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日報:在漢江上最早設立的水文觀測站,與秋汛“鬥智鬥勇”

【字體:      】     打印     2021-09-24 15:50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8月21日以來,漢江上遊持續降雨,秋汛來勢洶洶,防汛形勢日趨嚴峻。為做好洪水期間防汛測報各項工作,長江委水文漢江局十堰分局迅速行動,及時將白河水文站的管理模式由巡測調整為駐測,駐站小組隨即組建,開啟與秋汛的“鬥智鬥勇”。

  始建於1934年的白河水文站,不僅是漢江上最早設立的水文觀測站之一,也是丹江口水庫重要的入庫控制站,對於漢江流域防汛至關重要。

  8月30日零點,丹江口水庫入庫流量漲至23400立方米每秒,是2012年以來丹江口水庫最大入庫流量。白河站高洪測報工作緊張有序地進行著。

  “雖然這次秋汛持續時間長、洪水強度大,但我們對做好高洪測報工作還是很有信心的,因為我們已經做了紮實的汛前準備工作。”十堰分局副局長徐利永説。

  8月初徐利永剛做了手術,眼見汛情如此緊張,他顧不上還沒有完全恢復的身體,主動請纓成為駐站小組的一員。

  組裏還有一位成員,堪稱“設備達人”,他就是十堰分局副局長魏偉。白天他要在十堰分局下屬測站之間來回奔走,隨時檢查儀器設備運行是否正常,有時連午飯也顧不上吃,就是為了保證洪水來臨時能夠測得到、測得準、報得出、報得及時。“新儀器新設備在今年汛期發揮了很大作用,上津、茅壩關都收集到了建站以來的最大洪水資料。”魏偉説。

  各方面準備工作做充分,是大家“追峰逐浪”的底氣。

  駐站人員一共7人,站房裏只有四間臥室,照理説房間應該十分搶手,可房間的使用率很低。

  一方面,為了保證測船的安全,兩位船員即使在晚上也是守在船上,濁浪滔滔,船舶很難保持平穩。“不僅如此,晚上每隔一段時間,我們就要檢查一下纜繩是否正常、周圍江面有沒有漂浮物,想要好好睡覺基本是奢望。”水文058測船船長楊勇説。

  另一方面,山區性河流水位陡漲陡落,對流量施測時機要求很高。從8月21日到現在,白河站已施測流量40余次。“過來以後幾乎每天都會夜測,強度最大的一晚從淩晨到天亮測了四次,我們四五個人輪班倒,睏了就在辦公室打個盹。”駐站小組中唯一的女職工蘭蓓蓓説。

  9月5日淩晨兩點,白河站水位達到185.48米。又一輪夜測開始了。打開探照燈,瞭望員全神貫注地觀察著江面情況。纜道操作員張顯立啟動水文纜道控制系統,檢查流速儀信號是否正常,500公斤的鉛魚被吊起來沿著纜道緩慢前進。

  “快到水面了,安全。”得到確認後,張顯立操作控制臺將鉛魚放入水中,他通過水文願景系統(WISH系統)注視著水面的變化。第一條垂線、第二條垂線……蘭蓓蓓在一旁認真地記錄。

  “我們休息,洪水可不會休息,要收集到完整的水文數據,就是要和洪水比速度。”蘭蓓蓓説。

  今年上半年,水文058測船輪機長趙學武退休了。聽聞白河站將出現超過1萬立方米每秒的洪峰時,他立即趕到站上幫忙。作為一名長期紮根一線的老輪機長,趙學武有著豐富的行船經驗,輪機設備有沒有故障、船舶停靠位置的選擇……老趙絕對算得上行家。有他在機艙照看好測船“心臟”,也是更好地為行船安全加了碼。

  從8月21日開始,駐站小組吃住都在站上。測員李九如的一手好廚藝可是派上了大用場,除了參與日常測驗外,他主動兼職當起了廚師,不僅如此,車輛駕駛、物資採購、儀器設備維修等各種後勤保障工作中都有他的身影,可以説是駐站小組裏的“最強輔助”。

  進入秋汛以後,雨水“超長待機”,空氣濕度變大,氣溫也開始下降,正是蚊蟲飛蛾出沒的大好時機,即使長衣長褲包裹也擋不住它們的進攻,大夥兒的胳膊、手、腿、臉,無一倖免。在付出各種各樣疙瘩的代價後,大家終於發現風油精才是對付這裡的蚊蟲最有效的“神器”。

  駐站期間,停過水、斷過網,而且一停一斷就是三四天,大家囤好桶裝水優先保證喝水做飯,用手機熱點傳輸數據,類似的小插曲還有很多。

  “長時間駐站既考驗體力,也考驗腦力,生活工作會不時給我們打個岔,但辦法總比困難多,每通一關,心裏都有濃濃的滿足感。”徐利永説。

  綿綿陰雨還在時不時往下落,秋汛還沒結束,駐站小組仍在戰鬥……

作者:    責編: 李姍
掃一掃在手機端打開當前頁面

訪問量統計 | 排行榜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京ICP備14010557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版權所有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承辦:水利部信息中心

水利部總機:010-63202114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白廣路二條2號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  投稿信箱:webmaster@mwr.gov.cn

 
      

水利部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