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題報道--輝煌60話水利--媒體關注
中國水利報“盛世華誕·水利巨變”特稿之四(農田水利與糧食安全篇)
  2009-09-17 16:32  

韆鞦基業構築戰略糧倉 

  提要:糧食安全是一個國家和諧穩定的基礎,而糧食安全的基礎是農田水利。新中國成立以來,從黨中央、國務院到地方各級黨委、政府對農田水利高度重視,加大工程建設資金支持力度;廣大農民群眾積極投入農田水利建設,全國灌溉面積從2.4億畝增加到8.77億畝,糧食産量從1949年的1.1億噸增加到如今的5億多噸,為國家糧食長久安全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

  成就速覽

  ●新中國成立60年來,我國有效灌溉面積從2.4億畝擴大到8.77億畝。

  ●我國已經建成設計灌溉面積超過30萬畝的大型灌區447個,1萬~30萬畝的中型灌區5967個。

  ●現有塘壩、小型泵站、機井、水池、水窖等獨立運行的小型農田水利工程2000多萬處,大中型灌區末級渠道、小型灌區固定渠道近300萬公里,固定灌溉管道約180萬公里,相應的配套建築物近700萬座。


  “沒有交口灌,老天不下沒有飯;有了交口灌,再旱糧囤也豐滿。”渭河兩岸群眾對陜西省交口抽渭灌區發自內心的讚美在今年又一次得到了驗證:儘管遭遇乾旱,但灌區100多萬畝農田依然碧綠萬頃、生機一片,今年又有一個好收成。

  春旱給我國今年不少地區的農業帶來了一定的損失,但各地仍然連連報出夏糧豐收的喜訊。6月12日,農業部部長孫政才宣佈,今年全國夏糧預計産量將達到2450億斤,創下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次連續6年夏糧增産的佳績,也為今年糧食全面豐收奠定了良好基礎。

  對“糧袋子”的信心來自遍佈我國大江南北的農田水利基礎設施:新中國成立60年來,全國農田有效灌溉面積從2.4億畝擴大到8.77億畝。正是有了逐漸厚實的農業灌溉體系,我國的糧食産量從1949年的1.1億噸增加到如今的5億多噸,成就了我國以佔全國耕地48%的灌溉面積生産了佔全國總産量75%的糧食和90%的棉花、蔬菜等經濟作物,用佔全球約6%的淡水資源、9%的耕地解決了佔世界21%人口的糧食問題的輝煌業績。

  灌溉體系建設
  書寫從“南糧北運”到“北糧南運”的歷史變遷

  “民以食為天,國以糧為本。”糧食安全問題始終是事關全局發展的大問題。自古以來,糧食足天下安。“糧袋子”直接影響到廣大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關係到社會的和諧穩定。而糧食安全的根基在農田水利。

  水利是農業的命脈。當年毛澤東主席給農田水利的定性奠定了水利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不可動搖的地位。然而,新中國成立時,我國的農田水利設施十分脆弱,僅有22座大中型灌溉水庫、7.1萬千瓦的機械排灌動力、2.4億畝的灌溉面積,根本無法抗禦頻發的自然災害。1.1億噸的糧食年産量也無法填飽4億國人的肚子。

  糧食安全是執政之基。在過去的幾十年間,作為糧食安全的關鍵工程——農田水利始終是政府的重要工程。從1950年開始,國家有計劃、有重點地運用財政投資和貸款興修新的灌溉工程,並廣泛動員和組織群眾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工程建設,農田水利事業迅速發展。1958年,全國開展了“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運動,農田水利建設更是一馬當先。這之後,安徽淠史杭灌區、內蒙古三盛公灌區、北京密雲水庫等大型水庫和大型灌區開工興建,中小型工程更是遍地開花,為我國農業發展積累了較為厚實的家底。

  灌溉條件的改善使許多貧瘠的土地變成了“米糧倉”。1960年開始興建的交口抽渭灌區使西安、渭南兩市126萬畝鹽鹼地變得“稻語花香”,靠天吃飯的渭北旱垣在以後的40多年間呈現糧滿倉、果滿園的喜人景象。

  改革開放以來,農田水利事業得到了跨越式發展。從1982年到1986年連續5年,以及2004年到2009年連續6年,中央都以一號文件對當年農村工作進行總體部署,對農田水利進行重點安排。經過常抓不懈,農業靠天吃飯的局面逐步扭轉,抗禦自然災害的能力不斷增強。目前,我國已經建成設計灌溉面積超過30萬畝的大型灌區447個,1萬~30萬畝的中型灌區5967個。大量的小型塘堰和難以計數的田間工程覆蓋了所有的農田灌溉面積。

  在靠天吃飯的年代,水系發達、降雨豐沛的南方地區承擔著我國糧倉的重任。1976年年底,全國機井數量已達240萬眼,為提高華北地區糧食産量提供了重要支撐。作為一個標誌性的象徵,從這一年開始,“南糧北運”的格局逐步被“北糧南運”所取代,黑龍江、吉林、遼寧、河南等地已成為我國重要的商品糧基地,每年都有大量的糧食源源不斷地輸送到廣東、海南、浙江。這也意味著,我國逐步實現了糧食等農産品供給由長期短缺到總量基本平衡、豐年有餘的歷史性轉變。

  “藏糧于田”戰略
  水利為共和國糧食安全提供命脈保障

  一個擁有13億人口的大國,在不可能依靠進口的情況下,面對需求增長、資源氣候制約等因素,解決“糧袋子”問題只能靠提高土地的産出率。其中最重要的“抓手”就是農田水利建設。

  保衛糧食安全是一場輸不起的戰爭。1998年,我國各級政府積極實施“藏糧于田”戰略,即把農田水利作為農業的基礎保障著力夯實,為我國儲存可靠的糧食生産能力。大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成為其中的重頭戲。

  大型灌區是我國糧食生産的最重要基地,全國近30%的糧食産量、60%以上的經濟作物産自大型灌區。大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工程不僅提高農業的抗災能力,而且還能夠提高用水效率,解決農業灌溉水資源不足問題。可以説,大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項目優化了土地資源和水資源,在有限的資源中儲存了更多的糧食生産能力。

  中央自實施大型灌區節水改造10年來,共安排大型灌區節水改造投資345億元,新增和恢復灌溉面積1684萬畝,改善灌溉面積8343萬畝;灌區骨幹渠係水利用系數由改造前的0.49提高到0.52,年新增節水能力105億立方米,新增糧食生産能力92億公斤。

  大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項目費省效宏。以河南鴨河口灌區為例,項目實施後灌溉面積得到明顯恢復和增加,實際灌溉能力已達160萬畝,突破了灌區建設以來歷史最高水平158萬畝的紀錄,比改造前擴大灌溉面積27.4萬畝,相當於新增一座大型灌區。

  興建農田水利基礎設施工程成為“藏糧于田”戰略的一項重要措施。黑龍江省在“千億斤糧食工程”中規劃5年內新增大型灌區13處,大型灌區灌溉面積在全省灌溉面積中的比例由11%增加到34%。吉林省把新增糧食的潛力放在擁有大量土地資源的西部,2008年6月開工建設的哈達山水利樞紐工程投入運行後,將新增灌溉面積258萬畝,旱田水澆30萬畝,牧業用地灌溉70萬畝,年增産糧食19億斤。

  2005年,中央財政安排3億元設立小型農田水利工程建設補助專項資金,並逐年大幅度增長,2009年達到45億元。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財政也建立了小型農田水利補助資金,並不斷擴大規模。這一政策性調整標誌著“藏糧于田”戰略向更大的範圍延伸。

  種種措施表明,我國糧食安全並非僅僅追求現實的糧食産量增加,更多的則是夯實農業基礎,追求糧食生産能力的提高,從根本上確保十幾億人的口糧長久無憂。這也是中國對全球糧食安全的重大貢獻。

  發揮綜合效益
  農田水利成就數億群眾幸福生活

  農田水利不僅是糧食安全的基礎保障,也是農村經濟發展、農業增産、農民增收的最有效的途徑。它為數億農村群眾實現從溫飽不足向小康社會跨越這一歷史性轉變奠定了基礎。從這個意義上來説,農田水利建設是一項覆蓋人口最廣的民生工程,是新農村建設的關鍵工程,也是農村群眾奔小康的幸福工程。

  有資料顯示,大型灌區節水改造後,項目受益區農業總産值增幅達46.1%,人均純收入增加43.8%。截至2008年年底,國家農業綜合開發資金中安排42億元用於中型灌區節水配套改造,項目區農民人均增收260元左右。農田水利建設增産、增收效果顯著,成為我國解決“三農”問題的重要途徑。

  灌區改造節水、增産帶給群眾實惠在四川省金堂縣九龍灘灌區得到了很好體現:玉堂村以前一畝地最少交50元水費,由於灌溉不及時,水稻用水跟不上,畝産水稻只有250~300公斤。現在1畝地水費只有10多元錢,畝産水稻500~600公斤,水費支出的減少加上糧食增産,每畝地比原來多收入200元左右。

  鴨河口灌區通過節水改造項目的帶動,灌區糧經種植比例由過去的6︰4調整為5.5︰4.5,新增經濟作物33萬畝,畝均年凈增收入800元,共計增收2.64億元,灌區農民純收入達到了3500元,比非灌區高200元左右。

  農田水利建設不僅增産增收,在新農村建設和生態建設中的綜合作用也十分顯著。哈達山灌區投入運行後,將徹底改變這一地區沙化、鹽鹼化和草原退化的狀況,營造一個人類宜居的生存環境。還可為吉林西部氟中毒病區47萬人提供潔凈水源,當地農民將徹底擺脫高氟水之苦。

  水利命脈保糧食安全,“藏糧于田”築韆鞦基業。60年來的巨大成就書寫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史冊上濃墨重彩的篇章。隨著我國對糧食安全保障能力的進一步增強,汩汩碧水將源源不斷流入沃野,澆灌出一幅幅國泰民安、富足秀美的畫圖。(陶麗琴)

 

責編:Administrator  
 
京ICP備14010557號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承辦:水利部水利信息中心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