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設長明責確保湖清河暢

【字體:      】     打印     2018-01-11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河湖問題的産生,既有自然環境因素,也有經濟社會因素。對於後者,最關鍵的是地方經濟行為並未真正嚴守生態紅線,利益在作祟。擔任河湖長不是黨政領導多了一個虛銜,而是要把責任扛在肩上,辦不好要被終身追責。確保湖清河暢,一方面要強化基礎約束,確保河湖不受外來污染;另一方面,要強化紅線約束,確保河湖資源永續利用

  水利部近日宣佈,已有23個省份建立河長制,全國有望在6月底前全部建成;湖長制將於今年年底前建成。眼下,越來越多的地方能見到河長、湖長的身影。但是,有的地方認為建立了河湖長制就萬事大吉了;有些地方有急躁情緒,想通過河湖長制畢其功於一役,把河湖幾十年積澱的問題一次解決。筆者認為,實施河湖長制只是治理手段,把河湖管理好、保護好才是目的。要處理好生態與發展的關係,全面推進湖泊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實現人水和諧。

  目前,迫切需要充分認識河湖問題的嚴峻性。河流也好,湖泊也罷,作為生態環境,無可替代。儘管我國河湖治理不斷發力,水生態環境有所改善,但諸多問題依然令人擔憂。一些河流開發利用已接近甚至超出水環境承載能力,導致河道乾涸、湖泊萎縮,生態功能明顯下降;一些地方廢污水排放量居高不下,超出水功能區納污能力,水環境狀況堪憂;一些地方侵佔河道、超標排污、非法採砂等現象時有發生,嚴重影響河湖防洪、供水、航運、生態等功能發揮。

  出現以上問題的原因,既有自然環境因素,也有經濟社會因素。對於後者,最關鍵的是地方經濟行為並未真正嚴守生態紅線。以中部某沿江城市為例,多年來,當地先後出臺多個地方法規與政府規章,措施不可謂不嚴厲。然而數據顯示,其城區湖泊平均每兩年消失3個,讓人痛心。背後的原因恐怕是利益在作祟,圍湖佔湖開發建設,讓制度成為空文。可見,河湖保護確實難。難在處理好生態保護與經濟訴求的關係,難在落實好“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河湖水系”。

  從一些地方應對水污染危機的“急救藥”,到如今全面推行的國家制度,河湖長制顯示出了強大的生命力。這是落實綠色發展理念的內在要求,也是解決複雜水問題的有效舉措。在此前“九龍治水”過程中,河湖或是“沒人管”或是“多頭管”。伴隨河湖長制的實施,責任更明確,“一把手”抓、抓“一把手”,河湖有人統一管,生態系統逐步恢復,環境質量不斷改善,受到群眾好評。

  不過,河湖管理保護是一項長期任務。建立河湖長制只是個開始,給了每條河流一個清澈的承諾。群眾不僅要見到河長、見到承諾,還要見到舉措、見到成效。河湖長制不是可有可無的權宜之計,而是持之以恒的長遠之策;擔任河湖長不是黨政領導多了一個虛銜,而是要把責任扛在肩上,辦不好要被終身追責。工作中,既要集中力量解決好當前的突出問題,也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畢竟,河湖臟亂問題可能通過一兩次集中行動很快解決,但對於河湖的水生態、水環境問題,則需要科學施策,久久為功。

  確保湖清河暢,一方面要強化基礎約束,確保河湖不受外來污染。人們關心的水生態、水環境問題,表現在水裏,根子在岸上。要通過實施河湖長制,推進産業結構優化調整,高耗水項目轉型升級,控制好入河湖的排污總量。同時,倒逼各地做好源頭治理,大力推進城市水生態文明建設和農村河塘整治,打造自然積存、自然凈化的海綿城市和河暢水清、岸綠景美的美麗鄉村。

  另一方面,要強化紅線約束,確保河湖資源永續利用。河湖因水而成,充沛的水量是維護河湖健康生命的前提。因而,保護河湖必須把節水護水作為首要任務,強化水資源開發利用控制、用水效率控制、水功能區限制納污三條紅線的剛性約束。要嚴格重大規劃和建設項目水資源論證,切實做到以水定需、量水而行、因水制宜,以保證河湖生態基流,確保河湖功能持續發揮。

作者:    責編: 王昊源
掃一掃在手機端打開當前頁面

訪問量統計 | 排行榜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 舊版回顧

京ICP備14010557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版權所有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承辦:水利部信息中心

水利部總機:010-63202114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白廣路二條2號

投稿信箱:webmaster@mwr.gov.cn

 
      

水利部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