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水約束”逼出大産業—新疆生産建設兵團發展節水産業調查

【字體:      】     打印     2021-09-03 15:29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新疆生産建設兵團已建成全國最大的節水農業灌溉區。(資料圖片) 壓題底圖 新疆生産建設兵團職工在開展棉花播種。(新華社發) 天業集團生産車間內,職工在生産節水器材。 本報記者 馬呈忠攝

  夏末秋初,分佈于新疆塔克拉瑪幹沙漠和古爾班通古特沙漠邊緣的“綠洲農業”生機盎然——這是新疆生産建設兵團多年來紮根當地發展節水農業取得的纍纍碩果。他們是如何在戈壁荒灘上創造綠色奇跡的?經濟日報記者日前深入當地採訪發現,屯墾戍邊的兵團發展史就是一部水利史,也是一部節水史。經過不懈努力,兵團在農業發展上不但破解了有限水資源的約束,還培育出了國內節水産品龍頭企業,讓節水滴灌成為惠及萬千農民的大産業。

  多年來,“本著不與民爭利”原則,新疆生産建設兵團紮根塔克拉瑪幹沙漠和古爾班通古特沙漠邊緣,在自然環境惡劣的“風頭水尾”,發揚“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南泥灣精神,把戈壁荒灘變為“大棉田”“大糧倉”和“大果園”。兵團水利局二級巡視員胡衛東説:“在乾旱缺水的新疆,有水才有發展,無水一切無從談起,水資源是推進兵團發展的重要支撐和保障。”

  如今,經過幾代兵團人的不懈努力,不但發展出了適宜新疆乾旱區的“膜下滴灌”技術,還培育出了國內節水産品龍頭企業——新疆天業(集團)有限公司,讓節水滴灌成為惠及萬千農民的大産業。他們是如何打破水約束瓶頸,成就節水大産業的?記者日前深入團場連隊、企業工廠、田間地頭,一探究竟。

  水資源瓶頸怎麼破

  “有水就有綠洲,無水則為荒漠”。屯墾初期,兵團職工在荒漠戈壁上,人拉肩扛,挖渠引水,開荒種地,通過修建引水、蓄水、輸水和配水等一系列水利工程,將戈壁灘變成了“希望的田野”。然而,由於輸水渠係建設標準不高,加之田間大水漫灌,一度造成水資源緊張和土壤次生鹽漬化,導致農田減産甚至棄耕。兵團由此開始了田間高效節水探索。

  “當時噴灌、滴灌等技術在葡萄、甜瓜等作物上開展了小面積實驗,因技術不過關、勞動強度大、價格昂貴等因素,無法在兵團大面積推廣應用。”胡衛東告訴記者。

  上世紀90年代中期,兵團可利用的水資源供需矛盾突出。如何在有限水資源條件下,實現農業灌溉用水的節約、高效?這成了兵團迫切需要解決的難題。

  走進“共和國軍墾第一城”的第八師石河子市,這個曾經只有十幾戶人家的小驛站,已發展成為戈壁灘上的一顆明珠,團場城鎮,綠樹成蔭,這裡被聯合國評為“人類居住環境改善最佳範例”,也是兵團現代農業節水技術的興起地。

  1998年,兵團響應中央“把節水灌溉當作一項節水革命措施來抓”的號召,出臺《新疆生産建設兵團關於大力發展節水灌溉的決定》。“第八師石河子市制定了‘節水擴灌、增産、增效、改善環境’的農業發展思路,開始了兵團節水農業發展的新探索”。

  當時,源自以色列的滴灌技術是世界上最先進的節水技術之一,在國內主要用於蔬菜、花卉、果樹等經濟價值較高的作物,被稱為“貴族農業”。

  這項技術能否適應兵團大田農業?那時,新疆憑藉獨特的氣候條件,已成為我國最大的優質棉花生産基地。第八師水利局決定在一二一團25畝棄耕次生鹽漬化地開展大田棉花滴灌實驗。實驗結果令人鼓舞,棉花生長期凈灌溉定額180立方米/畝,比常規地面灌溉節水50%以上,單産皮棉89公斤/畝。

  “這是在鹽鹼地上從未有過的産量。”今年49歲的第八師石河子市水利工程管理服務中心主任蘇軍,參與了膜下滴灌技術的探索實施。他告訴記者,實驗成功後,第八師水利局充分利用國家節水增效示範項目資金,又在沙漠邊緣、高海拔地區、土壤次生鹽漬化重等不同氣候、不同土壤條件下開展滴灌技術的適應性驗證。同時,兵團水利、科技、高校等部門和單位聯合開展了旱區棉花膜下滴灌技術研究,取得了比常規地面灌溉節水40%以上的研究成果,獲得2004年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農業作為兵團的支柱産業,要突破水約束必須走高效節水灌溉道路。”蘇軍説,通過對膜下滴灌、裸地滴灌和噴灌的實驗結果比對,第八師決定採用大田膜下滴灌技術來破解“水約束”,釋放農業活力。

  生産農民用得起的器材

  走進天業集團滴灌帶生産車間,技改後的自動化滴灌帶生産線上,黑色滴灌帶從進料加工到包裝實現了自動化生産;在聚氯乙烯新材料與裝備研發中心,從滴灌節水器材生産設備的研發到器材適用的多種實驗,都在有條不紊地開展著……

  這裡為兵團節水産業的發展提供了工業化支撐。當時,第八師石河子市找到了破解水瓶頸的密碼——膜下滴灌技術,同時也面臨著“攔路虎”:國外一家公司提出每畝滴灌設備價格為2000元至2500元,國內廠商生産的滴灌帶也要1元一米,如此算下來,每畝地成本投入要1068元,而棉花每畝産值只有1200元左右,職工只能望“價”興嘆。

  “只有生産讓農民用得起的節水器材,才能實現大面積推廣。”第八師石河子市原本計劃引進節水企業在本地建廠,“當時滴灌技術多用於大棚經濟作物,國內企業不大看好大田作物應用,不願來投資建廠。”蘇軍説,“為此,第八師決定發展本地生産的節水器材生産項目。”這也引起了剛上市不久的天業集團關注。

  天業集團通過引進、消化、吸收與創新國外節水灌溉技術設備,開發出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節水灌溉裝備和産品,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農業高效節水技術體系,使曾經的“貴族農業”節水技術從溫室走向大田。

  “生産讓農民用得起、質量信得過的節水灌溉器材是企業孜孜以求的目標。”天業集團節水工程中心副主任林萍介紹,2000年,第二代滴灌帶以每米0.2元的價格投放市場,使棉花膜下滴灌一次性畝投入下降到470多元。

  “現在,我們的滴灌帶産品已經升級到穩流、抗堵性能更好的第四代産品。每年秋收後,工人到田間地頭回收舊滴灌帶,農戶只要掏加工費就能換新,實現了滴灌帶的循環使用,避免了‘黑色污染’。”林萍説,成功降低工業化生産門檻後,現在兵團大部分團場都有自己的滴灌帶生産線,田間滴灌帶每年以舊換新後,每畝成本不超過100元。

  與此同時,兵團集中力量搞大項目、辦大事的組織動員優勢,也為推廣膜下滴灌技術提供了組織保障。

  “當時,大家都習慣了大水漫灌種地,對黑色滴灌帶滴水就能種好棉花不太看好。”今年56歲的第八師石河子市一四八團一連職工周付其當時難下決心,時常跑到連裏的試驗田去看膜下滴灌種地效果,“剛開始覺得省力,到了年底發現膜下滴灌一畝地産量比漫灌要多出100多公斤,加上連隊技術員現場指導,採用膜下滴灌技術種地還有補貼,就堅定了信心”。

  “棉花膜下滴灌技術的推廣應用,徹底破解了農業發展瓶頸。”蘇軍説,長期來看,膜下滴灌種植棉花比常規地面灌溉節水40%至50%,增加耕地5%至7%,增産50%至100%,每畝增收300元以上,受到廣大職工的認可。

  膜下滴灌大面積推廣也反哺節水産業的壯大。記者了解到,天業集團堅持科技創新,研發出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塑料節水新技術,獲得國家級、省部級科技進步獎數十項;申請國家發明專利9項、實用新型專利38項;參與制定、修訂6項國家行業標準以及地方標準30余項。成本低、性能好、農民用得起的“天業滴灌系統”已累計在全國8000多萬畝土地上推廣。

  他們還實現了我國節水灌溉技術首次大規模輸出國外,成功走向哈薩克斯坦、巴基斯坦等17個國家,國外累計推廣應用面積約15萬畝,使我國從高效節水灌溉技術的“輸入國”,轉變為在國際市場上具有競爭力的節水灌溉技術“輸出國”。

  目前,石河子市圍繞大田膜下滴灌技術已形成以天業集團為龍頭的節水器材生産、研發、設計、施工、服務等綜合性産業鏈,帶動了播種機、滴灌專用肥、地膜、種子等産業快速發展。

  推動産業換擋升級

  “以前種地最怕澆水,打埂子,修毛渠,都是體力活,一家最多能種20多畝地;如今有了滴灌節水技術,種200多畝都很輕鬆。”今年,周付其等人的1200畝棉花地實施了自動化滴灌系統改造。“現在種地都不用下地澆水,泵房裏點點電腦鍵盤就行了。棉花從播種到採棉等多個環節實現了機械化。”周付其告訴記者,他的50畝棉花地去年輕鬆收入了8萬多元。

  如今,“開閥門、點鼠標、穿皮鞋”代替了“拿鐵鍬、提馬燈、蹬膠鞋”,成了兵團職工種地的日常。滴灌技術不但讓種棉花變得“輕鬆”了,也讓在大田中用膜下滴灌技術種植的作物種類不斷增多。

  第一師阿拉爾市四團是個山區團場,氣候偏涼,以前多種植小麥、玉米、馬鈴薯等作物。有了滴灌技術後,該團發展起辣椒産業。“沒有滴灌,白給辣椒都不敢種。”該團十一連職工嚴斌用滴灌種上了經濟效益更好的辣椒,“辣椒怕淹,大水漫灌不行。滴灌出水施肥很均勻,比種小麥輕鬆,收益更好。”靠著種辣椒,嚴斌的自行車變成了小轎車,土坯房變成了樓房。

  記者了解到,起始於棉花的膜下滴灌技術已覆蓋了兵團大田經濟作物、大田糧食作物等40多種作物。目前,兵團總灌溉面積2459.45萬畝,高效節水灌溉面積1973.1萬畝,佔比80.23%,位居全國第一,年節水能力超過10億立方米。

  “從開始的探索到推廣普及,兵團職工切身體會到了膜下滴灌省水、節地、增産增效等優勢,實現了節水灌溉技術從‘要我幹,要我用’向‘我要幹,我要用’的根本轉變。”胡衛東説,利用節水滴灌技術,兵團形成了水肥一體化、良種繁育、機械化作業、管理等産業的聯動,為農業搭建了提質增效的平臺。

  為適應時代發展,滿足職工群眾增收致富的實際需求,兵團還施行了團場綜合配套改革。

  記者在一些團場連隊看到,職工已開始通過市場化購買服務方式,聘請技術員提供節水灌溉管理服務。針對滴灌自動化設備農民個人改造成本較高的問題,一些企業正嘗試通過自投設備,收取運營服務費方式,來推動節水滴灌由人工控制向自動化控制發展。

  在第一師阿拉爾市十團一家企業的千畝蘋果園裏,塔裏木大學水利工程與建築學院研究生張南正在開展基於氣象條件下的蘋果精量化滴灌技術研究,他告訴記者,“通過研究發現,採用蘋果精量化滴灌技術每天滴水量3立方米/畝左右,常規滴灌每天滴水量4立方米/畝左右,節水效率提高了20%以上,同時維生素C、果膠等品質指標有了明顯提升”。

  “今後,市場化和精細化發展是保持兵團節水灌溉優勢非常重要的方向。”胡衛東告訴記者,兵團正推動全面深化改革,節水農業發展在頂層設計、企業生産、田間節水灌溉體系等各方面都要以市場化思維來考慮,以滿足兵團節水農業‘輸水管道化、作物微灌化、灌溉智慧化’發展需求。同時,要大力發展二三産業,滿足農業集約化發展後職工的二次就業。通過對兵團各類作物節水滴灌基礎數據的精細化採集,為兵團節水農業智慧升級和“走出去”提供大數據支撐。

作者:    責編: 魏永靜
掃一掃在手機端打開當前頁面

訪問量統計 | 排行榜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京ICP備14010557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版權所有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承辦:水利部信息中心

水利部總機:010-63202114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白廣路二條2號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  投稿信箱:webmaster@mwr.gov.cn

 
      

水利部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