可憐,光禿山坡旱河灘。雨大衝得糧不收,雨少旱得籽不見。一年四季忙到頭,吃了上碗沒下碗。”據林州縣誌記載:從公元1436年到新中國成立的1949年的514年中,林州曾發生自然災害100多次,大旱絕收達30次,連年大旱,河干井涸,顆粒無收,十室九空,民不聊生……

  新中國成立後,林州人民在黨的領導下,決定北水南調,引漳入林。

  “紅旗渠水引天外”。從1960年開始,到1969年竣工,歷經10年寒暑。巍巍太行山、綿綿紅旗水,于懸崖峭壁之上、險灘峽谷之中,見證了英雄兒女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英雄氣概。

  劈開太行山,引來漳河水。因為有了水,林州有了林場,有了魚塘,有了果園。站在林州城外的丘陵舉目四望,山嶺蒼翠,田地一片綠色。一個不了解林州歷史的人,常常會誤以為這就是自然對林州的賞賜。其實這是興修水利的重要作用,是共産黨人帶領人民治水的豐功偉績。

  太行山上的紅旗渠,黃河兩岸的保收田,海河之畔的灌排渠……隨著一次次大規模農田水利基本建設,一批批大量水利工程的興修建成,低水爬上高山,鹹水變成甘泉,很多鹽鹼地、易旱易澇地成為旱澇保收、高産穩産的良田。

  農田水利建設,不僅僅是造就了一個個中國的大糧倉,更在20世紀80年代中期,一舉改變了中國歷史上長期存在的南糧北運的局面。1987年,中國華北地區首次實現了糧食自給自足。

  作為全球第一人口大國,中國的糧食安全始終為世界關注。

  1994年,美國學者萊斯特·布朗寫了一篇文章:《誰來養活中國》。中國能否保證糧食供給安全,成為熱點話題。確保糧食安全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國家投入鉅資,開展了更大規模的灌區建設和改造。

  1996年,中央投資對大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項目進行試點建設,1998年利用國債加大投資,正式啟動。

  黨的十五屆三中全會提出,要大力發展節水農業,把推廣節水灌溉作為一項革命性措施來抓,大幅度提高水的利用率,努力擴大農田有效灌溉面積。為貫徹落實中央精神,水利部先後組織實施《全國大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規劃報告》、《全國大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十一五”規劃》,對全國434處大型灌區進行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

  黨的十七屆三中全會明確要求,到2020年基本完成大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任務。2011年中央一號文件再次明確了到2020年基本完成大型灌區改造任務的目標。

  截至2010年年底,已累計下達大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項目總投資491億元,其中中央投資278.6億元。項目實施10多年來,取得了顯著成效。大部分灌區的嚴重病險和“卡脖子”工程基本得到改造,新增有效灌溉面積1900萬畝,改善灌溉面積9700萬畝,灌溉水利用系數從0.4提高到0.45,年新增節水能力150億立方米,新增糧食生産能力141億公斤。

  湖北省漳河灌區通過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項目區內畝均糧食産量由1998年450公斤增至2009年的672公斤,增加18.2%;項目區1998年農業總産值29.3億元,2008年農業總産值102.1億元,增加72.8億元;灌溉水利用系數由改造前的0.34提高到目前的0.45。項目受益區畝次平均用水量由改造前的626立方米,減少到2010年的415立方米。

  漳河灌區節水改造與續建配套項目實施以來,用水保證率和用水效率大大提高,基本灌足了灌區用水需求,沒有出現因旱澇而減産的現象。漳河水庫下泄水量和水質均有明顯提高,極大地改善了灌區及周邊生態環境。同時,通過節水,在下游開發了河道漂流等旅遊項目。通過灌區節水改造同步實施灌區信息化建設,灌區現代化管理水平也在穩步提高。

  灌區灌溉方式、管理模式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傳統的大水漫灌、土渠灌溉等粗放的灌溉模式得到有效遏制,新型、高效的節水灌溉技術、渠道硬化防滲技術得到廣泛推廣。“農民用水戶協會”應運而生,“參與式管理”讓灌區水工程走上了良性發展軌道。供水設施越來越多,水資源利用效率越來越高。灌區成為支撐我國糧食安全的主要支柱。

  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已經建成設計灌溉面積超過30萬畝的大型灌區447個,1萬~30萬畝的中型灌區5967個。現有塘壩、小型泵站、機井、水池、水窖等獨立運行的小型農田水利工程2000多萬處,大中型灌區末級渠道、小型灌區固定渠道近300萬公里,固定灌溉管道約180萬公里,相應的配套建築物近700萬座,難以計數的田間工程幾乎覆蓋了所有的農田灌溉面積。

  全國農田有效灌溉面積從2.4億畝擴大到8.77億畝,佔世界總量的1/5,居世界首位。佔全國耕地面積48%的灌溉面積上生産了佔全國總量75%的糧食和90%以上的經濟作物,實現了糧食等農産品供給的歷史性轉變。

  我國以佔全球6%的徑流量、9%的耕地,保障了佔全球21%人口的溫飽和經濟社會發展,這是對世界糧食安全的重大貢獻,農田水利設施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在中國這樣一個旱澇頻發多發、自然條件十分特殊的國度,沒有共産黨領導中國人民持之以恒地開展農田水利建設,就沒有當今中國人民吃飽吃好的幸福生活。

  山東桓臺,以“江北第一個噸糧縣”而著稱。如今的桓臺,又多了一個名字:全國小型農田水利重點縣。

  今年年初,山東大旱,春耕時節,連續無雨少雨。然而桓臺縣的村莊裏,卻是綠油油的麥田地,忙碌的農民,和“咕嚕嚕”的灌溉聲。

  這要歸功於小農水重點縣建設。桓臺縣作為小農水重點縣,農田推行管道輸水灌溉,經濟作物推廣微灌,塑料管道、井口樞紐等設施埋入了地下。節了水,增了效,糧食增了産,農民增了收。農田水利,讓桓臺在這個大旱之年再次嘗到豐收的喜悅。

  和桓臺一樣的小農水重點縣,全國有850個。以小農水重點縣為代表的農田水利基本建設如今實現了跨越式發展,也回答著中國糧食安全的難題。

  汩汩碧水,源源不斷,流入沃野,澆灌出一幅幅國泰民安、富足秀美的畫圖。

作者:王鑫 賈君洋 責編:楊柳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