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特別報道  |  系列特稿  |  水利成就  |  地方動態  |  媒體聚焦  |  身邊黨員  |  黨史文獻  |  理論創新  |  圖片報道  |  視頻報道
 
  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2011年專題報道--建黨90週年專題--水利成就
新中國江河治理紀實
中國網    2011-07-05 17:50  

   奮進歷程 卓著成就

 

   善治國者必先治水。興修水利、防治水害歷來是中華民族治國安邦的大計。然而,自清代中期以來,國力日漸衰落,水利建設長期停滯。到1949年,舊中國遺留下來的水利工程設施不僅數量少,而且殘缺不全。

 

   新中國成立後,黨和政府把水利建設放在恢復和發展國民經濟的重要地位,毛澤東主席號召“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要把黃河的事情辦好”,“一定要根治海河”。從1950年至1960年,國家集中有限財力投入攸關國計民生的水利項目,開展了對淮河、海河、黃河、長江等大江大河大湖的治理,在各流域上中游的水土流失區開展水土保持工程建設,治淮工程、長江荊江分洪工程、官廳水庫、三門峽水利樞紐等一批重要水利設施相繼興建,掀起新中國第一個水利建設高潮。

 

   改革開放特別是90年代後,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防洪、水資源、水土流失和水環境污染等問題日益突出。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水利建設,把水利擺到了國民經濟基礎設施建設的首位,投入大幅度增加,江河治理和開發步伐明顯加快,三峽、小浪底、治淮、治太等一大批防洪、發電、供水、灌溉工程開工興建,水利建設呈現出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1998年大洪水後,國家決定進一步加快大江大河大湖治理步伐。黨的十五屆三中全會提出“水利建設要堅持全面規劃,統籌兼顧,標本兼治,綜合治理的原則,實行興利除害結合,開源節流並重,防洪抗旱並舉”。緊接著,國務院實施“封山植樹,退耕還林;平垸行洪,退田還湖;以工代賑,移民建鎮;加固幹堤,疏浚河湖”的政策措施。隨即,長江幹堤加固工程、黃河下游標準化堤防建設全面展開,治淮19項骨幹工程建設加快推進,尼爾基、沙坡頭、百色水利樞紐等一大批重點工程相繼開工。同時,江河中上游水土流失治理力度進一步加大。

 

   新中國成立60年來,國家先後投入上萬億元用於水利建設,水利工程規模和數量躍居世界前列,水利工程體系初步形成,江河治理成效卓著。水利部相關資料顯示,目前,長江、黃河干流重點堤防建設基本達標,治淮19項骨幹工程基本完工,太湖防洪工程體系基本形成,其他主要江河干流堤防建設明顯加快。黃河干流上,小浪底水利樞紐的建成,大大緩解花園口以下的防洪壓力,使黃河下游防洪標準從原來的不足百年一遇提高到千年一遇,同時,基本解除黃河下游淩汛的威脅。浩浩長江上,三峽工程的投入運行,使長江荊江段防洪標準達到100年一遇,水電站年平均發電量達847億千瓦時,萬噸級船隊每年有半年可直航重慶市。而在淮河流域,臨淮崗、淮河入海水道等一批骨幹工程的建設,終結了淮河數百年來洪患頻發的歷史。

 

   據統計,截至目前,全國已建成各類水庫8.6萬多座,堤防長度28.69萬公里,我國大江大河主要河段已基本具備了防禦新中國成立以來發生的最大洪水的能力,中小河流具備防禦一般洪水的能力,重點海堤設防標準提高到50年一遇,保護人口5.7億,保護耕地4.6萬千公頃。全國639座有防洪任務的大、中、小型城市,有299座通過防洪工程建設達到設防標準。水利工程設施體系不斷加強,大江大河大湖防洪狀況極大改善,水利對人民生命財産安全的保障作用和對經濟社會發展的支撐能力進一步增強。

 

   科學發展 人水和諧

 

   實踐不停,思考不止。對治水思路的探索和實踐,伴隨著新中國成長的步伐不斷深化。在尊重自然規律的基礎上,針對我國淮河、海河、長江、黃河等大江大河的特點,中央分別確定了“蓄泄兼籌”、“上蓄、中疏、下排、適當地滯”、“蓄泄兼籌,以泄為主”和“上攔下排,兩岸分滯,攔、排、放、調、挖”等治水方針。以日益增強的綜合國力為後盾,以科學的治水方針為指導,水利人開始了大量卓有成效的治水實踐。

 

   在經濟社會不斷發展的過程中,越來越多的水問題逐漸暴露出來,到了二十世紀末期:江河斷流,湖庫淤積;地下水超採,濕地退化;圍湖造地,侵佔河道;水污染頻發;沙塵暴肆虐──一幕幕人水相爭導致的不和諧景象時有出現。水利人對水問題的反思進一步深入,隨之形成的不僅僅是簡單的築堤修壩的設想,而是人水和諧的治水新思路、新理念。

 

   水利部黨組認真貫徹中央治水方針,客觀分析形勢,在不斷實踐的基礎上,總結吸取國內外治水經驗教訓,開始了對治水新思路的探索,明確提出“治水必須正確處理人與自然的辯證關係”,“要轉變對水的認識,在防止水對人類侵害的同時,特別注意防止人類對水的侵害,實現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這是人類在與水、與自然的博弈中得出的教訓,也是人類對水、對自然認識的理性昇華。

 

   在加強堤防建設的同時,一場大規模的平垸行洪、退田還湖(河)、退耕還林、移民建鎮工程在長江中下游付諸實施。這是一次水上“戰略大撤退”,是防洪工程建設思路的重要調整,是中國歷史上自唐宋以來第一次從向水進軍、與水爭地,自覺主動地轉變為大規模的退田還湖,給洪水以出路。

 

   人水相爭變成了人水和諧,人類在處理與水的關繫上邁出了理智的一步,不僅利用水、約束水,也善待水、珍惜水、節約水、保護水。

 

   在這一理念指導下,水利人不斷開展新的實踐,把促進生態文明建設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促進經濟社會與資源環境協調發展。2000年起,水利部門對長期斷流的塔裏木河、黑河實施全流域統一調水,使塔裏木河和黑河下游瀕臨毀滅的綠洲生態重現勃勃生機;2001年起,連續從嫩江向自然生態保護區──扎龍濕地補水,使生態惡化的濕地逐漸恢復原有功能;2002年起開始實施引江濟太,在太湖進行衝污試驗,探索通過水資源統一調度和優化配置進行水環境治理,激活太湖;2002年,又緊急抽引長江水向南四湖進行應急生態補水;2004年實施了從內蒙古察爾森水庫向吉林向海濕地的應急生態補水;同年又從岳城水庫向白洋淀進行生態補水,並於2006年和2008年兩次從黃河引水補給白洋淀。補水挽救了這些幾近或已乾涸的濕地,取得了良好的生態、經濟和社會效益。更值得一提的是,在確保黃河不斷流的同時,水利部門通過水量統一調度,先後九次對黃河進行調水調沙,使河道主槽最小過洪能力增大到3880立方米每秒,為綜合治理黃河泥沙探索出了一條新路。在水土保持工作中,大力開展以小流域為單元的綜合治理,並充分發揮大自然的自我修復能力,60年來累計綜合治理水土流失面積 100多萬平方公里。

 

   我國江河治理已從開發利用為主向開發保護並重轉變,注重水利建設中的生態保護問題,統籌經濟、社會、生態效益和水資源的可持續利用,維護河流健康生命,大步走向人水和諧。

 

   江河安瀾 水潤民生

 

   2007年汛期淮河分洪時,濛洼蓄洪區54歲的農民王富三再沒有了記憶裏的驚慌和忙亂。“政府給建了新莊臺,有堅實的大堤圍著。現在開閘蓄洪也不影響我們的正常生活了。”老年活動中心裏,王富三從容地拉著二胡,品著清茶。

 

   隨著治淮骨幹工程的相繼完工併發揮作用,淮河沿線樞紐、堤壩、行蓄洪區的防洪能力和使用效率得到普遍提升,大大減輕了洪水來襲時淮河的防洪壓力。“淮河治理好了,我們的日子安穩了。黨和政府帶著我們致富,還幫我們辦了水災保險。這種安定的生活我們過去想都不敢想。”王富三很知足。

 

   的確如此。江河治理,建設樞紐、堤防,矗立的不只是一座座防洪工程,也是一座座保障民生、改善民生的民心工程。據初步測算,1949年以來,全國防洪減災經濟效益累計達3.93萬億元。1999年長江流域發生大洪水,堤防工程配合水庫攔洪,減少直接經濟損失約300億元,約相當於1998年洪水後長江防洪建設投資的3倍。1999年太湖流域發生超百年一遇洪水,治太工程減災效益達90多億元,相當於治太工程總投資的2倍以上。

 

   經濟效益可以計算,而由治理大江大河、興建水利工程帶來的社會效益和生態環境效益則無法估量。60年江河治理,基本實現歲歲安瀾,讓老百姓安居樂業,踏踏實實致富奔小康。

 

   在保證防洪安全的前提下,以江河治理為基礎的一系列引水工程和灌區建設,成為供水安全和糧食安全的有力保障。利用大江大河豐富的水能資源,我國已建水電裝機容量達到1.72億千瓦,位居世界第一,水電已成為我國能源安全的重要支撐。

 

   民心無價。新中國成立60年來,江河治理與人民群眾的幸福安康息息相關。水利事業是人民群眾的事業,來自人民群眾的治水實踐,又服務於人民群眾的生産生活。有了民心、民意這個牢固根基,我們在前進的道路上才能旗幟高揚,步履鏗鏘。

責編:李姍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