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報:積極開發努力用好小水電

【字體:      】     打印     2021-08-24 18:35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位於地下136米的新疆可可托海水電站機房 新華社發

  【環保筆談】

  最近,媒體關於批評“一刀切”拆除小水電的報道,常常會被個別地方政府以某些地方性法規為依據,作出“合法合規”的解釋。殊不知,我國的法律對小水電有明確的規定。例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規定,“國家鼓勵開發、利用水能資源。在水能豐富的河流,應當有計劃地進行多目標梯級開發”;《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力法》規定,“國家提倡農村開發水能資源,建設中、小型水電站,促進農村電氣化”;《中華人民共和國可再生能源法》明確,“水電是可再生能源”,規定“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利用是能源發展的優先領域”……

  我國法律對小水電開發的這些規定,與國際主流社會的支持性態度完全一致。儘管在20世紀60年代,由於美蘇爭霸,英美等西方集團發動了針對蘇聯設計建造的埃及阿斯旺大壩的攻擊,國際社會也一度形成“大型水電生態問題嚴重,不宜作為可再生能源”的錯誤結論(1996年),但隨後已經得到糾正。可以説,國際主流社會對小型水電的支持和肯定態度從來沒有動搖過。

  由於對上級意圖的錯誤理解和“一刀切”式的簡單執行,個別地方政府部門把世界公認生態友好的小水電看成是“生態禍害”。例如,即使水庫大壩不能被拆掉,也必須拆除發電設備;正常的水利水電工程待建項目,必須把發電部分去掉,才能容許開發,否則就不予批准;還有的公開喊出“退電還水”的口號——眾所週知,水力發電既不會消耗水,也不會污染水,如何做到“退電還水”?

  水庫大壩對水資源的調控作用非常重要,當然也不排除會對生態環境産生一些不利的影響。但是,當水庫大壩建成之後,再增加一些發電功能,卻是有利無弊的大好事,其作用可歸納為“減貧”“減災”和“減碳”;而不拆大壩“退電還水”的實際結果,只能是“返貧”“返災”和“增碳”。例如,湖南某電站的發電機被拆後,僅僅幾個月就發生溢流壩底板的沖刷破壞情況,超過正常情況下幾十年的程度。陜西某引水工程的消能電站被拆之後,水利部門目前正在建造消能設施。試想一下,如果此舉不會增加災害風險的話,水利部門何必要花費上千萬元成本消能?再如,最近某省拆除水電站的評判標準中,居然還有因裝機容量超過可研報告的理由。即使該電站早已經通過了竣工驗收,還是被視為違法違規而拆除了。實際上,這種將水電站裝機容量的增長視為違法、違規的思想前提,還是在把小水電當成“生態禍害”來看待。

  一座水電站從規劃、可研到設計建成的過程中,增加裝機容量的現象不僅非常普遍,而且也應該受到鼓勵和支持。水電站裝機容量的增加,通常有兩方面的原因:一個是由於技術的進步,發電機的效率提高了;另一個是項目的開發商願意多投入一些資金,為電網調度和社會用電提供更大選擇性(電站的機組既可以部分開機,也可以壓負荷運行)。以三峽水電站為例,規劃的時候裝機1600萬千瓦;可研的時候,由於水輪發電機的技術進步,已經提升到1820萬千瓦;在建造的過程中,三峽集團本著對國家高度負責的態度,積極想辦法增加了一個地下廠房,最後建成的裝機達到2250萬千瓦。三峽水電站裝機容量的大幅增長,既有技術進步的因素,也有對社會的主動貢獻。

  還有一些人,雖然沒有把小水電視為“生態禍害”,卻錯誤地認為小水電已經完成了歷史使命,應該淘汰。在他們看來,“過去我們缺電,現在不僅不缺,還過剩了”。所以,在新發展理念下,“小水電應該退出歷史舞臺”。筆者以為,這些人在思想上還沒有意識到能源轉型的必要性和緊迫感。我們現在的電力産能過剩,是我國煤電裝機過多造成的,是實現雙碳目標亟待解決的難題。要知道,我國正以不到世界1/5的人口,消耗著全球一半以上的煤炭,能源轉型的壓力非常大。按照現有的技術水平,煤電不退出,碳中和目標如何實現?而且一旦實現碳中和,很多地方肯定要比幾十年前更缺電。到那時,小水電不僅不能退出歷史舞臺,還要擔負起為大量的非水可再生能源發電調峰的艱巨任務。

  在歐洲,眾多的小水電是解決高比例可再生能源入網的重要保障。日本正在建設的幾座小水電加起來只有2萬多千瓦,卻能解決周圍地區的風、光入網難題。美國已經完成幾千座沒有發電裝置的小水庫、小水壩加裝發電機的工程改造規劃,一旦市場成熟,立刻就可以開展大規模的擴機增容改造,大幅度增加小水電的裝機和發電量。國際社會之所以那麼堅定地支持開發利用小水電,就是因為各國都面臨巨大的能源轉型壓力,而實現“碳中和”需要開發利用好小水電。

  當前,人類社會可持續發展面臨的最大課題,是如何控制溫室氣體排放,延緩、防止氣候變化帶來災難性後果。為此,我國高度重視碳減排,並把落實《巴黎協定》的行動細化到了30、60雙碳目標。實現雙碳目標,可再生能源中的水電是絕對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由於風、光等非水可再生發電的隨機性和間歇性,一定比例的水電是調節非水可再生發電的最現實手段。目前,電化學儲能技術在很多方面還無法滿足大規模電網的儲能調峰需求,水電中的抽水蓄能還是目前最有效的儲能方式。因此,世界上所有高比例使用可再生能源供電的國家和地區,無一例外都是由一定的水電所支撐的。

  總之,積極開發小水電,努力用好小水電,才能以新發展理念引領新階段高質量發展。

  (作者:張博庭,係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

作者:    責編: 瑤薇
掃一掃在手機端打開當前頁面

訪問量統計 | 排行榜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京ICP備14010557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版權所有  主辦:水利部辦公廳  承辦:水利部信息中心

水利部總機:010-63202114  網站聯絡電話:010-63202558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白廣路二條2號

政府網站標識碼:bm20000001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40號  投稿信箱:webmaster@mwr.gov.cn

 
      

水利部官網